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13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陸劇介紹 / 陸劇《傾城絕戀》劇情分集介紹(李晟主演)
陸劇《傾城絕戀》劇情分集介紹(李晟主演)
2014-03-11          線上看人次: 54766
陸劇《傾城絕戀》41-49集劇情

第41集
美璃趴在床上睡著了,這時靖軒發現允恪好了,於是非常高興的抱著允恪,並說阿瑪會保護他的。美璃看到這個情景後,不禁愣在了那裡。隨即她便和靖軒和兒子抱在了一起。正在這時,丫鬟來報,說允玨哭個不停,大福晉讓王爺回去抱允玨。素瑩對允玨說,阿瑪一會兒就回來了,自己決不會讓允恪搶走他的阿瑪的。這時喜兒回來了,她告訴素瑩,說王爺說允恪剛好過來,他要留在那裡照顧允恪。素瑩聽到這些非常的生氣。皇上告訴靖軒,說他不知道那天是允恪的周歲,要早知道,就晚一天封允玨了。靖軒說,都怪自己,不想委屈了允恪,也不想委屈了允玨,更不想拂逆了皇上的美意,可到最後,還是委屈了允恪。皇上聽後說靖軒現在越來越成熟了,考慮事情越來越周到了。靖軒回去告訴美璃一個好消息,說皇上已經正式封允恪為貝勒了,美璃聽後非常高興的向靖軒表示感謝。靖軒說自己雖然不能給允恪世子的稱號,但是自己卻可以給他滿滿的父愛。美璃聽後不禁和靖軒抱在了一起。轉眼間,幾年過去了。允恪都到了該上私塾的時候了。這天靖軒和美璃母子兩個正在玩的時候,允玨跑了過來,他一把推倒了允恪。靖軒看到後命令允玨把允恪拉起來,同時他給允玨講了講道理。看著兩個兒子都跟靖軒親熱的樣子,美璃不禁笑了起來。而素瑩卻十分的不高興。晚上,美璃躺在靖軒的懷裡,她對靖軒說謝謝,謝謝他這麼多年來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靖軒說,自己活著就是為了讓他幸福快樂。正在這時,允恪跑過來敲門,他要跟阿瑪和額娘一起睡。允恪和桑珠的女兒羽柔一起玩,突然羽柔摔倒了,允恪趕緊上前把妹妹扶了起來。桑珠說,這允恪真是懂事,就跟自己小時候表哥照顧自己一樣。這時桑珠向美璃問起,這都五年了,不打算再要一個嗎?美璃說,自己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允恪,實在是沒有心思再要一個孩子。並說自己的身份讓允恪遭到了太多不公平的待遇,何必再害另外一個孩子呢?桑珠聽後說表嫂這樣的做法是對的,因為少一個孩子就會少一個孩子的傷心。素瑩去找到靖軒,說美璃的那部分規矩自己可以不管,但是允恪卻不同。他要允恪從小就知道,允玨才是世子。就算允恪是哥哥,他也要向允玨叩拜。靖軒聽後說,家庭和諧最重要,這些年慶王爺相安無事,難道非要為這些規矩搞得大家不愉快嗎?真是沒事找事,說著說著,靖軒摔下了手中的書便離開了。允玨嚷嚷著要阿瑪帶自己一起去買年貨,這時允恪也吵著要一起去。靖軒說,要去大家都一起去。素瑩說,妹妹要陪老祖宗,總不能打擾他吧。老祖宗把允恪叫了過去,讓靖軒要走就趕緊走。因為允恪沒有能跟阿瑪一起買年貨,所以一直悶悶不樂的。美璃看到兒子這個樣子,便說自己陪他一起去廟會。允恪聽後非常高興。
第42集
允恪在玩劍的時候,允玨走了過來。他只呼允恪在他把劍給自己。靖軒聽後說允玨,怎麼跟哥哥說話呢?允玨說自己是世子,所以自己說什麼他都得聽自己的。靖軒聽後非常生氣,說誰教的這麼嬌橫無禮?正當靖軒要打允玨的時候,允恪及時的拉住了阿瑪的手。可允玨卻上前推倒了允恪。生氣的靖軒不禁上前打了允玨。允玨向額娘告狀,惹得素瑩在一旁哭了起來。慶王太福晉去找到靖軒,說允恪本來就該聽允玨的,同時她說允玨才是世子,嫡尊庶卑,自古到今是不可改變的,並說這些規矩全被他給破壞了。