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9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陸劇介紹 / 陸劇《槍炮侯》21-45集劇情線上看
陸劇《槍炮侯》21-45集劇情線上看
2013-01-29          線上看人次: 4287
陸劇《槍炮侯》21-45集劇情線上看

第21集
阿爾薩蘭幫慈禧太后用了洋人的染髮膏,眾人都吃驚地看著她,幸虧最後染髮成功了,那藥劑是先黃後黑。侯久滿來到王爺府中並送去了五羊槍,王爺將軍機處裁撤粵局的決議告訴了侯久滿。慈禧太后看著留聲機很奇妙,阿爾薩蘭換過唱片後它唱起了京劇。

皇上認為整個大清沒有一寸清靜,慈禧太后很喜歡奕誆的溜鬚拍馬。日俄戰爭並沒結束,這讓慈禧太后有些擔憂,她不明白中國兵器為何不敵國外,侯久滿的話點明了大清兵器落伍的原因。與此同時侯久滿又提到了國恥和內政,但被慈禧搏回。

侯久滿被慈禧太后委任為巡槍特使,並加快生產五羊槍和研製新的器械,她知道江南各大都府對他十分憎恨。侯久滿為赫頓在太后面前討要了官職,她讓侯久滿和阿爾薩蘭同住一間屋子。阿爾薩蘭準備在老佛爺床前值夜,太后命她回到屋中。

侯久滿披著床單坐在屋外的台階上,阿爾薩蘭也披著被子坐在那裡。奕誆將找到赫頓的事情匯報給慈禧太后,赫頓在天津做了譯員還經常去抽大煙。赫頓在煙館找到了西摩爾問殺害戴刀之事,西摩爾說戴刀可能沒死,這讓赫頓很吃驚,赫頓將電報發給侯久滿,她知道了侯久滿在北京。

阿爾薩蘭和侯久滿相互推諉讓對方進屋中睡覺,可兩人都堅持坐在門外的台階上。侯久滿知道戴刀可能沒死後很興奮地跑出園子,他們的相見讓奕誆感覺真是難以置信。侯久滿知道戴刀可能在袁世凱手中,他想讓阿爾薩蘭說服太后讓他出去。

侯久滿將信交給赫頓讓他去天津打探戴刀下落,在危機時刻才讓他把信打開。趙下走在勸說戴刀為袁世凱賣命,可戴刀說他只造國字號的槍炮。

第22集
侯久滿將將希望寄托在赫頓身上,赫頓看了侯久滿的信後決定按他的意思造反,赫頓去找亨利商量。阿六也按照信上的意思派了兵弁在街上截住王爺的人並下了兵槍,袁世凱知道後急忙趕去王府,王爺命他趕快將自己的兵槍找回。

大雨從天而降,侯久滿將屋外的槍支彈藥都抬了進去,慈禧屋內燈的突然熄滅,她派了李蓮英去侯久滿和阿爾薩蘭屋外查看,他倆在屋中打起噴嚏,侯久滿將被子扔給了阿爾薩蘭,他一人在屋裡活動開來。阿爾薩蘭提到水牢後侯久滿就上床睡覺了,兩人在屋裡輪流折騰了一夜。

阿爾薩蘭臉上的黑泥讓慈禧太后相信了她和侯久滿已行夫妻之事,赫頓和阿六在宮外焦急等待著。慈禧太后吃了生藕後突然身體不適,太醫不敢查看她的病情就讓阿爾薩蘭幫忙。太后命阿爾薩蘭傳換侯久滿,袁世凱回去後馬上追查起搶槍之人。

侯久滿的話讓太后很愛聽,聽了他的話後慈禧的病情好了一半兒,太后命他回到粵局繼續製造槍炮,她將日俄的樣槍交給了侯久滿。阿爾薩蘭不小心摸了太后的額頭,覺悟之後才知道自己錯了,在侯久滿的求情下慈禧饒了她一命。

阿爾薩蘭在回去的路上拿出了金元寶裡面的東西給侯久滿看,趙秉鈞對袁世凱說搶槍的人是侯久滿的人,侯久滿趕往天津,他知道戴刀在那裡,在戴刀被扔入海中時被善緹所救。

第23集
侯久滿對於善緹救下戴刀向阿爾薩蘭表示感謝,袁世凱猜出了侯久滿的用意。侯久滿帶人順利地回到了粵局,赫頓和戴刀又回到了他身邊。赫頓被任命為大清三品知府,他穿上官服後在眾人面前走起來。戴刀看到了太后賞賜給阿爾薩蘭的那個金元寶盒子。

赫頓不相信吳丁貴才派人洋人在廣東鬧事,他新緣由匯報給侯久滿。正良阿媽發現了太后賞賜的那個子孫勃勃,她去告訴了阿爾薩蘭,還說起了民謠。侯久滿的兒女們也說起了那個子孫勃勃,阿爾薩蘭在侯久滿面前抱怨,她說自己在夫人面前什麼都沒說。

阿爾薩蘭實在是受不了,她不想分開和他們吃飯,侯久滿知道她很為難。戴刀回到了槍炮局,赫頓也繼續教著他們英文,侯久滿令人從此以後只在餐廳擺一桌,大家一起用膳。侯久滿將日俄槍的感悟寫了出來,他想把它們的優點融合在五羊槍上。

赫頓建議侯久滿可以去銀行貸款做事,但人不能拿槍炮局抵押。侯久滿對銀子之時胸有成竹,他來到海邊找到侯正良讓他將地建成工廠,他對制鹽之事十分清楚。侯正良同意了他可以娶煙,但只能做妾,正妻要等到適當人家。

