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9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陸劇介紹 / 陸劇《傾城絕戀》劇情分集介紹(李晟主演)
陸劇《傾城絕戀》劇情分集介紹(李晟主演)
2014-03-11          線上看人次: 52969
陸劇《傾城絕戀》31-40集劇情

第31集
靜貴妃向永赫問起,說興學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永赫說目前已有上百名先生提出助學申請,等待資格審核完畢,即可撥款。靜貴妃說,為了盡快達到效果,審核過程就免了吧。只要有人提出申請,立刻撥款就是了。這時永赫向靜貴妃問起,說他的阿瑪競選兩江總督一職,可是慶王爺卻保舉楊穆郞。靜貴妃一聽便氣了,她說為何每件好事,靖軒都要從中作梗。美璃告訴小翠,說王爺把休書給撕了,並答應自己生下這個孩子。可是自己卻看得出來,他做這個決定心裡有多苦,多絕望。小翠說,格格的心又何嘗不痛呢?美璃說,他因為舍不得自己,卻又甘願受這樣的屈辱,光他這份心意,就足以讓自己用生命保護他的孩子。皇上告訴太皇太後,說札穆郞不僅熟悉江南,而在籌備軍糧上也不錯,足可堪為這兩江總督之職。不過這次寧王和霍王卻聯名上奏,求薦圖哈出任,確實讓自己感到相當為難。老祖宗說,此事果然棘手,如果處理不好,後患無窮呀。同時她告訴皇上,說平時寧王和霍王不相往來,可最近頻頻上奏,所以他要皇上多多了解才是。小翠問美璃格格,說王爺不准她去見永赫,而今天卻又讓她去見他。美璃說,你以為靖軒好受嗎,他不止折磨美璃,也是在折磨自己。也許他有心想讓美璃難受,相反自己不覺得靖軒是在報復自己,反面覺得他是為了保護自己。所以美璃決定,自己更要保護好這個孩子,將來有一天,他會明白自己的苦心的。素瑩額娘去了慶王府,他們在一起嘮起了家常。素瑩額娘說,恭喜太福晉,馬上就可以抱孫子了。太福晉一聽便樂呵了起來。她說,如果美璃給自己生個孫子該多好呀。素瑩額娘聽到這裡,說素瑩,要趕緊回把勁,好再給太福晉添一金孫呀。這時美璃走了過來,太福晉見勢趕緊走上前扶著美璃,同時告訴她不要隨便的走動。看著太福晉如此的關心美璃,倒讓素瑩和她的額娘非常的生氣。喜兒拿著一瓶刨花油,一個不小心灑落到了地上。喜兒說,要是側福晉美璃從這兒走,滑倒是那自己的責任可就大了。素瑩聽到這裡,命喜兒只收拾那些太碎片,而不用整理那些刨花油。下雨了,美璃和小翠走在走廊裡,一個不小心,她踩到了那些刨花油便撤倒了。太醫給美璃診斷後說,確實萬幸,胎兒一切無恙。小翠本打算把刨花油的事情說出來,可卻遭到了美璃的阻止。承毅去看美璃,說起了她那天摔跤的事情。承毅告訴靖軒,說讓他以後得好好好的保護美璃和孩子的安全,以免發生意外。靖軒說,真要有什麼意外,只要美璃沒事就好。因為他們還年輕,懷孕的機會多得是,可美璃只有一個,當然比胎兒重要了。桑珠把觀音放到房間裡,她說應該把它們放到房間裡,才能求得子嗣呀。永赫一聽便笑了起來。因為觀音佛像放在房間裡是不敬的,放在大廳裡才能顯靈,所以他告訴桑珠以後請這些佛像的時候,最好先問清楚它們的擺放方式,否則很容易適得其反的。桑珠說,人家美璃都身懷六甲,自己也希望給永赫生個兒子啊。美璃在吃飯的時候,突然肚子疼了起來。太醫告訴說這是因為食用了不潔的食物導致的輕微的絞腸痧。幸虧救治的及時,現在已無大礙。當王爺得知今日的食物是小翠准備的,他不禁對小翠大打出手。小翠對美璃說,自己不怪王爺,自己明白,王爺是想借著打自己,去警告府裡的人,讓我們好好的伺候格格,絕對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錯了。
第32集