靖軒說慶王爺早該免了這些繁文縟節,更何況手足之情,兄友弟苶,相親相愛,如果說從小讓允玨養在這些任性蠻橫的習慣,那天長大了豈不是無法無天。太福晉卻說,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世子,這是誰都不可以改變的,兩者不可以混為一談。美璃告訴允恪,說允玨是世子,按照規矩,他必須向允玨下跪。可是允恪說什麼都不答應,並說自己是哥哥。看著兒子這樣,美璃不禁自責了起來。她說都是自己害了允恪,是自己不好,害他成為了庶子,是自己對不起永恪。看著額娘落淚,允恪也哭了起來,他說自己聽額娘的話。靖軒看到這個場面,不禁走了過去。他告訴允恪,說他生在王府,所以要他體諒阿瑪。大年初一,因為規矩,所以美璃必須和兒子一起要向大福晉和世子跪下來拜年。回到屋裡面美璃一直坐在那裡悶悶不樂。小翠勸美璃吃點東西,因為他一天都沒吃東西了。這時允恪走了過為。他說自己餓了,想讓額娘陪自己一起吃東西。允恪看著額娘坐在那裡不開心,於是就安慰起額娘來了。美璃抱著允恪哭了起來,說都是自己不好,而自己又能為允恪做些什麼呢?允玨非常高興的跑去告訴額娘,說哥哥終於給自己磕頭了,並說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不聽自己的話。素瑩聽後告訴他,以後這些話千萬不要在阿瑪面前說起。允玨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不能說,自己是世子呀。承毅去見了美璃母子,他看到允恪一直悶悶不樂的。他告訴美璃,說自己曾經勸過要他接受祖宗的禮制,可沒想到允玨的氣焰如此囂張,也難怪美璃要為允恪的未來憂心了。美璃說,自己從來沒求過什麼,可是現在,看著允恪因為自己的身份,遭受到那麼多不公平的待遇,自己卻什麼都不能為他做。承毅向美璃支招,讓她去請求皇上封她為慶王平妻,封允恪為嫡子,這樣的話,或許他在身份上就不會受到什麼委屈了。大年初二素瑩回到了娘家,可是靖軒卻沒有陪他一起來,這讓素瑩非常的生氣。素瑩說,她第一次向靖軒提出要求,而他卻不了彌補美璃,把自己絆的這麼的難堪,如果自己再這麼忍下去,難保有一天,美璃會提出更過分的要求,到時候靖軒會為了他而做出傷害自己母子的事情。正月十五猜燈謎的日子到了,皇上給那一群阿哥們說謎語,並說誰先搶到就會有獎勵。當四阿哥舉手的時候,德公公阻止了他。事後,四阿哥向德公公問起此事。德公公告訴他,說在皇太子沒有回答之前,是沒有人舉手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不能搶了皇太子的風頭,在皇宮裡,最講究的就是韜光養晦,鋒芒畢露就會遭人妒忌,甚至惹來殺身之禍,所以什麼事情都得學會忍著。
第43集
札穆郞去求皇上,他深知自己的所做所為難有善終,恐怕禍及自己的家人及子孫,便有了向皇上提出告先還鄉之請。他還說,如皇上保他兩件事情,自己便無後顧之憂。第一是,如苦有一天,皇上保不住自己,就請他放自己家人一馬,讓他們安度余生。第二是,素瑩一向被自己視為掌上明珠,所以他懇求皇上保素瑩寶貴平安,不屈人之,獨享慶王福晉之榮。皇上聽後答應了他的請求。允恪告訴額娘,說德公公告訴自己,皇上猜燈謎的謎底就掛在最高處的那個燈籠下,所以他要額娘抱著自己去夠下來。美璃抱著允恪,可允恪怎麼都夠不到謎底,一個不小心,他們兩個便倒了下來。這個時候,素瑩帶著允玨走了過來。允玨在公公的幫忙下順利的摘走了謎底。美璃看著這一切,不禁抱著允恪失聲的哭了起來。允恪看著額娘這個樣子,說自己不要了,請額娘不要哭了。美璃告訴靖軒,說自己身為一個母親,卻沒有辦法給兒子爭取到公平的機會,皇室講究嫡尊庶卑,允恪身為哥哥,可是卻是庶子,自己擔心他將來會被人欺負。美璃告訴靖軒,說允恪是他的兒子。並說如果自己真的委身於永赫,自己會去侮辱永赫,而嫁給他嗎?她不要靖軒心裡有一絲的懷疑,願一死來表明自己的清白。