戴刀將侯久滿的困難告訴了阿爾薩蘭,她讓他進屋說話,她說自己不可能和侯久滿同床共枕,在這遙遠的地方她沒有任何親人,只能把心事告訴戴刀聽。侯久滿看到戴刀抱著白菊花從阿爾薩蘭房中走出來,他讓他沒事多陪她說說話。

第24集
日俄戰爭以俄國的戰敗而告終,侯正良和侯可言對於立憲都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玉姑的話讓善緹聽後讓她住嘴。慈禧太后看完日本憲法後交到皇上中,皇上不得不看。侯久滿意將江南各地槍炮局官員招集在一起,他提出願意必他們一起制槍。

侯久滿意準備將五羊乙的造槍之法和他們分享,他提出願意屢各局贈送五萬白銀,其他各局官員一口答應下來。侯正良的公司開業,他按照德國顧問之法列了一系列章程,侯久滿提出向他借25萬白銀,然後讓他用農場做抵押去銀貸款。

侯久滿結合日俄之炮畫出了五羊炮圖紙,他想讓人盡快製造出來。侯可言帶著西西來到家中,赫頓的禮節讓他看不下去。侯久滿夫人勸他主動搬到阿爾薩蘭房中,她的話讓他感覺很奇怪。侯久滿準備出去巡槍,他走之前告訴了阿爾薩蘭行程。

阿爾薩蘭想坐侯久滿的炮艇出海幫他弄銀子,這被他給拒絕了。侯久滿先去鄂局找二弟黎元洪,他打算把槍炮放在鄂局製造,還提出五羊乙的造槍交給他們一部分,他拿出了其他五局的制槍契約,侯久滿還提出要在鄂局做官。

西西邀請赫頓參加晚上的舞會,戴刀聽到後故意走開。侯久滿巡完湖北後回到廣州,戴刀和赫頓在侯久滿造炮的圖紙上加以改造,他命二個做好樣炮圖案後趕往漢陽兵工廠。侯久滿讓阿爾薩蘭向太后故意舉告,妹仔在國外研究了航空燃油獲得專利。

美國起動了排華法,妹仔等人準備堅決抗爭,在美國的善清因撿一婦人發卡被人痛打入了醫院,他告訴妹他仔自己善緹的弟弟。

第25集
善清交待完遺言後用枕下在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紅妹想不他居然是善緹的弟弟。善清的死讓紅妹想明白了,紅妹要去找孫中山並投入革命隊伍之中。大方丈請玉姑來到山洞中,她跟侯久滿學會了標下一說,她願意入會,她用三槍在眾人面前立威,她能入會是因為劉婆老生前的話。

阿爾薩蘭和牛子旬給慈禧太后密報,她恩准了奏報,並給牛子旬專機奏報之權。慈禧太后不怕立憲和變法,他將自己的想法都講給了皇上,玉姑和一夥男從常去林子裡放槍被侯久滿知道。侯久滿從吳丁貴那裡知道侯可方和西西的傳聞。

槍炮局的工匠按照侯久滿的圖紙做出了樣槍,這讓眾人吃驚。吳丁貴來到西西家中對她大加評論,她們不明白為何阿爾薩蘭會派這樣的人來。玉姑辦起了天足報,她在街上化緣籌集資金。侯可言在傳言方憲的言論,西西不習慣於這樣飯館式的革命。

侯久滿給妹仔寫去信件,玉姑在屋中掛上了譚嗣同的畫像,雖然已掛兩年,但侯久滿也是頭一次見到。阿爾薩爾也想參與辦報,她將一萬兩白銀交給玉姑,玉姑對她並不放在心上。玉姑在街上看到一群人在街上發放曬足會的傳單,這是吳丁貴派人安排的。

侯久滿研製的新型槍械成功,吳丁貴為了他的安全自己端槍掃射起來。

第26集
吳丁貴在試射機器炮的過程中因槍管經受不住高溫而爆炸,他的眼睛被炸傷。西西向侯可言表達了拒絕之意,她喜歡的人是赫頓,這讓侯可言十分傷心和丟人。侯正良和煙在海邊學習聖經,他給別人放公假,自己從來沒休息過。

阿圭派人在侯正良的鹽場搗亂,還故意放火,煙發現後急忙去救,但她憑一人之力無法將大火撲滅,在救火時她葬身於火海之中。侯正良知道後抱怨自己,他怪自己沒下那樣的決心,玉姑認為肯定是阿圭故意派人幹的。

玉姑夜晚帶人將鹽運命使司衙門燒燬,報紙上很快傳出了消息。牛子旬派人盯緊侯府,包括阿爾薩蘭。侯久滿感覺他對不起大兒子正良,但侯正良並父親並不責怪。赫頓感覺朝廷對戴刀不公,侯久滿收到其他官員的試探,玉姑聽到標下二字後急忙離開飯桌。

戴刀猜出鹽運命使司衙門的事情可能是玉姑有關,只是他沒找到合適的途徑,玉姑認為他的勸說使錯了地方。侯久滿派阿六盯緊玉姑,阿爾薩蘭也將槍拿到了屋裡,她知道吳丁貴的說法後很生氣,是侯久滿安排他那樣做的。

阿爾薩蘭對自己追隨侯久滿感覺十分委屈,她發瀉過之後心情好了很多。阿爾薩蘭在洗澡時和玉姑相互說了心裡話,玉姑媽心裡煩燥,她感覺侯府是不是要大難臨頭了,對於家事她也看不明白。侯久滿對於兒子的婚煙之事也不想多加干預了,他讓夫人對於府內之事睜隻眼閉只眼。