美璃和太福晉一起去廟裡上香,在那裡,兩名化妝成乞丐的人准備對付美璃,卻被靖軒派去的守衛及時給阻止了。而藏在暗處的永赫也看到了這一切。永赫回去向靜貴妃說,想不到靖軒會派守衛保護美璃,以至於自己這次才會失手。同地他向靜貴妃保證,說下次自己一定不會失手的。小翠告訴美璃,說她上個香慶王爺都派人保護她,這足以說話他很是很關心格格的。那是不是美璃也該表示一下?美璃聽後說,他為自己著想,自己當然心存感激,可是自己卻沒有辦法給他想要的答案。而此時的靖軒站在美璃的門外猶豫著。高圖說,格爾丹野心勃勃,如今已奪下了大半個蒙古,所以自己覺得他應該能能朝廷一戰。仇彪說大哥說的對呀,不如他們去投靠格爾泰,順便讓他利用龍藏經蠱惑民心,增加勝算。高圖聽後說,他確實值得投靠,不過他能否推翻清朝,還需觀望呀。所以高圖決定,在格爾泰勢力未穩之前,他們只需助他對抗朝廷,龍藏經的事絕對不提。皇上對靖軒說,格爾丹本來就狼子野心,倘若龍藏經再落入他手,他們肯定會利用此經大做文章,勢必會影響我軍士氣,更有可能造成我軍心大亂。靖軒說,不用讓他太過擔心,以自己推測,除非高圖已確定葛爾丹豐羽已滿,有足夠的實力對抗朝廷,在經此前,他是不會交出龍藏經的。皇上聽後同意靖軒的說法,他還說,為了安全起見,他命靖軒和圖哈趕赴葛爾丹,明為是代朕監軍,暗中是緝拿高圖歸案。圖哈非常的生氣,他說,皇上為了安撫寧王等人,封自己為鎮北大將軍,如今又派慶王爺監軍,讓自己聽命於他,自己豈能服氣呀。永赫說這或許是一個大好的機會呀。因為靜貴妃告訴自己,皇上之所以重用靖軒,是因為他希望靖軒從高圖手上搶回龍藏經。這樣一來,跟他一起出征,反而更容易要靖軒的命。素瑩去給美璃送去了楊梅子。因為素瑩知道,楊梅子和肉一起吃,就會產生食物中毒,而別人根本察覺不出來。美璃吃過之後,說果然好吃。此時素瑩勸美璃說,就算他吃不下去東西,但是也要為了胎兒的健康,也應該勉強自己多吃點肉才對。王爺正在吃飯的時候,小翠突然跑去告訴他,說格格暈倒了。於是大家趕忙趕了過去。太醫給美璃看過之後說,側福晉的確有中毒的跡象,不過慶幸的是,脈象平穩,沒有生命之憂。只有查出毒性才能對症下藥。小翠哭著給慶王爺跪下,她說自己每道菜都查驗之後才讓側福晉吃的,自己真的不知道她怎麼會中毒?太醫請求王爺,說查驗一下側福晉的晚膳,或許能找出原因。可是太醫查過之後,發現飯菜裡並沒有毒。太福晉告訴太醫,讓徹查此事,如果讓查出是誰,自己絕不輕饒。靖軒在那裡看著昏迷的美璃,他心裡在想,雖然自己不希望她留肚子裡的孩子,可是自己也舍不得她受苦,不管是誰想置她於死地,自己都一定不會放過他的。太皇太後在責備靖軒,說美璃差點中毒身亡,這麼大的事,如果不是太醫來報,他是不是打算隱而不報?靖軒說自己不是想隱瞞此事,而是害怕老祖宗擔心。老祖宗說,別的事自己或許可以不計較,但是這事有關美璃的性命,自己一定要追究到底。所以她要靖軒嚴加查辦。老祖宗說,素瑩為保住地位而動了殺機。靖軒聽後說,自己知道素瑩的嫌疑最大,可是在沒有證據之前,我們是很難將她治罪的。所以太皇太皇要求靖軒要不動聲色的暗中觀察,必然可以查出珠絲馬跡。
第33集
老祖宗告訴美璃,說一個女人對自己的丈夫,不管什麼事他讓自己不開心,都要盡量的原諒他。越怪他,他會越走越遠。美璃說,他對自己的事了點點滴滴都在心頭,現在也有可能是他怪自己負了他。老祖宗聽後說,既然明白他對自己的好,就更應該加倍的回報,至少應該關心他,勤寫家書,讓他深刻體會到人的體貼呀。靖軒給美璃寫了信,她本打算回信,可想了半天都沒有寫半個字。因為她知道,靖軒無非就是想從自己這裡得到答案。最後她提筆寫了四個字,一切安好。美璃碰上了靜貴妃,於是便向她請安。靜貴妃卻告訴她,說她要是閃了腰或是岔了氣,老祖宗不要追究自己的責任呢。她還說美璃在自己面前就別謙虛了,因為美璃現在可是嬌貴著呢,稍微出點什麼事,全部都弄得雞犬不寧,自己可不像素瑩一樣,背上莫虛有的罪名,到頭來差點被人逼死。