靖軒見勢趕忙拉住了美璃,並說自己相信她還不行嗎?靖軒向美璃道歉,說自己記她受委屈了,並說那都是因為自己太愛她了。美璃告訴靖軒,說自己要做他的平妻,這樣,允恪就能成為他的嫡子了,靖軒聽後答應了他。靖軒去求老祖宗,讓他跟自己一起去求皇上,讓他恩賜美璃成為自己的平妻。老祖宗聽後卻不答應。因為皇上正在重用札穆郞,這樣一來,就直接威脅到素瑩的利益,所以皇上是不會答應他的。靖軒說,不管皇上答應不答應,自己都要完成美璃的心願。盡管老祖宗及力的勸阻,可靖軒就是聽不進去。當皇上聽到靖軒的請求後,非常的生氣,他說自己上次已經勉強答應了靖軒的迎娶美璃的事情,而這次他又變本加厲的,所以自己絕不會答應他這個請求的。同時他告訴靖軒,說自己已經答應札穆郞,保素瑩慶王福晉的殊榮。盡管皇上一直的在發脾氣,可靖軒還是執意讓皇上封美璃平妻。皇上非常生氣,讓公公們把靖軒給拖了出去。素瑩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非常的生氣。她說幸虧阿瑪早有准備,要不豈不是要敗在美璃的手裡嘛。札穆郞笑著說,憑美璃?她還嫩了點。並說自己相信皇上絕不會答應靖軒的請求的。他還說靖軒一直以為是皇上身邊的紅人,這次讓他挫敗一下也好,這樣他以後就不敢再為美璃爭取點什麼了。靖軒一直站在那裡請求皇上的答應自己。老祖宗說,皇上答應札穆郞在先,讓他收回成命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要靖軒先回去,自己會好好想想辦法的。素瑩哭著跑去太福晉,說自己一直求個家和萬事興,可美璃不想,如今她居然要靖軒替她求平妻,所以她請求太福晉休了自己,這樣允恪就可以成為大福晉,允恪就可以成為世子,自己則獨自帶著允玨離開慶王府。在素瑩的慫恿下,太福晉說,這個美璃再不教訓,說不定會鬧出什麼事兒。大福晉把美璃叫了過來,她說都是靖軒縱容的她,所以她要家法伺候美璃。正在這時,靖軒趕了回來。
第44集
美璃一直跪在那裡請求太福晉的原諒。靖軒過去勸美璃,可美璃還是要執意跪在那裡。允恪哭著請求奶奶的原諒。美璃告訴允恪,說自己犯了錯,就得去負責,所以讓他長大以後,也要做一個對自己負責任的人。允恪哭著要額娘起來,最後沒有辦法,靖軒抱著允恪離開了。外在下起了大雪,美璃還是跪在那裡請求太福晉的原諒。允恪哭著跑了過來,他跪到奶奶的門前,請求她原諒額娘。靖軒看到兒子這個樣子,不禁拉允恪起來。正當靖軒打算給額娘跪下時,太福晉打開了房門。太福晉告訴美璃,念她有悔過之心,下次不可再犯。美璃告訴靖軒,說是自己的錯,如果自己早知道札穆郞去求了皇上,讓素瑩獨享尊榮,自己說什麼都不會讓他去為自己爭取平妻的。並說他為自己做的一切,已經心滿意足了。說完靖軒他們三個哭著抱在了一起。老祖宗告訴美璃,說知道她受了委屈,可是跟皇宮嬪妃比起來,她還是幸福多了。老祖宗說,自己生下福臨,只相處了三個時辰,而玄燁生下來跟母親只呆了三天,他們還要飽受母子分離之苦。所以美璃能夠允恪朝夕相處,比起她們還是幸福多了。美璃說自己的想法太簡單了,總覺得作為母親,不能讓允恪屈人之下,可沒想到卻因為這個讓靖軒頂撞了皇上,反而讓靖軒受到了傷害。老祖宗說允恪想要出人頭地,還有別人方法,只要他肯努力,自己和皇上會幫他的。允恪告訴四阿哥,平常奶奶很疼自己的,只要求她的事,她都會答應的,可那天自己求她,她就是不肯理自己,害額娘跪在雪地裡老半天。四阿哥說,自己的額娘也會常被欺負,那是因為自己的額娘不是皇後,而允屬的額娘不是大福晉。他們都是因為身份注定要被欺負的分.享者電視。所以四阿哥說,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位高權重,才以保護自己的額娘。四阿哥說,皇上最近要為阿哥們甄選伴讀,所以他要允恪用功,爭取這個殊榮,置身皇族核心,才有比別人更容易成功的機會。