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17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港劇介紹 /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17-32集劇情線上看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17-32集劇情線上看
2013-01-15          線上看人次: 5880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17-32集劇情線上看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17-32集劇情線上看

第17集 愛情夢碎 心痛欲絕
為助病人 自願隔離

在火車站外等候葵花的三水,竟看到衛生局人員把昏迷了的葵花帶到貨車上;為不讓葵花被帶進隔離的醫院,三水奮不顧身地把貨車弄停,趁混亂把葵花帶走。雷剛父子協助三水避過追捕,合力把葵花送到寶芝林;飛鴻證實葵花染上鼠疫後,不理三水如何請求他救急葵花,堅持要送她到醫院。當眾人到達醫院後,飛鴻竟提出讓自己進入醫院內照顧病人,直到隔離命令取消;看到飛鴻的捨己精神,桂蘭亦相隨進入醫院。

雪喬病發 接受注射

飛鴻在醫院內替病人施以針灸減輕痛楚,葵花醒來時則發現桂蘭在自己身旁;桂蘭在病房照顧病人時,發覺當拐子佬的小猴也被衛生局人員捉到醫院內隔離,但卻發現他根本沒有患病。桂蘭請比自己早入醫院的小猴協助,替自己尋找一位患病的小孩,因她答應小孩的母親將玩偶交予她的兒子。飛鴻看到留在醫院中的雪喬現出疲態,提醒她應讓自己休息,說時遲那時快,雪喬不支暈倒,更被證實染上鼠疫……

因沒有血清,廣州市被鼠疫的死亡恐怖所籠罩,在市政廳會議上,董銘指三天後市長回來時,便會向他提出引咎請辭,乙恆聽後心中大樂;慶圖得知董銘將下台,問乙恆何時會拿出血清拯救市民,想不到乙恆竟說出繼續靜觀其變。為了找血清醫治葵花,三水與正龍四出尋找,三水得到消息有血清出賣,但最終發現……雷剛欲帶正龍一起前往韶關避開鼠疫,但吃飯時正龍卻提出反對,指自己所有的朋友都在廣州。

飛鴻看到桂蘭抱著小男孩的玩偶傷心流淚,只得以自己的經驗來安慰桂蘭,說服她盡快把玩偶火化。躺在病床上休養的雪喬,突然被人抱離醫院帶到車上;原來慶圖安排了下屬接走雪喬,要車上的醫生立刻替她注射血清,想不到這事竟被剛到醫院的正龍與三水看見……看見女兒回到家中休息,乙恆吩咐慶圖即使雪喬甦醒過來後也不能讓她再回到醫院;當乙恆正打算出發到倉庫時,正龍與三水突然出現,三水更扶著車窗請乙恆讓出血清救葵花。

正龍三水 成為英雄

得醒過來的雪喬提點,正龍與三水騎著單車追趕乙恆的車子,而三水在途中被一物件擲中墮車,但卻發現該物件可能是相關線索,最終兩人找到收藏血清之倉庫。當正龍趕往寶芝林請幫手之際,三水卻發現血清竟然被運走;為了阻止貨車開走,三水寧被眾歹徒毆打……血清終讓廣州市民脫離鼠疫肆虐,而眾傳媒到醫院訪問找出血清的寶芝林眾人,但三水卻只欲探望葵花,沒有理會採訪;三水在迷糊中續漸甦醒的葵花口中,聽到她說出心愛的人竟不是自己;桂蘭得知只好安慰三水。

第18集 雷剛失控 怒闖教堂
董銘請辭 市長接受

葵花看著坐在遠處不發一言的正龍,終忍不住問他,對自己喜歡他一事的看法,想不到正龍指沒有想過便離開。 正龍離開醫院準備到韶關與雷剛會合時遇到飛鴻,當他向飛鴻辭行時,飛鴻囑咐他要好好孝順雷剛,正龍首肯答允。 市長回到廣州後召開會議,雖然市長指天災人禍出現非可控制之事,但董銘指自己沒法控制疫情在廣州漫延而難辭其咎,因此向市長呈辭,而市長亦只得答應收下他的辭職信。

辦慶祝會 被邀出席

雖成功令到董銘辭職,但乙恆仍對血清被發現一事大發雷霆,更要慶圖盡力找出洩漏消息的內奸;晚上董銘致電到澳門,向對方透露乙恆在鼠疫時的冷血之舉……桂蘭探望葵花,更向她說出三水自那天後便沒有再回家,所以自己正四出尋找兄長;市政府的人員突然到臨寶芝林,原來市政府舉行「抗疫勝利慶祝大會」,將在會上頒發抗疫英雄的獎狀,而成功尋獲血清的寶芝林眾人,更被邀請參加及將上台接受獎狀。

三水打算離開廣州,但卻發現連日的車票已全數售出;三水欲購入高價黃牛票卻發覺不夠錢,這時正龍竟出手替三水付款,更指昔日三水也曾幫自己。 為乘搭明天的火車兩人在車站度宿,深宵時三水忍不住向正龍說出自己是如何羨慕他的心底話。 翌日慶祝會快要舉行時,飛鴻突然說出自己將不會參加,只咐囑眾徒弟代自己出席;飛鴻偕漢邦到茶樓時,飛鴻留意到漢邦把包子及菜留起了……