靜貴妃當著美璃的面對小順子說,這有些人哪,本來就對自己居心不良,如果要是想嫁禍或栽贓自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呀。永赫說這次有機會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要了靖軒的命。因為靖軒和阿爾尼說得非常明白,如果沒有皇上的命令,絕對不能開戰,所以,只要他們硬逼著靖軒開戰,他豈不是背上了抗旨不遵的罪名。這樣一來,不僅順了靜貴妃的意思,讓他死無葬身之地,而且還會讓他身敗名裂。承毅跑去告訴靖軒,說他發現永赫父子確實可疑,恐怕對他真的是心懷不軌呀。靖軒聽後告訴承毅,說自己要告訴他一件事情,但是承毅聽到後得保證不跟自己翻臉。靖軒說,他這次之所以找承毅來,因為他是自己的兄弟,自己信任他。他要承毅帶著自己旗下的親兵潛入葛爾丹軍營,活捉朝廷欽犯高圖及仇彪。素瑩在喝湯的時候,突然覺得惡心,太福晉看後趕緊傳來了太醫。太醫把完脈後,確定素瑩是有喜了。小翠在那裡念叨著,說格格生男孩,大福晉生女兒。因為她覺得,只有格格生了男孩,在這個家裡才會有地位的。美璃去看了素瑩,並給她花了一個多小時熬了一些湯。美璃走後,素瑩吩咐喜兒,說把湯給倒掉,她還說,跟自己玩這種小把戲。慶王在跟可汗談判的時候,手下突然來報。原來承毅在軍營裡發現了高圖的仇彪。可高圖卻大喊,說是清兵來了。於是士兵都在全力抓捕承毅。可汗說慶王是奸詐,一面在這裡談判,一面判兵行刺他的軍營。盡管慶王怎麼,可汗就是聽不下去。
第34集
素瑩的父母跑去恭喜女兒。這時她的額娘說,讓她不要大意了,萬一美璃生的是兒子,而素瑩生了女兒怎麼辦?素寶說,如果老天真要如此捉弄自己,那麼自己也沒有什麼辦法了,只能繼續生了。這時她的阿瑪在那裡笑了起來。他說美璃能否順利生下這一胎,那是老天爺也做不了主的。他讓素瑩相信自己。承毅告訴靖軒,說自己親眼看到高圖和仇彪藏在葛爾圖部隊裡,只可惜當時只身一人,無法將他們擒拿。靖軒說,此事切忌莽撞,以身犯險,並說他能夠全身而退就算是幸運的。圖哈在那裡哈哈大笑,他說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想不到一名刺客就毀了慶王的任務啊。這慶王爺向來高傲,可現在談判失敗,他難逃失職之責。所以看他怎麼向皇上交待。可永赫卻說,一個小小的失職能有多大的罪,難消自己心頭之恨。永赫說,只要讓自己逮著機會,那麼慶王爺就等著受死吧。美璃坐著轎子正在街上走著,突然對著沖出來一匹馬,害得美璃的轎子摔在了那裡。老祖宗給美璃准備了安胎藥,並告訴美璃,太醫已經替她把過脈了,胎兒安然無恙。老祖宗說,這次不能等閒視之,自己一定要把肇事人找出來,問個明白。美璃說這應該只是個簡單的意外。王爺來信了,他交待大福晉那邊全換新的。而他給美璃的信上只有四個字——安好勿念。老祖宗招太福晉進宮,向她說起那天美璃被馬匹撞翻的事情。同時他告訴太福晉,說她有兩個媳婦,生的孩子都是孫兒,而且太福晉也答應過自己,會好好照顧美璃。因為美璃沒有父母,所以她讓太福晉好好的疼愛美璃。素瑩額娘給素瑩送去了一些小孩子們衣物。太福晉一看全是男丁的衣服,於是他們便說起,素瑩這回肯定是個男孩。這時美璃走了過來。太福晉說,素瑩額娘也給美璃准備了一份,可打開一看,全是女孩子穿的。素瑩上前趕忙解釋說,小孩子的衣物不分男女,再者說紅色也是吉利的意思。素瑩額娘說,美璃先生個女孩子,素瑩再生個男孩子,那麼一個女兒一個兒子剛好湊成一個好字。承毅帶領著幾名手下化妝成蒙古人,沖進軍營找到了高圖和仇彪。仇彪為了救高圖,不禁身上中了一刀便死去了。承毅見外面圍來了好多的士兵,於是決定趕緊撤。在城樓上,靖軒遠遠的看到承毅被後面的人追殺著,於是他命手下打開了城門。就在靖軒救承毅的時候,阿爾尼率兵沖了出去,和敵人打了起來。因為阿爾尼的莽撞,不幸中了葛爾丹的埋伏。