只有這樣,才能保護他的額娘。美璃看到四阿哥和允恪之間的談話,不禁會心的笑了起來。靖軒過去看到允恪正在用功讀書,所以對他說,皇上首次在皇族宗親裡選拔皇子伴讀,所以讓他好好爭取這個機會。允恪說自己為了額娘,一定會好好努力的,一定要得到入宮伴讀的機會。靖軒聽到這裡,不禁和允恪一起學習。允恪他們正在皇宮裡應考,四阿哥跑了過去向皇上請安。他告訴皇上,說允恪很聰明,而且很努力學習,所以想讓他跟自己一起讀書學習。皇上聽後直說好。而那些福晉們都在焦急等待著阿哥們考試的結果。允玨告訴額娘,說那麼多題目自己只會做一題,這讓素瑩非常的生氣。她指著兒子的頭,說都怪他平時貪玩,不好好努力學習,讓自己在美璃母子面前丟盡了顏面。札穆郞說,這是第一次考試,規矩還沒定呢,說不定是只有身份合適了才可以的。素瑩母親說,允恪是不是靖軒的孩子還說不定呢。札穆郞一聽此話趕緊阻止,同時告誡夫人,不要在允玨面前說此事。科圖大人向皇上建議,入宮伴讀,只有嫡子才有參選資格。靖軒聽到此時,說這萬萬不可,這興學一來是為國家培養人才,再則是為阿哥們作育將來的佐政良臣,應該有人以才,若以身份作為錄取標准,那難免會出現遺珠之憾,豈不是破壞了伴讀的意義。在這個問題上,靖軒和科圖大人爭論了起來。皇上說他們兩個說得都有道理,良才不能不用,制度不能不立,所以此事自己考慮考慮,擇日再議。
第45集
札穆郞向賈大人說起,說靖軒是如何如何偏袒允恪的。賈大人此後說豈有此理,都身為他的兒子,卻如此的偏心。這時札穆郞說,自己不明白慶王爺為什麼要如此偏袒庶子允恪,其實允恪這庶子的身份也是倍受質疑的呀。在早朝上,皇上想聽各位大人對伴讀的意見。科圖大人還有賈大人堅持說應以嫡庶之分。寧王卻不這樣認為。最後,在科圖大人的帶領下,眾官員都持一樣的看法,而只有靖軒和寧王持不同的意見。最後皇上決定,就以科圖大人提議,先以嫡子為應試資格。退朝後,賈德在那裡搬弄是非,說慶王爺之所以不同意有嫡庶之分,那是因為他偏袒他的庶子。這時他又說,自己聽說那允恪並非他的兒子,而是美璃格格與永赫之子。他們的這一番話被靖軒剛剛聽到,於是他便上前,對賈德拳打腳踢的,這一切,被從此路過的皇上看得正著。皇上責備靖軒,在光天化日下對大臣窮追猛打的,與市井莽夫有何不同?靖軒說大丈夫孰能忍孰不能忍,自己豈能讓他們破壞美璃的名節?皇上說今天他攻然毆打大臣,不治他的罪又豈能平民憤。慶王府裡,在福晉生氣的走來走去,她說這一切都是為了美璃,上次為了平妻之事就得罪了皇上和老祖宗,現在又為了她而毆打朝廷官員,自己看呀,她就是靖軒的克星。於是太福晉命素瑩回去,讓他的阿瑪幫幫忙,在皇上面前替靖軒說一些好話。札穆郞告訴素瑩,說皇上不會重罰靖軒的,要是他真的生氣,早就會下旨的。福晉聽後說,正好借此機會整治整治他,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那麼囂張。素瑩說怎麼能這樣,他畢竟是自己的夫婿。阿瑪告訴素瑩,說這次對他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如果好好的利用這個機會,那美璃就再也不會有臉呆在慶王府了。皇上下旨了,封靖軒為浙江巡撫,深耕地方,建立楷模,即刻出發。靖軒在整理東西的時候,看見了那兩份血跡。他拿著它,心裡在想,如果不是這個結果出現錯誤,自己也不會那樣對待美璃,他們之間就不會有那麼多的誤會,也不會一直認為允恪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時素瑩走了過來,靖軒告訴她,自己明天就要去江南了。素瑩哭著向靖軒說起了自己的心裡話。她責備靖軒,他怎麼可以心裡只有美璃和允恪兩個人,在只乎美璃的需要,這對自己公平嗎?同時他還問靖軒愛自己嗎?靖軒走了過去抱住她,說對不起。素瑩聽後推開了他。