阿爾薩蘭發現了牛子旬的人跟蹤玉姑,那人趁機用刀子威脅阿爾薩蘭,阿爾薩蘭開槍打死了跟蹤之人,但她自己也中了刀傷。赫頓和吳丁貴因小事在槍炮局打了起來,侯久滿過去調解,將兩人各罰三個月做工錢。

第27集
玉姑的報紙仍在籌款,她阿媽賣了外公留下的地將錢交給她,還將阿爾薩蘭做的繡鞋交到她手中,玉姑拿著鞋子去找阿爾薩蘭理論,她看到了她放在地上的血衣,等玉姑過去查看時阿爾薩蘭沒說出實情,只說是和流氓撕扯了幾下。

玉姑帶著刀槍藥去給阿爾薩爾上藥,她建議她和戴刀私奔。戴刀在阿爾薩蘭床前看出她肯定不只是摔傷,侯久滿看到血衣後也發現了不對勁兒,阿爾薩蘭對他說自己降服了玉姑,這讓他十分吃驚。赫頓向侯府人講起了《安娜卡列尼娜》那本書,課堂上阿爾薩蘭向戴刀表示感謝。

善緹將牛子旬和那他派出的人綁在一起,在逼問之下牛子旬說出了人是他派的,善緹在牛子旬的肩膀上紮了一刀。赫頓建議把機器炮改名為機關鎗,槍管在他家中,但到後才發現槍管上面的鐵蛂C戴刀知道國內技術無法生產機關鎗,他想潛心研究煉鋼,赫頓發現了槍管被動過的痕跡。

阿爾薩蘭一直在床上昏迷著叫疼,戴刀過去解開她的衣服要換藥被丫環看到,他看出阿爾薩蘭可能是中毒所致。戴刀跪在阿媽面前表示歉意,阿六和善緹將戴刀綁起來用鞭子打。侯久滿回到家後嚴加斥責阿六和善緹並讓他們各拿皮鞭相互抽打。

戴刀替阿六和善緹求情,阿爾薩蘭知道後也帶病出來勸阻。吳丁貴提出要親自帶隊去海上走幾回,侯久滿警告他不要壞了規矩。善緹告訴了玉姑關於阿爾薩蘭的傷因,赫頓在繼續調查槍官被毀的情況,他的魯莽行為讓侯久滿感覺有些不妥。

侯久滿想讓戴刀和赫頓一起出國,這讓赫頓十分高興。玉姑將戴刀要出洋的事情告訴了阿爾薩蘭,她認為這是個不錯的機會。

第28集
侯夫人給阿爾薩蘭送飯時勸她吃些,但阿爾薩蘭只想休息,不想吃任何東西。阿爾薩蘭從赫頓那裡驗證了西方人的思想觀念,善緹在想盡辦法醫治她的傷。阿爾薩蘭向善緹說自己近期會出一趟遠門,還將銀票交到他手上。

侯夫人向侯久滿說出了對阿爾薩蘭的懷疑,還說了木棉看到的情況。侯久滿知道了阿爾薩蘭的異常舉動,他不想加入阻止。侯久滿最擔心的是戴刀,他不想捨棄戴刀這樣的人才。阿爾薩蘭對侯久滿意說是要回遼東一趟,還說自己絕對不會後悔,他認為她應該回去看自己父母。

善緹將阿爾薩蘭送到船上,玉姑希望她能比安娜的命好一些。吳丁貴回去後向侯久滿稟報了阿爾薩蘭的異常之舉動。慈禧太后讓出洋的人員先在京城中學習三綱五常,她對於侯久滿讓戴刀也洋有些不太贊同,但對於他的做事能力十分認可。

光緒皇帝看出了侯久滿舉薦戴刀出洋的原因,慈禧太后派人安排在戴刀左右。阿爾薩蘭上了船感覺到自由真好,她打處從天津下船後趕往營口,阿爾薩蘭薩蘭還想在走之前見一下父母。侯久滿給阿六安排人任務去監視阿爾薩蘭和戴刀之舉。

戴刀到天津後被皇太后安排的人攔住,他的一切舉動都在兩人監視之中。戴刀面對愛情和侯久滿的槍炮之想決定要幫侯久滿的忙,這讓她很傷心,阿六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日本兩名特工要求見阿爾薩蘭,他們拿出信並讓她將東西交到皇太后手中。

日本人以阿爾薩蘭和戴刀的談話為要挾,戴刀想藉機離開學堂也被人跟蹤,阿爾薩蘭不知道該如何做出決定。

第29集
戴刀去找阿爾薩蘭看到了她留下的字條,上面寫著如此不回,此生無緣。慈禧太后看完阿爾薩蘭送去的書信後命皇上做出了行動,阿爾薩蘭被留在宮中過夜,之後要被派回廣東陪美國總統女兒一起旅遊,她想走也不敢直接說。

侯久滿感覺對不起戴大師傅,玉姑在墳前找到了他,妹他發來電報,從上面看可能是去了日本。阿爾薩蘭的回來讓侯久滿感覺很奇怪,阿六也跟隨回到侯府,府中人對於她的回來都很高興,阿爾薩蘭回到府中才知道艾麗斯已走。

阿爾薩蘭知道是皇太后故意將她派回廣東的,侯久滿猜出她沒回遼東,她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做一個這樣的好人,侯久滿懷疑是吳丁貴告秘的。阿爾薩蘭回去後善緹在她門外守了一夜,她決定以後和侯久滿安分過日子。

出洋大臣在上火車時被炸彈炸死,戴刀幸好及時去了後面的車廂才逃過此劫。京城爆炸案件不斷,瞬間多個以我來也的人出現,玉姑報紙上看到消息後侯可言吵了起來。趙下走去找戴刀調查火車被炸之事,戴刀是有理說不清,主犯吳樾被查出。