第35集
慶王爺在和葛爾丹打斗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高圖,於是他便沖了過去向高圖尋找龍藏經的下落。在他們雙方打斗的時候,高圖被靖軒給殺死了。正當靖軒要從高圖身上找到龍藏經的時候,他突然看到永赫就要被葛爾丹殺死了,於是他便沖了過去救起了永赫。圖哈在跟敵人打斗的時候,身子往後退,差點被躺在地上的高圖絆倒。圖哈一看是高圖,於是便從他的身上拿出了龍藏經,藏在了自己的身上。靖軒他們撤退的時候,他把死去的高圖帶了回去。可是他怎麼找都沒有找到龍藏經。靖軒在那裡想著,說自己當時真不應該失手殺了他,這高圖一死,線索又斷了,這可叫自己如何向皇上交待呀。正在這時,承毅走了過來。他告訴靖軒,說阿爾尼將軍死於峽谷之中。靖軒說,他死有余辜,因為他太沖動了。承毅說這次軍隊傷亡慘重,接下來該怎麼辦?靖軒讓他先去安撫一下受傷的士兵,然後加強戒備,謹防葛爾丹來襲。還有不管葛爾丹如何挑釁,都不要做出任何回應。承毅向靖軒說起,因為自己靖軒才打開的城門。而這次我軍傷亡慘重,都是自己不好。靖軒說是自己監軍不利,該負責的是自己。自己已經呈報皇上,自請其罪。承毅覺得這樣不好,因為靖軒是為了救自己才犯下這麼大的錯誤,怎麼能讓他替自己背黑鍋呢?皇上看到靖軒的信後非常生氣,他說一句自請處分就交待的了嗎?寧王說,此事尚有疑點,還是等查清之後再做處分哪。皇上說,靖軒不顧自己的命令,擅自出兵,如若不處分他,叫自己如何立威?於是他命德分分傳令下去,叫圖哈押解慶王爺回京師問罪。而守城之事交由裕親王福全。當慶王府裡知道靖軒的事情後,大家都在那裡亂成了一片。美璃說,當務之急是想辦法怎麼辦靖軒給救出來?所以美璃決定,去求老祖宗幫忙此事。美璃告訴老祖宗,說靖軒出此差錯,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所以他請老祖宗去跟皇上說說,一定要調查清楚再說。老祖宗說,不光他們擔心靖軒的安全,自己也擔心呀。就算他們不來求自己,自己也不會袖手觀光的,只是此事事關重大,還是等靖軒一行人回來再作打算。皇上告訴老祖宗,說靖軒屢次違反皇命,自己都不予理睬,而這次恐怕難以善了。老祖宗說,靖軒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所以此次肯定事出有由。皇上說自己了解靖軒,但這一次實在是後果太嚴重了,大損國威,所以這次不能不再懲辦他了,除非,靖軒能把龍藏經帶回來,自己還能替他脫罪。
第36集
皇上召永赫父子兩個人進宮。圖哈告訴皇上,說是慶王爺首先開城門迎戰的,自己試圖阻止,但慶王爺一意孤行,自己也無可奈何,只好隨之應戰。而可憐的阿爾尼將軍殉職在峽谷中。永赫說,交戰中,慶王一直在尋找一個人,自己後來才得知他找的是高圖。自己親眼見慶王將高圖所殺,並且將屍體運回守城,從頭到尾不假他人之手。皇上聽完這些後非常的生氣。美璃托著身體爭匆匆的找到老祖宗,說靖軒被關進宗人府,所以她想請老祖宗救救他。老祖宗說,這事自己要有辦法能不幫忙嗎?再者皇上正在審理此事,自己也不能插手。美璃祈求老祖宗,說自己想見見靖軒。老祖宗說此事自己可以幫忙。永赫在宮裡碰到了美璃,當他看到美璃差點摔倒的時候,不禁上前去關心起他來。當永赫得知美璃這樣急匆匆的是為了趕去宗人府見靖軒的時候,他非常的不高興。寧王找到永赫,向他證實一件事情。因為寧王聽說永赫私下慫恿朝臣們上折參奏靖軒。而永赫聽後卻不承認,並讓寧王千萬不要聽信他人。永赫還說,寧王跟靖軒是甥舅關系,也就是說,靖軒是自己的表哥,所以自己在皇上面前美言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去參奏他呢。