靖軒向美璃母子道別。第二天,靖軒便去了江南。臨走的時候,允恪讓阿瑪早點回來,允玨則要阿瑪回來給自己帶禮物。靖軒告訴允恪,說自己不在的時候,要他替自己好好照顧他的額娘。靖軒走後,太福晉便要手下家法伺候。太福晉對美璃說,上次她爭奪平妻,自己都沒有好好的教訓她,而這次她又惹事生非,如不教訓,那還得了。說著說著,她便打起了美璃。允恪跑了過來,哭著求奶奶不要打自己的額娘,要打就打自己。允恪抱著奶奶的腿,哭得傷心欲絕。太福晉終於停下了手,說讓美璃記住這次教訓,如若下次再犯錯,慶王府就容不下她。允玨被入選了進宮伴讀,這讓太福晉非常的高興。太福晉問起,說這次允恪應該考得也不錯吧?素瑩說,他考得好不好自己不知道,只知道他應該連入選的資格都沒有。允恪跑去問額娘,說允玨的入選都到了,為什麼自己的還沒有來呀?美璃傷心的告訴兒子,沒有入選沒有關系,以後自己會陪他一起讀書的。允恪問是不是自己考得不好?美璃告訴他,自己不在乎他考得好不好,只要我們自己努力,將來一樣可以出人頭地的。允恪說自己不要,一定要入宮伴讀,這樣才可以保護額娘,不要額娘受別人的欺負。聽到兒子的話後,美璃不禁哭了起來。
第46集
允恪走著哭著,允玨從那裡經過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允恪。於是他便走了過去。允玨說允恪和他額娘都是愛哭鬼。允恪大叫著,不許他說自己額娘的壞話。允玨說允恪不是阿瑪的兒子,他是野種。允玨在那裡一直說野種野種的,允恪終於忍無可忍,便跟允玨打了起來。素瑩對太福晉說,這一個庶子敢打世子,這慶王府還有沒有規矩了?太福晉聽後讓允恪跪下來。可允恪卻不跪,他說自己沒有錯。太福晉說允恪小小年紀犯了錯,不肯認錯態度還這麼頑劣,這美璃是怎麼教他的?美璃沒有辦法,生氣的打了允恪一巴掌。允恪反問額娘,說弟弟罵自己是野種,自己有錯嗎?素瑩拿出家法來,說側福晉不會教孩子,自己來教教她該怎麼做?說著說著,她便打起了允恪。看著素瑩不停的在打允恪,美璃終於看不下去,不禁上前抱著兒子跪了下來。盡管這樣,素瑩還是不停的在打著美璃母子。素瑩告訴喜兒,說要不是太福晉攔著,自己一定會把美璃母子打得皮開肉綻的。喜兒說,下手太重,恐怕王爺那裡也不好交待呀。素瑩說,交待,他給過自己什麼交待?於是他便命喜兒告訴側福晉,讓她從明天開始,天天到自己這裡下跪請安。美璃本打算給靖軒寫信,可是卻又停了下來。美璃說,靖軒已經因為自己被派出京城了分享者.電視,如果自己再把這件事情告訴他,慶王府一定會再起風波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算了吧。小翠說,這王爺剛一走,大福晉就欺負她和允恪,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所以她建議格格搬到慈寧宮去,可美璃卻說老祖宗一路上為自己操碎了心。美璃坐在那裡哭了起來。小翠勸她不要傷心了。美璃說自己怎麼能不傷心,眼看著素瑩越來越容不下他們母子,自己真的很為允恪的將來擔心。並說允恪那麼努力的讀書,為的就是將來可以保護自己,可是自己卻什麼都不能為他做。小翠說,為了小主子,就不要讓他再顧慮是否麻煩老祖宗了,因為這個時候,也只有老祖宗才可以救小主子。札穆郞告訴素瑩,說自己帶回來一個壞消息,那是皇上要替允恪另聘名師教導,並說皇上此舉是有意在教導允恪,此舉對允玨的將來勢必造成威脅。素瑩聽後說,一定是老祖宗的主意,她每次都護著美璃。札穆郞說,要是老祖宗的主意反而好了,自己反而放心了。可這次是皇上主動提出來的,看來皇上對允恪是相當的看重呀。素瑩讓阿瑪趕緊想想辦法,自己絕不允許允恪騎在允玨的頭上。札穆郞說,如果美璃連個側福晉的頭銜都保不住,那允恪還有什麼憑借嗎?素瑩說,為了允玨,絕不能讓美璃繼續留在慶王府。大街上貼著告示,大家都在議論紛紛,說真是慶王府的大丑聞呀原來允恪是私生子呀。