戴刀見到了妹仔,這讓他十分意外。侯久滿想自練軍隊,人槍自拿,他想擴粵局建立新軍。

第30集
侯久滿提出不想每日拜皇安,妹仔知道他的行為背棄了侯久滿,他的思想隨著時代潮流而變。侯久滿藉機調開了善緹,阿爾薩蘭明白他的用意,善緹提出早些向皇太后稟報此事。侯久滿在窗外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還派阿六去購買教學大綱。

袁世凱將侯久滿的意圖在朝會時說了出來,他提出反對意見,皇太后也接到了阿爾薩蘭的密報,看完之後她也認同了皇上對侯久滿的看法。侯久決定要做新軍也是為忠誠大廳,以防有事之時需要。赫頓不願意打仗,侯久滿將懷疑吳丁貴的事情告訴了赫頓。

赫頓對於侯久滿的做法十分贊成,吳丁貴將情況匯報給了袁世凱。玉姑假扮男裝也報名了新軍,吳丁貴發現了她後將她從人群中拉開。侯久滿知道後對玉姑的做法也很生氣,他有些後悔當初的纏足之事,對於玉姑他十分頭痛,也是無計可施。

阿爾薩蘭同意玉姑加入新軍,還在侯久滿面前一番說辭,她將自己的幫忙告訴了她。侯久滿穿上了新軍軍服,他認為就是半個假洋人,之後又脫了下來。侯正良將銀票還給侯久滿,侯久滿還想找他借一些銀子,他拿出了王爺那裡來的減免優惠,侯正良只好按他的意思辦。

侯可言也拿著銀票過來還錢,可侯久滿不要那銀子。妹仔回到侯府讓侯久滿萬分高興,全府對妹仔的回來都興奮起來。侯久滿想讓妹仔在強兵堂當上教習,他還不清楚妹他已投靠了孫中山領導的組織。

第31集
侯久滿決定收玉姑為兵,她要自選課目並可以隨時離隊。妹仔將註冊專利所得的銀票交給侯久滿,他提出要和朋友一起開辦工廠,在侯府也只能呆上一晚。赫頓向阿爾薩蘭問起了和戴刀之事,她知道自己和戴刀已經沒有機會了。

玉姑不明白妹仔的想法,他不能將自己的事情告訴侯府的人,妹仔將善清用過的槍交到善緹手上,他認為這一切都是朝廷的過錯,善緹將阿爾薩蘭派兵善清去照顧妹仔的事情說了出來。赫頓向阿爾薩蘭表示願意永遠做戴刀的朋友,永遠不變。

阿爾薩蘭想讓善緹放假半年,善緹不願離去,她命善緹多注意阿六的行蹤。侯久滿試出了吳丁貴的不忠,他知道袁世凱是他的後台。侯久滿成立了粵局新軍,玉姑從赫頓那裡打聽到了兵工廠倉庫的存槍量。

侯久滿準備讓玉姑帶隊剿匪,阿爾薩蘭知道這是侯久滿對她的試探。侯久滿看見善緹手上的傷知道是他殺了珠江沿岸的洋人。玉姑夜晚和士兵在野外宿營,有人偷襲了他們的營地,吳丁貴要去追趕被玉姑阻止。

戴刀回來後先去見了赫頓,侯久滿見到戴刀後很高興,戴刀準備用剛學的煉鋼術煉出好鋼鐵,他拒絕了回侯府的邀請,他們知道戴刀是在躲著阿爾薩蘭。

第32集
侯久滿為迎接戴刀和妹仔的回歸專程擺了一桌酒席,玉姑想起酷烈的慘殺對朝廷十分憎惡。戴刀將禮物送給侯夫人處,赫頓認為戴刀在在吃飯時太沒肚量。侯久滿親自去妹仔的工廠找他,當人稟報時侯妹仔讓人說他不在,還將剪斷的辮子交給侯久滿。

侯久滿不明白妹仔的意思,玉姑去找妹仔,妹仔讓她進了自己的工廠觀看,他廠裡生產的產品是味素。阿六將看到玉姑夥同兵牟的事情告訴了侯久滿,侯久滿令他繼續監視。戴刀突破了槍管鋼的治鐵,但由於資源方面受限需將槍管煉鋼轉往滬局。

吳丁貴將偷聽到了的信息發給袁世凱,善緹無意中看到吳丁貴的行蹤並將他偷發電報之事告訴了阿爾薩蘭。玉姑來到妹仔屋中,她聞到了火藥味,但妹仔事先已將燈繩子拽斷,她並沒發現放在地上的炮仗。

玉姑認為妹仔的實業救國並不能解決問題,她想勸妹仔回府做個孝順兒子,他不希望玉姑再管會黨的事情。侯久滿的粵局終於生產出了合格的機關鎗,侯久滿親自試驗了第一梭子子彈,他可以為戴師傅交待了。

侯久滿意準備帶著戴刀連夜去上海,他們都不信任吳丁貴,戴刀一直苦無證據證明吳丁貴害了自已爺爺。袁世凱被升為軍機大臣,雖然他被削了實權但又擔任了外務部大臣。

第33集
慈禧太后將袁世凱訓練的部分新軍交給鐵良掌管並對他委以重任,侯久滿知道玉姑晚上要鬧事就事先在新軍裡做了安排。侯久滿的突然出現讓玉姑十分吃驚,她以為她爹已經去了上海,侯久滿臨時變了主意拿起了機關鎗給眾人講起。