寧王告誡永赫,說皇上已經在撤手調查此事了,所以他不希望永赫參合其中,否則一但連累桑珠的話,自己可饒不了他。皇上寢食難安,為了靖軒的事情,所以他去找了老祖宗。皇上說,承毅,圖哈,永赫的證詞都證實當時只有靖軒一個人接觸到了高圖,按理說以靖軒的才智和經驗,在沒有拿到龍藏經之前,他該留下活口,而他恰恰是急於殺了這個高圖,讓自己不得不懷疑他有殺人滅口,私藏龍藏經的嫌疑。老祖宗說自己不相信靖軒會圖謀不軌。所以他要皇上再給靖軒一次機會。皇上讓靖軒寫自白書澄清一切,可靖軒卻只寫了八個字。這讓皇上非常的生氣。老祖宗對皇上說,虧他們兄弟交往深厚,相知相惜,難道看不出這八個字裡,隱含了靖軒多少怨懟嗎?可皇上卻覺得,靖軒損耗了國力,龍藏經又下落不明,難道他不應該給自己個解釋嗎?老祖宗卻為靖軒打抱不平。說靖軒自認為對皇上忠心耿耿,而皇上卻疑心他私藏龍藏經,圖謀不軌,所以他現在一定感到非常委屈。皇上說自己要以不追究龍藏經的事情,但是靖軒違抗皇命,私自出兵,除非他找到新的證據證明他是清白的,否則,恐難辭其咎。永赫拿著龍藏經說,看來這次靖軒是在劫難逃了。圖哈接著說,如果皇上能在慶王府找到這本龍藏經,那就更證明慶王爺欺騙朝廷的陰謀,人贓俱在,如此一來,慶王爺更是百口莫辯。永赫聽後說,萬萬不可,因為靖軒一路上被押解回來,根本沒回過家。圖哈說該不是永赫還在想著美璃,怕此事牽連到美璃吧。美璃去宗人府看了靖軒,到了那裡,她便給靖軒跪了下來。她說自己以謙王爺女兒的身份,感謝他替自己殺了高圖,報了殺父之仇。其次她以慶王側福晉的身份,請他寫下自白書。因為他是慶王府唯一的希望,就算他不為自己,也得為額娘還有素瑩母子好好活著。美璃請求靖軒,不要因為倔強,而放棄生著的權利。靖軒說,自己的生死是由皇上決定的。
第37集
老祖宗看過靖軒的自白書後,她告訴皇上,說此事果然有蹊蹺,永赫從未提過靖軒殺了高圖之後,從葛爾丹手上把他救出來的事情。皇上說,這個空檔足可以讓他錯失了取龍藏經的機會。此時的皇上在猜測著,如果靖軒和永赫在忙著對付葛爾丹的時候,是誰暗中取走了龍藏經呢?是圖哈還是龍毅?老祖宗說,他們兩個誰都有可能。美璃去了哈府,他有事想當面問問永赫。桑珠本打算叫永赫出來,可是應如卻阻止了她。她告訴美璃,永赫不在府裡,請她回去。美璃一直站在哈府外等著永赫出來見自己。當桑珠得知表嫂一直在外在站著的時候,便想讓她進來坐兒。可應如卻說,她愛站就讓她在那兒站著吧,站累了,她自然就會走了了。最後桑珠沒辦法,只得勸美璃離開。永赫得知美璃站在外面等自己的時候,不禁沖出去要見她。圖哈見此趕緊上前阻止。下雨了,永赫猶豫了那麼久還是出去見到了美璃。美璃質問永赫,為什麼沒有告訴皇上靖軒救他的事情,是不是他恨靖軒?風開始永赫還不承認,最後發瘋了似的說,自己就是恨靖軒,雖然他救過自己,但也不能彌補他對自己的傷害。要不是因為靖軒,自己怎麼會忍受失去美璃的痛苦,他大喊為什麼?美璃說誰沒有痛苦的時候,自己曾經也怨過,恨過靖軒,但是他畢竟做到了所有的承諾:保永赫無罪,善待自己。所以美璃告訴永赫,不要讓他心懷仇恨,否則的話,他永遠都不會快樂,這樣不僅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桑珠。桑珠在後面聽著他們之間的談話,不禁哭了起來。永赫回到房間,看到桑珠一個人呆呆的坐在那裡。桑珠說,永赫對自己沒有真感情,欺騙自己,利用自己,自己都可以不計較,可是自己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成為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桑珠說,自己一直以為永赫是一個好人,可自己萬萬沒想到,他會心懷惡意去害表哥。