當太福晉看到此後,非常的生氣,說是誰又在這裡惹事生非?素瑩說,恐怕此事不是空穴來風。太福晉說,靖軒已經說過允恪絕對是他的親生兒子。素瑩說,要果真如此,靖軒又何必讓張濟偷偷的去驗血親關系呢?於是喜兒把自己當年看到的都一果一十的告訴給太福晉。大家都找去熊先生,說允恪的身份惹爭議,自己可不願意孩子跟允私生子一起上課,這樣會影響孩子的學習的。有家長還說,允恪的額娘品行有問題,熊先生的聲譽肯定會影響的。看到大家都在議論紛紛的,美璃也不好說什麼。太福晉把當年驗血清的何先生打來過來。何先生告訴她,說那兩份血跡確實沒有血緣關系。於是太福晉生氣的把美璃叫了過去。她質問美璃允恪到底是誰的孩子?美璃說允恪是王爺的親生兒子,這是不可改變的事實。素瑩聽到這裡站了起來,說打從美璃去了間驗孕開始,這一切都是她想掩蓋允恪是她和永赫私通的陰謀。她還說連大夫都證實了允恪和靖軒沒有血緣關系。盡管美璃否認,但太福晉還是不相信他,她說美璃如果還有一點臉面,就盡快的離開慶王府,不要讓靖軒再蒙受羞辱。說著說著,她便給了美璃休書,讓她帶著她的兒子滾出慶王府。
第47集
美璃在那裡想著,說外面的流言一天不停止,那麼靖軒一天就沒有尊嚴,所以她一定要讓靖軒父子活得有尊嚴。晚上何大夫鎖好了門,說想不到打自己驗血的人是慶王爺,那威脅自己的人又是誰呢?所以他覺得再不逃,小命都不保了。美璃看到允恪和四阿哥在一起玩,於是便上前交待四阿哥,說讓他以後替自己好好的照顧一下允恪。老祖宗問美璃,看她一直不高興的,是不是還在為流言的事情心煩呢?她還說自己已經命人去調查了,看看到底是誰,敢在天子腳底下亂放謠言,這次自己定會嚴懲,絕不寬恕。美璃說,對自己的榮辱已經不重要了,只是牽掛著靖軒和允恪,讓他們因為自己而受到恥笑。老祖宗說,只要自己行的正,問心無愧,人家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去。她勸美璃看開點。美璃給老祖宗跪了下來,她說老祖宗為了自己和允恪的事情操碎了心,所以她就給老祖宗行個大禮。晚上美璃哭著給靖軒寫了信。第二天,小翠在給美璃打扮著。小翠問她,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為什麼要精心的打扮呢?這時允恪跑了過來,誇額娘好漂亮。美璃給允恪梳起了頭,同時傷心的告訴允恪,說自己對不起他,她還要允恪答應自己,不管以後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好好的認真去上學。美璃跑到了素瑩那裡,她向素瑩道歉,說同為女人,這麼多年來讓她辛苦了。素瑩說美璃是對不起自己,因為她搶走了靖軒的心,要不是因為美璃,自己和靖軒肯定能成為一對幸福的夫妻,自己愛靖軒,為了能讓他回心轉意,身為大福晉,就算再委屈,也要包容靖軒對她所有的袒護,而且還不能有一絲的怨言。聽完素瑩的那一番話,美璃對她說,對不起,我走了。臨走的時候,素瑩質問美璃,是不是真的愛靖軒。美璃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笑了笑便離開了。晚上,美璃和允恪一起吃了晚飯,允恪臨走的時候,美璃把靖軒送給自己的平安玉偑給了允恪,她哭著抱著允恪說,讓他一定要記住,自己是愛他的。同時她還對小翠說,允恪有她的照顧,自己就放心了。美璃給靖軒留了書信,她拿著粽子糖和糖葫蘆放到了書信上,想起了自己和靖軒在一起的美好時光。美璃喝下了毒藥。靖軒晚上因為太冷睡不著,所以起來烤起火來,這時他突然聽到美璃對自己說話,於是便抬頭看,可是卻不見美璃的身影。他心裡想,或許是自己太想美璃了吧。美璃在信中向靖軒說起,盡管自己萬般的不舍,可還是先離靖軒而去。她說當允恪的身份再次引起人們的質疑,自己才終於明白什麼是人言可畏,也才了解一直以來他為自己承受的壓力是那樣的沉重。她不希望靖軒和允恪他們一輩子都為自己而蒙羞,所以自己也只能以死銘志,向世人證明自己的清白。美璃死了,永遠的跟大家再見了。老祖宗看到那封信後,說美璃怎麼可以這樣傻呀,可怕的謠言,活生生的把她給害死了。老祖宗告訴太福晉,說美璃和靖軒這一輩子愛得太苦太痴,所以一定要讓靖軒回來送她最後一程,以免讓他遺憾終生。老祖宗因為美璃的離去,也傷心欲絕。