慈禧太后向鐵良問起了對侯久滿日漸做大的看法,鐵良的說法都是從袁世凱那裡聽說的。李蓮英將趙秉鈞暗自收買人心的情況匯報給慈禧太后,她命其繼續監視。袁世凱命趙秉鈞護佑好兩宮,他認為侯久滿鼓搗出的東西和手上丹麥製造的機關鎗各有特點。

侯久滿看著玉姑在聽課時如坐針氈,等解散後他帶她進了倉庫,他知道她粵局的原因並讓她趕快把自己人馬撤走。侯夫要感歎吃飯時桌上的人越來越少,善緹將玉姑藉機謀反之事告訴了阿爾薩蘭,阿爾薩蘭讓他盯緊了侯久滿,暫時不用管玉姑。

侯久滿要去上海時被一群人拿槍指住並強行帶走,阿六也被綁住,是玉姑派人幹的,善緹一直跟隨著馬車。侯久滿被押到山洞之中,玉姑想以他的性命換粵局兩千兵槍,侯府人收到了革命黨發來的綁票信件,他們決定私了並派善緹過去交涉。

阿爾薩爾也親自帶著牛子旬的人過去,侯久滿被善緹用兵槍換回,他回到府中對他們的做好法很為不滿,善緹並沒打死牛子旬,他們是故意演了一場戲。玉姑被封為副龍頭,開壇大典過去了,有些人對她的升職並不滿意,龍頭命她設法弄來撞針,那兩千條槍只有上面槍完好無損,其他槍都已被做了手腳。

第34集
侯久滿和阿爾薩其看到了侯可言的劣跡,侯可言被痛打一頓後綁在院中,他被罰頭頂天燈,侯久滿還拿著機槍掃射,戴刀對他的做法加以阻止,戴刀也是擔心侯久滿無法準確射擊,他端起槍將侯可言頭頂上的蠟燭打滅,侯可言被驚嚇暈倒過去。

侯可言醒來發現自己活著後情緒很激動,他滿口胡言亂語。侯久滿和阿爾薩蘭收到了慈禧太后的嘉獎,阿爾薩蘭猜測這是皇太后知道了什麼,她想過繼侯久滿的兒子,他提出要和正良的阿媽商議一下,阿爾薩蘭是想過繼嗣子是為整治侯府門風。

侯久滿收到吳丁貴發來的電文才知道滬局之事並不好辦,他將自己對侯府的擔憂告訴了夫人,侯夫人聽到後很傷心。侯可言經過那陣槍聲後被嚇瘋了,侯正良不想正式過繼到阿爾薩蘭名下,他知道過繼之事關係侯府生存之計。

阿爾薩蘭讓侯正良以後叫阿正良,還派給他去報告侯玉姑失蹤的事情。侯久滿以巡槍御史之職來到滬局,對於滬局的做法讓侯久滿很不高興。侯玉姑帶人秘密下山,她想將戴刀綁走,善緹發現了玉姑的意圖後匯報給阿爾薩蘭,戴刀接到正良電話後準備和赫頓一起去上海。

戴刀要去看二十八株連環銃的圖紙被赫頓攔住,侯久滿令吳丁貴招集鏢客以確保安全。侯夫人對阿爾薩蘭的做法很佩服,侯久滿在滬局和張大人打成協議要比試槍炮。

第35集
侯久滿在上海見到了戴刀和赫頓,他故意將吳丁貴支開並告訴了他們關於來上海前的安排,戴刀和赫頓早已將炮造好,侯久滿想讓津局接管滬局一切事宜。善緹早知阿六功夫高深且不顯山露水,他發現阿六在跟蹤阿爾薩蘭。

吳丁貴將聽到情報告訴了趙秉鈞,侯久滿讓赫頓去跟蹤他,赫頓在門外聽到了他們之間的談話,趙秉鈞早已將自己的命運和袁世凱聯繫起來。侯久滿知道章大人弄來的炮是花錢租的,試炮前侯久滿提出要先驗一下炮子,粵局炮響後效果很好。滬局章大人的炮子在處理上面文字時發生爆炸,吳丁貴暗中開槍,混亂之中槍子打傷了侯久滿。

阿六幫著玉姑在槍炮局尋找那些槍的撞針,結果一無所獲。妹仔以炸彈王的身份被廣東總督抓獲並關入監牢,當妹仔要被處決時玉姑帶人在人群中,她要動手時被人攔下,妹仔從檯子下面得以逃脫。戴刀猜出侯久滿在各局總辦面前哭泣,江南十幾個槍炮局推薦他為大盟主。

侯久滿改變了江南各局一片散沙的局面,但這種改變無法挽救大清。侯久滿喝多酒後回府,廣東總督帶人包圍了侯府並抄家,侯久滿、戴刀和赫頓被卸職,皇上不明白皇太后的做法,兩人大吵起來。

慈禧太后對如何處置侯久滿自有主意,這次光緒皇帝的話激怒了她。阿六將侯府之事告訴了玉姑,侯久滿等人被看押起來。侯久滿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破房之中,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正良將皇太后的口喻說給侯久滿。

第36集
玉姑打聽到西西和她母親回國了,妹仔知道後很著急。侯夫人帶人出去撿柴討飯,侯府人的行蹤都被盯著,阿爾薩蘭病情突發,侯夫人將她的病情告訴了侯久滿,那是女人常見的病,等生育孩子之後才能好轉。

衙門禁止太夫去破廟中看病,戴刀在藥鋪裡討到了藥給阿爾薩蘭,赫頓和戴刀繼續研究著第二代機關鎗,侯久滿認為那只是紙上畫餅。慈禧從李蓮英那裡知道阿爾薩蘭病重,她希望侯久滿能主動認錯,但侯久滿的個性是不會那樣做的。