所以桑珠勸他,讓他放下仇恨,去做該做的事情,自己就不會對他失望了。美璃去見老祖宗的時候,碰到了靜貴妃,靜貴妃對他說,看她挺著個大肚子跑來跑去的,挺辛苦,所以他那孩子還是別生了,否則孩子一出生就沒有了阿瑪,他和他的額娘一樣是個掃把星。美璃聽後告訴她,說孩子是無辜的,所以請她不要那樣說。同時他告訴靜貴妃,說自己相信王爺的清白,皇上一定會還他們一個公道的。應如問圖哈,說真打算把龍藏經藏在府裡嗎?圖哈說,只有這樣才可以搬倒慶王爺。應如說,慶王現在都在宗人府了,何必要對他趕盡殺絕呢?圖哈說,慶王的大福晉還有側福晉都懷了身孕,將來他的兒子難不成要為他翻案。為了免除後患就應該斬草除根。應如說,這樣一來,美璃不是也會受到牽連嗎?圖哈聽到這裡非常生氣,說要不是因為她,永赫能受這麼大的恥辱嗎?讓她跟著慶王一起陪葬,不足為惜。站在門口的永赫聽到了阿瑪和額娘的談話。永赫溜進了阿瑪的房間,他猶豫再三,還是將那龍藏經偷了出來。於是他便去找了美璃。他告訴美璃,說她的心裡只有靖軒,而自己的心裡從來都沒有把她忘記。為了報奪妻之恨,自己無時無刻都在想怎麼置靖軒於死地。一直以為只要靖軒一死,美璃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邊。可是經過這麼多事自己才明白,她不會回來了。永赫哭著說,自己雖然不能成為她心目前中的英雄,但是最起碼自己不能讓心目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看不起自己,甚至恨自己。最後,永赫親手把龍藏經還有一封信給了美璃,說這可以救靖軒的命。美璃見永赫倒下了,於是便上前問怎麼回事?永赫說,自己既不能負她,也不能負阿瑪,所以自己在來之前就已經服下了毒藥。
第38集
桑珠半夜做惡夢醒來發現永赫不在房間裡,這時她在桌子上看見了那封永赫留給自己的信。當桑珠看完信後,不禁哭了起來。美璃把龍藏經和那封信交給了皇上,皇上看後說,有了這兩項證據,足可以證明靖軒他沒有違抗聖旨,擅自出兵,是阿爾尼在永赫的慫恿下,魯莽行事,才使朝廷蒙受了損失,理應還靖軒一個清白。老祖宗說,永赫雖然因為仇恨蒙蔽了心,一時犯了錯誤,不過他能夠及時的悔改,以死全孝,一心承擔了所有的罪過。皇上說自己可以答應永赫其罪不央及妻屬,但圖哈心存不軌,死罪可饒,活罪難逃。太醫給桑珠診斷後告訴她,說她有喜了。桑珠哭著喊著永赫,告訴他,他們有孩子了。但只要自己一想起這孩子連阿瑪的面都見不著的時候,自己就心如刀絞。這可叫自己如何承受呀。正在這時,丫鬟向應如稟告,說少爺回來了。應如和桑珠一起跑了過去。桑珠抱著永赫,說自己還沒來得及告訴他,他要當阿瑪了, 她要永赫起來看看自己。桑珠在那裡哭著說著,說永赫留下自己一個人,可叫自己怎麼活呀。圖哈說,是自己害了桑珠,也害死了永赫,是自己對他挑動仇恨,慫恿他一心勁兒報仇,結果害他走上了絕路呀。他們一家人抱著永赫哭得肝腸寸斷的。美璃快要生了,老祖宗一直在外面守著她。終於美璃生了,她生了一個白胖小子。雖然兒子早產,但她的兒子卻非常的健壯。靜貴妃求皇帝饒了自己,說自己是一時的糊涂。皇上說她是咎由自取。靜貴妃拉著皇上,說他曾經答應過姐姐,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所以她請皇上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讓皇上放過自己。皇上告訴她,如果不是她一直心懷仇恨,放不下那些恩怨,說不定她真的會成為自己的皇後。最後皇上還是甩開了靜貴妃的手。皇上下了聖旨,說霍王爺和靜貴妃,父女勾結,挾怨報復,禍害忠良,勾結圖哈,危亂軍紀,損我國威,罪無可恕,霍王貶為庶民,靜貴妃打入冷宮,圖哈摘去官職,發配邊疆,永不准回京。