第48集
允恪在那裡哭著,老祖宗抱住了他,說美璃她可曾看到孩子的傷痛,怎麼忍心撒手而去呢? 同時老祖宗告訴允恪,要他永遠的記住,他有世上最好的額娘。小翠對著死去的美璃說,怪不得她讓自己照顧好允恪,都怪自己好生愚昧,居然沒聽出她話中的意思,要是自己能明白她的話,自己說什麼也不會讓她走的。允恪還這麼小,她怎麼忍心就走呢?小翠還說,格格這一走肯定特孤單,要不是因為允恪,自己就會陪她一起走的。靖軒沖了過來,看到死去的美璃,他不禁大哭著跪了下來。他大叫著美璃,美璃。允恪走了過來,跪到阿瑪的身邊。靖軒抱著允恪,說自己對不起他,對不起他的額娘。靖軒對美璃說,自己欠他的太多太多了,可是她一定要活著自己才能還她呀,為什麼這麼傻呢,就算你舍得離開自己,允恪怎麼辦?你就這麼走了,我們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允恪對阿瑪說,自己要額娘,也要阿瑪,額娘已經走了,阿瑪不要離開自己。靖軒告訴允恪,說自己不會離開他的。老祖宗坐在床上發呆,想起了美璃的點點滴滴。她問玉如,自己照顧了美璃,到底是愛她還是害她呢?靖軒拿著粽子糖和糖葫蘆放到了美璃的身邊,他心想,粽子糖和糖葫蘆代表美璃希望守住他們愛的約定。所以他要美璃安心的去。靖軒說,就那麼靜靜的坐在美璃的身邊,自己就覺得是一種幸福。允恪就是她留下來的給自己最好的禮物,所以他讓美璃放心,說自己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他。靖軒走到素瑩面前,說她怎麼可以這樣狠心。素瑩說他要把美璃的死怪在自己的頭上嗎?靖軒說難道自己不該怪你嗎,從娶美璃進門,她就心生不滿,美璃懷孕了,幾次意外,自己都曾問過她,她都說根自己沒有關系,所以自己也就相信了,可是後來她變得變本加厲苦苦相逼,打來何大夫作證,美璃何至於走上絕路。素瑩哭著對靖軒說,在他的心裡只有美璃,沒有自己,自己活著還有什麼意思?說完素瑩便假裝去自殺。太福晉制止了這一切,說大錯已經鑄成,美璃已經死了,不要讓允玨再失去額娘了。承毅對靖軒說,想不到自己這次回來,竟是為美璃送行。這麼多年來,看到他們兩個相愛,到現在美璃走上了絕路。靖軒向承毅道歉,說沒有照顧好美璃都是自己的錯。承毅說這不怪他,失去美璃,他的心比任何人都痛。承毅說允恪這麼小就失去了額娘,自己只希望素瑩以後能好好的善待他。靖軒說,經過這件事情,自己不會再次相信任何人,自己會親自撫養他們的兒子。因為允恪是美璃最大的牽掛,自己會好好的照顧允恪的。素瑩質問靖軒,說他打算以後都不見自己了嗎?以後還繼續恨自己嗎?對於素瑩那一串話,靖軒都不予回答。素瑩對他大叫,說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讓他如此的討厭自己?同時她指責靖軒,說這一切都怪他,如果當初不是他強取美璃,她的人生會很幸福,會跟永赫生活在一起,而自己的人生也不至於落到如此的地步。美璃的人生是被他一點一點破壞殆盡的。靖軒站了起來,他告訴素瑩,自己要用後半生為所有的事情贖罪,活著的時候,慶王福晉的所有榮耀都給了素瑩,百年之後,自己只想跟美璃相處,讓她獨佔自己的一切。同時他告訴素瑩,說自己會在慶王陵寢三百裡之外的地方,會單獨給她修一座陵墓。素瑩聽到了些,瘋了似的走了出去。靖軒帶著允恪一起去了安寧宮,允恪說額娘在這裡住了一年,一定埋了許多石頭吧?允恪的話提醒了靖軒,於是他們兩個便一起開始挖了起來。最後他們挖出了許多的石頭。靖軒看著那些石頭,有靖軒接走美璃,靖軒來看美璃的。他對允恪說,這些心願擱在他額娘的心裡頭,可自己都無法把它完成。允恪看著傷心的阿瑪,勸他不要再哭了,因為額娘不願看到哭泣的阿瑪。張濟找到了何大夫,把他帶到了王府裡。在王府裡,何大夫看到了從身邊經過的札穆郞,此時的他想起,當年威脅自己的人就是他。