玉姑和妹他夜間襲擊了破廟的守衛,他們扔的東西被牛子旬帶人搶走。阿六帶來了西西小姐給阿爾薩蘭看傷,西西將阿爾薩蘭帶走醫治。阿六將玉姑和妹仔在外面的事情講給了侯久滿,鐵良被安排監理江南各局,他匯報說最愁的就是銀子。

慈禧太后聽完匯報十分生氣,侯久滿知道太后遲早會重用他。阿爾薩蘭經過搶救身體被治好,慈禧太后恢復了侯府一切東西,並讓他們去參加壽宴。慈禧太后讓光緒皇帝寫下槍炮侯送給侯久滿,侯久滿恢復職位後江南各局的官員對他依然聽命。

侯久滿接任差事後仍然住在破廟之中,玉姑和妹仔再次來到破廟被牛子旬埋伏,他們被帶走。阿爾薩蘭知道牛子旬敢這樣做肯定有太后密令。

第37集
阿爾薩蘭也讓人招集江南各局官員召開會議,她提出要各處走走,黎元洪知道皇太后的用意。侯可言被西西送回侯府,他的精神病也好了很多。慈禧太后感覺身體日益不佳,她擔心著大清以後的命運,袁世凱成了她心中最大的隱患。

侯久滿請夫人和戴刀分別去監獄勸妹仔和玉姑,侯久滿決定將盟會陸軍總統之職讓給鐵良,他自任管帶之職。侯久滿能料到玉姑和妹仔的做法,赫頓提出他要和西西小姐結婚了,這讓侯久滿很高興,赫頓準備帶著西西回英國結婚,侯久滿讓他趁機搞些國外的新槍樣回來。

關押在監獄中的妹仔和玉姑受到了酷刑的折磨,由於妹仔擅長土遁之法,他被吊在監獄之中,侯久滿在監獄中見到了受傷的妹仔後很心疼。兩廣總督給侯久滿三天時間勸說玉姑悔過,侯妹仔自行了斷了手臂,如果沒能在規定日期內勸說就要行刑。

阿六發現妹仔跑了,阿爾薩蘭認為是他和戴刀故意放走的,這引起了侯府的騷動,侯久滿出來後命眾人散去。玉姑被帶上了斷頭台,她死前提出的四個要求被准許,侯久滿暗中蒙面將子彈上膛,侯府之人看著她要被行刑都很傷心。在要行刑之前侯久滿開槍,突然炮聲響起,妹仔帶人將玉姑救走。

阿爾薩蘭命善緹趁亂殺死牛子旬,侯久滿瞭解各地槍炮局的情況,她不明白侯久滿的腦袋是如何長的。妹仔和玉姑安全後知道了阿爸故意要救他們,慈禧開始向光緒交待日後之事,她讓李蓮英故意向袁世凱稟報自己的病重。袁世凱接到趙秉鈞的稟報後明白太后的意圖。

第38集
慈禧和光緒一起駕崩,宣統皇帝繼位。阿爾薩蘭接到宮中特急電報,她將信件拿給了侯久滿看,侯久滿看出沒有讓他進京的意思,阿爾薩蘭準備帶著下良進京。侯正良準備去朝廷打探鹽的說法,侯久滿建議安排木棉跟隨照顧他們。

新任太后見到侯正良準備給他補個實職,到屋後皇太后對阿爾薩蘭說出了心裡話,他知道皇上十分痛恨袁世凱,皇上的死也是個謎,阿爾薩蘭決心誅殺袁世凱,她將侯久滿加緊研究槍炮的事情匯報給了太后。

槍炮局的工人找戴刀訴苦,他們已經多月未發包餉銀,侯久滿準備在廠裡自鑄錢幣,戴刀將工匠準備罷工的消息告訴了侯久滿。侯久滿猜出是有人故意帶頭鬧事,對付工匠他有自己的辦法。侯可言當選了廣東資議局議員,還當上了坐辦,他打算搬出侯府居住。

侯久滿命令侯可言老實在府中呆著,侯可言拿著八十萬資助他。侯久滿離開廣州之前讓吳丁貴先發了工匠的餉銀,他讓阿六將消息通知給玉姑和妹仔,以便讓他們能回府看阿媽。侯久滿來到鄂局和他們調換工匠,妹仔和玉姑回到家中說了革命道理。

侯久滿在槍炮局打了動兵的吳丁貴,他還將戴刀大罵一頓,他把戴刀從粵局除名。侯久滿沒採用吳丁貴的意見,阿爾薩蘭聞侯府情況從京城趕回。

第39集
侯正良說出了內心想法,侯久滿聽完後匆忙離去,侯正良教人學習了聖經,他認為那是淨化人類心靈的,阿爾薩蘭聽完後令他以後不要叫自己額娘。戴刀來到侯府和阿爾薩蘭會面,他為探聽撞針而來,他的假話被她識破,阿爾薩蘭知道是玉姑和妹仔在找那些撞針。

當戴刀要走時阿爾薩蘭讓他轉告妹仔自己在海神廟等他,侯久滿並不知道戴刀的來意。妹仔和玉姑按約定時間來到海神廟,阿爾薩蘭同意將撞針給他,但需要讓妹仔幫自己去刺殺袁世凱,他們答應了阿爾薩蘭的要求。

侯正良無意中撞上了阿爾薩蘭和妹仔等人,對於阿爾薩蘭的做法讓侯久滿很著急。妹仔等人一行去了袁世凱的河南老家,阿爾薩蘭讓妹仔探明路徑,伺機刺殺,日本人跟蹤了他們。宮中收到阿爾薩蘭等人在袁世凱家附近出沒的消息,日本人讓正良通知阿爾薩蘭等人趕快撤退。