慶王爺遭人陷害,經聖上查明真相,還以清白,即刻起無罪釋放。老祖宗告訴靖軒,說美璃生了個大胖小子,跟他小時候一個樣兒。靖軒聽到這裡,猛的一驚。他去看了美璃,感謝她為自己所做的一切。當他准備看孩子們的時候,美璃趕忙阻止,因為她害怕靖軒會傷害小家伙。靖軒說,不管怎麼樣,永赫都因自己而死,自己一定會好好的把這孩子撫養成人,算是還她一個恩情。美璃告訴他,說這是他的兒子,是他們兩個人的孩子,可他為什麼就是不肯相信自己呢,說著說著,美璃便哭了起來。王爺給了張濟兩份血跡,他要張濟去驗一下它們是否有血緣關系?同時他告訴張濟,說此事事關重大,不得向任何人提起。素瑩的丫鬟喜兒聽到了此話,於是急匆匆的去告訴給了素瑩。札穆郞得知後,馬不停蹄的去找了張濟。札穆郞一路跟蹤張濟到了一家醫館。札穆郞告訴夫人,說靖軒讓張濟去外面的醫館驗血跡,而沒有能過太醫院,這肯定是他不想讓皇族裡的人知道。想想,皇族裡誰生了孩子?夫人說是美璃呀。札穆郞說對了,說是美璃為了迎救慶王爺,奔波所致早產,可如果事實不是如此,是足月生的孩子呢?夫人說不可能,除非……夫人猜測難怪慶王爺要急著迎娶美璃,恐怕是藏不住了吧?
第39集
桑珠在那裡想著自己跟永赫之前的點點滴滴,同時他在心裡想著,讓永赫安心的去,等他們的孩子長大後,自己一定會告訴他,說他的阿瑪是最偉大的英雄。張濟告訴慶王,說他已經找人驗過,這兩份血跡沒有血緣關系。靖軒心裡在想,自己都說了會好好的撫養這個孩子的,可美璃又何苦要騙自己呢?美璃回到了慶王府,太福晉看到她的孫子高興的不得了。而靖軒看到孩子時卻不冷不熱的。素瑩告訴額娘,說太福晉是一直抱著孫兒不肯撒手,她現在是有孫萬事足。額娘說素瑩,怎麼跟沒事人似的,現在美璃明擺生的事兒子,萬一她將來生的是女兒怎麼辦?同時他告訴素瑩,說外面都在傳美璃孩子的事。傳言說誰知道允恪是不是早產,萬一是足月的,要不然,那孩子怎麼長得那麼強壯呢?所以這就代表允恪不是靖軒的。玉如告訴老祖宗,說不知道誰在亂嚼舌根子,現在宮裡流言到處飛,說美璃的兒子壯得跟足月生的一樣,還說算算時間,說不定沒過門就懷孕了,說不定這孩子不是靖軒的。老祖宗聽後非常的生氣,所以傳話下去,誰在亂嚼舌根子,自己就割了誰的舌頭。素瑩也在跟太福晉說起孩子的事情,此時太福晉想起了靖軒那天手受傷的事情。當靖軒走過來,剛好聽到素瑩他們的談話。靖軒大發脾氣,並說是不是自己的兒子自己不知道嗎?還說允恪就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以後誰都不許再談論此事。靖軒去了美璃那裡,他支走小翠,單獨跟美璃說了幾句話。他告訴美璃,說自己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允恪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但是自己說過會好好的撫養他,所以請她以後不要再騙自己說允恪是自己的親生兒子。美璃聽到這些話,並沒有解釋什麼,只是傷心在坐在那裡哭了起來。皇上拿出龍藏經,說都是因為它,讓自己損失了多少軍力。所以他告訴老祖宗,覺得留著它終究是個禍害,因為世間難免不會出現第二個高圖再去竊取它。老祖宗說,野心這徒比比皆是,既然有了泥金所著的龍藏經,這手抄本似乎沒有傳世的必要了。皇上覺得,不如將此經祭天,順便昭告天下,世上再無龍藏經,以永絕後患。桑珠生了,生下了一個女兒。當桑珠得知自己生了個女兒的時候,不禁哭了起來。應如勸他,說不管生個女兒還是兒子,永赫總算是有後了,都值得高興。美璃告訴太福晉,說桑珠生了,問她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看看她。太福晉聽後說,兩家的恩怨清了,但是見面難免會有些尷尬,所以他要美璃幫自己多關心關心桑珠。寧王去找看望桑珠,他要女兒跟自己一起回去,因為他不忍心看著女兒受苦。可桑珠卻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哪有再回王府的規矩。盡管寧王有百般的舍不是女兒,但是他還是答應了桑珠的請求。美璃去看望桑珠,臨走的時候應如叫住了他。她問美璃,說允恪是不是永赫的孩子?美璃回答她,不是。