第49集大結局
小順子告訴老祖宗,說當年靜貴妃只是讓自己買通兩個嬤嬤,虐待美璃格格而已,可札穆郞大人卻讓自己買凶縱火,同時買通山賊,趁美璃格格擅離承德,孤身大外之時殺人滅口啊。老祖宗聽後非常生氣的站了起來,說該死的奴才,竟敢如此的膽大妄為。何大夫告訴慶王爺,說那份血跡自己檢驗過,兩者確實有血親關系。靖軒聽後生氣的站了起來,大罵他當初為何不說實話?何大夫說,自己實在是有苦難言。當年自己剛剛檢驗出來的時候,就有人就找上了門來。當時自己很害怕,只能聽從威脅,根本不敢跟任何人提起此事,只到大福晉找自己做證詞的時候,才知道大事不妙。皇上得知此事後,說簡直太可惡了,這個札穆郞竟敢威脅醫師,對血親一事造假,罪加一等。老祖宗說札穆郞惡貫滿盈,天地難容,他利用鰲拜余黨,潛入安寧宮欲火行凶,意圖燒死美璃。小順子說確實如此,自己當年接應人入安寧宮,縱火的人就是仇豹。老祖宗又說,當美璃離開承德山莊的時候,札穆郞更是重金買凶殺人,意圖讓美璃沒命回到京城。小順子也證實了此事。老祖宗說起札穆郞第三樁事,那就是他買通了何大夫,讓靖軒誤以為允恪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接下來仇豹四處張貼黑函,散布流言,以致逼死了美璃。皇上把那些供詞扔到了札穆郞的面前,說他罪該萬死。同時他告訴札穆郞,說自己對他的承諾絕不食言,讓他安心的去吧。札穆郞聽到那些話後,徹底的絕望了。老祖宗看著美璃送給自己的盆栽,說美璃總是那麼的貼心。這時皇上對他說,自己想追勢美璃為慶王平妻,以還她的清白。老祖宗說,自己曾經也勸過美璃,她也打消了這個念頭,如今皇上能夠謚封,也算還美璃一個公道。皇上又說,札穆郞每次加害美璃,無非是想保住素瑩跟允玨的地位,實在是可惡,為了懲治他的罪行,所以他想除去允玨的世子之位,加封允恪為慶王世子。老祖宗說,既然是札穆郞一個人的錯,就讓他一個人去承受吧。素瑩帶著額娘去刑部大牢看了札穆郞。素瑩說,都是自己的把他給害了。札穆郎對女兒說,自己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他說自己一心想把素瑩嫁到慶王府,以為慶王能給她一生的榮華富貴,如今他們是爭來了地位,爭來了尊榮,卻沒給她爭來幸福。夫人說都是自己的錯,如果當初自己能夠勸他一句,也不會這樣家破人亡,陰陽相隔。允恪在那裡看著滿天的星星,想起了額娘,不禁哭了起來。他在不停的喊著額娘額娘。靖軒走了過去,抱著允恪,說自己也想念他的額娘。這時他指著天上最亮的那顆星星,說它就是他的額娘,並說他的額娘永遠跟他們在一起。康熙三十四年,葛爾丹率三萬騎兵自科布多東進,沿克魯倫河東下,大舉侵犯清廷,康熙決定再次親征,分東中西三路進攻康熙三十五年,雙方交戰於肯特山之南,土刺河之北,清軍先以四百騎兵挑戰,引准葛爾軍入伏,雙方激戰數日,清軍終於在昭莫多大敗葛爾丹。靖軒在和敵大打斗時候,因被敵人包圍,所以不敵對手,被敵人連刺數槍。承毅趕了過去,要靖軒醒醒,並要馬上送他回去醫治。可靖軒卻不同意,他從身上掏出一個袋子,裡面裝著三塊石頭,上面寫著靖軒接走美璃。這時靖軒把靖軒和美璃顛倒了一下,於是就成了美璃接走靖軒。靖軒舉著這三塊石頭,吐血而死時,想象到了自己和美璃在一起走向了天空,最後,歌曲以此結局。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