日本人不想讓袁世凱這麼快地死去,正良及時戴住他們讓其回去,妹仔一人從水路想刺殺袁世凱,正良追趕過去,當船上人被炸死後他們才發現那只是袁世凱的替身。袁世凱的家丁在後面追趕他們時被侯久滿和善緹所救,袁世凱知道人跑後有些生氣。

侯正良認為阿爾薩蘭很像女人,這讓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將阿爾薩蘭的話說給了父母。赫頓和西西在英結婚後回到侯府,西西願意住在侯府。過年之時侯府人員又聚在一起吃飯。

第40集
侯久滿不明白妹仔為何要走革命之路,妹仔的同學馮如造出了中國第一架飛機。侯府請來了新藝術表演《大雷雨》,侯久滿看不下去想離開被阿爾薩蘭拉住。阿爾薩蘭在台下看時懷緒無法控制,她被這文明戲感染地哭了起來。

玉姑和阿爾薩蘭在台下控制不住就開槍了,她們知道受苦的不僅是中國女人。阿爾薩蘭對侯正良表示感謝,西西看完戲後心裡也在想赫頓是否足夠愛她。戴刀感覺俄國是個好地方,有朝一日要去那裡看看。

侯久滿一大早沒敲門就進入赫頓房中,看見西西他急忙跑出去,赫頓把他從屋外拉進去。

玉姑看出阿爾薩蘭的快活是因為她大哥侯正良,她已經喜歡上了他,玉姑對阿爾薩蘭大加指責,阿爾薩蘭的解釋別人無法聽進去。

赫頓自從被阿爾薩蘭拒絕後再也愛不起來了,他發現侯久滿臉上的笑容日漸減少。阿爾薩蘭希望侯久滿能向眾人解釋清楚當年在太后園子之事,床帷之事兒都無法說清。店老闆告訴戴刀說他親戚有機器廠還空著,還提出讓他入有股技術。

阿爾薩蘭讓侯正良以後對自己可以直呼其名,這讓他聽後很為驚慌,他回到家中將事情告訴了阿媽,侯久滿在屋外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赫頓在小作坊中找到了戴刀,他想和他一起做大炮。赫頓搬進了戴刀住的客棧之中,他出門時侯久滿就在門外。

第41集
侯久滿對戴刀說他願意成全阿爾薩蘭和他之事,戴刀感覺可能是侯府出了什麼變故。阿爾薩蘭在鹽農場三餐粥湯且夜宿農場,她還叫侯正良為莠草。

戴刀向阿爾薩蘭提起變化之事,她感覺還是讓他叫自己大福晉為好,她向戴刀說明了自己對侯正良的愛慕之意。

侯久滿和戴刀一樣都心不在焉,赫頓看了出來。阿爾薩蘭來到槍炮局讓侯久滿也很吃驚,工匠們的懈怠之狀讓她建議將戴刀招回廠中,侯久滿知道她是對侯正良有意,他的話說中了阿爾薩蘭的內心。戴刀向侯正良表明阿爾薩蘭對他的愛意,侯正良很難接受。

侯正良廠裡的鹽將人毒死事件傳出,他公司的一切被查封並讓侯正良拿下,侯府也被一群人圍住。阿爾薩蘭由於被打趴在床上,等其他人都出去後陳爾薩蘭跪在地上求侯久滿能救正良,說完就暈倒在地上。

侯久滿對自己的槍炮大業感覺到很無助,他只能去救阿圭幫忙,阿圭準備讓人上台割殺侯正良。侯久滿帶人將阿圭請到酒樓,他在菜中放了侯正良廠中的食鹽。

第42集
阿圭吃了菜後鬧肚子疼,吃飯的人都有了肚疼的反映,這是侯久滿故意使用的苦肉計,阿圭在逼問之下說出了實情,他的供詞被記錄下來,阿圭因此被抓獲,當他知道實情時已追悔莫及。侯正良雖然受傷,但終究算上保下了性命。

1911年廣州爆發起義,妹仔被清軍抓獲。李准帶走了粵局護軍,刑場也改了地點,侯久滿對於這次的處斬也是無能為力。妹仔被綁到大炮之上,炮聲響起後他被炸得灰飛煙滅。侯妹仔的死讓侯府中人陷入悲痛之中,玉姑要將革命進行到底。

侯久滿將吳丁貴推薦到鄂局擔任廠長,朝廷進行了槍炮局的改制。赫頓告訴戴刀說他研究槍炮的費用是侯久滿讓店老闆做的,這讓戴刀十分震驚,他建議戴刀抓住時機跟隨侯久滿出全國巡視。侯久滿想讓戴刀回粵局主事,不用隨自己遠行。

侯久滿將西方各國最新槍炮圖樣交給戴刀看,戴刀看過之後感覺裡面肯定有蹊蹺,侯久滿讓戴刀到粵局後不要管人事,只管造好槍炮。

阿爾薩蘭將吳丁貴中袁世凱暗樁的事情告訴了侯正良,吳丁貴並不想離開侯久滿,他知道侯久滿的用意。

赫頓去找吳丁貴說明來意,他不讓他去傷害侯久滿,還命吳丁貴以後替自己做事兒。

趙秉鈞命吳丁貴伺機殺死候久滿並取得那兩樣東西,侯久滿發現了吳丁貴的行刺,他命人一定要活捉吳丁貴。吳丁貴因受傷被抓回,他明知道無法接差也要強行去做。

戴刀爺爺之死也是吳丁貴所為,吳丁貴還說出了赫頓的企圖,他說完後開槍自盡,赫頓在回英國結婚之時已被英國情報機構徵召。

第43集
吳丁貴胳膊上的頭一槍是阿爾薩蘭所為,赫頓仍在侯久滿面前表現的一如既往,可他用的心術並不到家,赫頓想的在英國的事情,他也是因家人被挾持所致。侯久滿向他表明了心機並送他離開了粵局,臨走時送他了二十萬兩白銀。