第40集
當應如證實允恪不是永赫的孩子時,不禁哭了起來。美璃勸她不要難過。而此時,桑珠在門口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靖軒在和素瑩的兒子允玨玩著,他告訴兒子,說等他長大了要像自己一樣去打仗去。還說慶王爺的兒子哪能不會打仗呢。素瑩告訴靖軒,說讓他以後多抽點時間來陪陪允玨,多教教他,這樣他才能學得跟他一樣有本事。這時手下來報,說佟大人來了,准備允恪少爺的周歲宴。素瑩聽到這些不禁有些生氣。玉嬤嬤給允恪送去了周歲禮,那是老祖宗親手縫制的一件小兒新衣。美璃說這可叫自己怎麼報答老祖宗呀,並說改天自己一定會帶著允恪一起進宮見老祖宗的。札穆郞和夫人一起去慶王府,才得知靖軒為允恪周歲而在准備著。札穆郞夫人說,不過是一個庶長子,有必要這樣嗎?素瑩一聽趕忙阻止,因為他害怕靖軒聽到了又該發脾氣了。喜兒告訴夫人,說慶王爺只知道為側福晉母子的事忙進忙出,不只冷落了素瑩小姐,也忽略了允玨少爺,小姐心裡正不舒服著。皇上來宣旨了,說允玨聰明伶俐,依大清祖法,特封他為世子。同時德公公告訴靖軒,說皇上今日賜宴,請他跟世子一起過去。靖軒告訴德公公,說今天是自己的大兒子允恪的周歲生日,可不可以先抓了周再進宮?札穆郞聽後說,這恐怕會誤了皇上所定的吉時,傷了皇上的美意呀?太福晉說,傷了皇上的美意不好,改天給允恪再辦也不是不可以。靖軒說自己只是希望兩全其美。可是靖軒最後還是帶著允玨一起進了宮。美璃一直等到很晚,靖軒也沒有過去。允玨一直哭個不停,只要靖軒一抱他就不哭了。當靖軒剛把允玨哄睡,自己准備離開的時候,素瑩為了不讓靖軒離開,狠狠的捏了允玨的屁股,所以靖軒又不得不留了下來。第二天,靖軒去向美璃解釋昨天的事情。美璃卻不聽他的解釋,說自己和小翠已經幫允恪抓過周了。美璃說靖軒之前幫允恪做的,自己都看到了,所以謝謝他。靖軒送給了允恪一個鐲子,當他一摸允恪的時候,允恪就會哭,而且他還不讓靖軒抱。所以靖軒說,畢竟這孩子不跟自己親。美璃聽到這些並沒多做解釋。承毅去看了美璃,美璃告訴他,自己從來都沒有求過什麼,現在只希望允恪不要因為自己這個額娘的身份,受到歧視。她說身為額娘,誰希望自己的孩子受到冷落啊,自己只不過希望允恪能夠多得到一些阿瑪的關愛。靖軒在一旁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允恪發起了高燒,所以趕快傳來了太醫。太醫告訴慶王爺,說允恪內熱過盛,他得的是重度幼兒急疹,也稱為幼兒玫瑰疹,接下來還要出疹,此時尤為重要,還需要讓疹子全部出完,否則疹子潛於身體之內,恐怕心肺將受到嚴重感染而致命。如果府上有其它的小孩子,應當防止感染。晚上,靖軒在那裡做惡夢。他夢到允恪死了,而美璃哭得非常的傷心。美璃說,允恪是他們的孩子,靖軒連看都不看它一眼。允格死了,自己也不會活著的。她說靖軒什麼都不明白,他從來都沒有真心地接受過允恪,他一直覺得,允恪是他們之間的阻礙,甚至希望他病死最好,對不對?美璃說靖軒錯了,並說靖軒有多愛自己,自己就有多愛允恪,既然這個孩子這麼難讓他接受,那麼自己就會永遠的離開他。靖軒醒來,出了一頭汗,這時他聽見允恪在那裡哭個不停,於是他便趕了過去。

陸劇《傾城絕戀》41-49集劇情 »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