玉姑向戴刀問起侯久滿的傷情,她秦孫中山和黃興之命來策反鄂局護軍,戴刀將機關鎗炮圖紙交給了玉姑,這樣可以取得黎元洪的信任。

黎元洪見到玉姑拿來的圖紙後很高興,他讓參謀官盯好她。侯可言想請戴刀去北方,他接到康、梁信件想要策動兵諫。

玉姑在湖北槍炮廠鼓動人心,形勢所迫發動了武昌起義,黎元洪跑後城中士兵都反了。

清廷對是否起用袁世凱展開了辯論,侯久滿知道是戴刀將旱機關的槍炮圖交給了玉姑,他明白他和自己是兩路人,戴刀對強兵和強國的看法和侯久滿不同。

侯久滿生平最敬重之人是李鴻章,他讓戴刀只問槍事,不要問人事。侯可言策反之人被殺死,他當場也暈倒在地上。

侯久滿向夫人說了他和阿爾薩蘭在頤和園之事,侯夫人清楚事中緣由,侯久滿決定和阿爾薩蘭解除婚約,放她和正良自由。

廣東獨立的消息傳到了侯府,侯久滿端著機槍站在粵局槍炮局門口,阿爾薩蘭也趕來指責了戴刀,隨後善緹拿來了武漢來信和電報給侯久滿。

第44集
侯久滿對於阿爾薩蘭的到來很吃驚,他準備寫休書給她並成全和她和侯正良之事,侯正良在門外聽到了他們之間的對話。阿爾薩蘭稱侯久滿為老太爺,侯久滿出門時撞上了侯正良,但他頭也沒回就走了,侯正良跪在地上哭泣。

戴刀帶人跪在侯久滿門外,侯久滿讓善緹將屋中槍炮送給他們。阿爾薩蘭還在等著朝廷的旨意,赫頓給侯久滿留下信件就走了。

善緹本是御前侍衛,他沒奉宮中之命不敢離開,侯久滿也因如此,他將侯府拜託給善緹,善緹是阿爾薩蘭派來保護他的。

善緹的話讓侯久滿明白這麼多年來每次化險為夷都是阿爾薩蘭的指示。侯久滿臨走前向夫人賠罪,他準備親赴武漢,黎元洪讓他過去,侯久滿將妹仔遺物交給夫人,他要為大清盡忠。阿爾薩蘭收到家鄉因鼠疫父母喪生的消息後很傷心,太后傳她從速回宮。

玉姑對黎元洪的做法不滿,知道侯久滿來到武漢後並不想相見。侯久滿沒想到自己為槍炮一生卻倒在鄂局,他明白大清已是一個紙糊的屋子,和大清告別最好的方法是自己革了自己的命。黎元洪夜間來見侯久滿,他還拿出了當年的密碼本來溝通。

侯久滿掌控了鄂局,槍炮庫周圍都做了安全防範措施。侯可言死裡逃生見到了戴刀,戴刀進京是為了刺殺袁世凱,阿爾薩蘭和侯正良也來到北京。太后命阿爾薩蘭繼續完成刺殺袁世凱之事。

第45集(大結局)
侯久滿發現玉姑帶兵幾年後會帶兵了,他命善緹帶人拿下那個山頭,山頭被奪回,但阿六在戰鬥中死去,善緹也負傷。侯久滿將機關鎗交到他手中並告誡他該出手時不要心軟,不必顧及是誰衝向炸藥庫。

侯久滿能理解妹仔死前所說話的含義,玉姑騎馬去了彈藥庫方向,地雷引爆後她摔下馬來,侯久滿留下機槍後衝向了躺在地上的玉姑,她的作對方法讓侯久滿很傷心,他後悔埋那地雷,但為時已晚。侯久滿抱著死去的玉姑用火把走向炸藥庫,善緹用機關鎗從背後掃射了侯久滿,這是侯久滿事先安排好的,隨後善緹引頸自刎。

袁世凱在街上被阿爾薩蘭等人行刺,赫頓為救戴刀而被槍打死,赫頓死前將西西托付給戴刀,侯正良也去救阿爾薩蘭,但他們被活捉。趙秉鈞在阿爾薩蘭面前假裝委屈,他還給她和侯正良準備了新房,當他們知道侯久滿去世的消息後很吃驚,侯可言因此事又瘋了。

戴刀通過宮女的消息想要將阿爾薩蘭救走,阿爾薩蘭用刀將那喜字割為兩半,侯正良也割下了辮子讓戴刀一同帶回,阿爾薩蘭趁他們不備喝下了毒藥死去,死前她讓侯正良跟隨戴刀離開,但侯正良拿刀自盡,侯可言也走向火海。

1912年2月12日,宣統皇帝退位,至此統治中國2133年的帝制宣告滅亡。侯夫人和戴刀等人為侯久滿及子女們輸了後事,侯夫人將兩個大木箱子的槍炮圖交給了戴刀,西西明白了侯久滿的用意,她將戴梓銀行的事情一併說出。

戴刀準備完成侯久滿未完成的事業,並一輩輩地傳承下去。 (劇終)


相關文章
陸劇《槍炮侯》1-20集劇情線上看 - 01-29 02:37 am - 按這裡: 3694
陸劇《槍炮侯》劇情&人物介紹 - 01-29 02:35 am - 按這裡: 2589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