桂蘭向飛鴻解釋,自鼠疫過後不少家庭破碎,劫後餘生的人沒法覓得溫飽,因此添福示意將廚餘留下並煮一大盤飯分給沒飯吃的市民。 飛鴻跟隨桂蘭派飯,更看見饑民們搶飯吃的情景。

三水欲上火車時,驗票員指車票是假造不能上車;三水正向正龍訴苦水時,市政府的官員正趕至,原來他們一直尋找三水與正龍邀請他們出席慶祝會。 三水興高采烈地赴會,但當前往洗手間時遇上飄紅,更與她針鋒相對。

慶祝取消乙恆憤怒

獎狀開始頒發時三水沒有出現,當眾人與市長合照時,飛鴻突然出現在會場,更指出市政府原來沒有向居民提出協助;這時董銘亦帶領困苦的居民出現,指自己得飛鴻提點,決定收回辭職的請求。市長得悉一切後取消慶祝會全力救災,乙恆心感不滿;被毒打後的三水甦醒後回到會場,卻發覺人去樓空,不禁大受打擊。

雷剛從乙恆與添福口中得知,原來當年飛鴻在比賽前落藥對付自己後大為激動;雷剛闖入教堂破壞設施,更在雪喬前指自己不再相信神的教誨。

第19集 正龍揭穿 葵花謊言
乙恆支持 東山再起

乙恆帶雷剛回他的舊居,向雷剛訴說他當年如何風光,如何受飛鴻所害而失去一切;乙恆詞鋒突然一轉,指這地方已被他買下,亦決定贈送給雷剛讓他重新開設武館。 雷剛聽後大表感激,而乙恆更說會全力支持他向飛鴻報仇。晚上添福獨個在茶樓中發愁,添福回想最初得知乙恆欲抹黑飛鴻後提出反對更指責他,但乙恆不滿添福不服從反狠狠責罵他,並以昔日之事要脅;這時乙鳳突然出現,更問丈夫有何瞞著她……

三水墮落 毆打舊友

茶樓的員工到妓院嫖妓後不滿服務而拒結賬,之後他更發現三水原來在妓院中任打手睇場,於是拜託三水處理後便揚長而去。

三水追出要求付錢,對方不允竟被三水追打,而當三水將對方打倒在地後仍沒有停手,這時莫平現身出手阻止;莫平要求三水回家,但三水只是在對方身上取得錢後便頭也不回走向妓院。桂蘭回家看到莫平心情低落,他指看到三水墮落令他傷心不已……

在韶關車站等了一天的正龍,始終沒有看到父親的身影;當他回旅館時,發現桂蘭曾提過售賣嘉應子的涼果店;正龍回到旅館,發現跟隨自己一起到了韶關的葵花已煮了滿滿一桌的菜式。 當兩人吃飯中途,正龍竟心急欲寫信給桂蘭而置飯菜不理,葵花心中感不快。翌日葵花前往郵局替正龍把信與嘉應子寄給桂蘭時,最終竟把信丟掉了。 桂蘭到寶芝林,發現小猴已改邪歸正,留在寶芝林當打雜。

莫平吩咐桂蘭到酒樓,當桂蘭到達後發現飛鴻原來當上媒人欲為她介紹夫婿,桂蘭大發雷霆更指莫平與飛鴻沒有通知自己,最後更拂袖而去;莫平向桂蘭解釋女大當嫁,但桂蘭卻不予理會。早上桂蘭運水回酒樓時遇上飛鴻,她竟要求飛鴻不要多管閒事。廣州武術會館的師傅們向飛鴻談到雷剛重開雷家武館之事,飛鴻聽後覺得沒有問題,但當他聽到支持雷剛重開武館的是乙恆時,不禁眉頭深鎖。

葵花得知桂蘭心意

葵花發現桂蘭突然到韶關,刻意不讓她與正龍見面,但始終三人也遇上。正龍看到桂蘭出現而高興不已,但葵花卻悶悶不樂。晚上葵花問桂蘭突然前來的理由,更向桂蘭分析她其實是喜歡上飛鴻,勸桂蘭應忠於自己的感情。

翌日早上正龍發現桂蘭已離開,葵花指桂蘭只是途經韶關,目的是要往雲南找三水;正龍提出要到雲南協助桂蘭,葵花答應更與他一起出發。正龍為尋回鋼筆而折返旅館時遇見桂蘭離去,終得知葵花所說的全是謊話;當正龍回到火車站時,終忍不住揭穿葵花的謊言……

第20集 三水弄權 欺壓舊識
桂蘭表白 飛鴻愕然

桂蘭回到廣州後直接奔往寶芝林,當她得知飛鴻在診症房後,竟直接走到房中向飛鴻表白然後奪門而出;除了令飛鴻不知如何反應,連趕到門前聽到一切的徒兒也呆若木雞。

小猴帶著漢邦追出,小猴向桂蘭分析她當眾告白此舉,將會很快讓全廣州也得知此事……飛鴻到茶樓欲見莫平,想不到莫平見到飛鴻便面色一沉;莫平在調茶房教訓桂蘭,指他不會答應一個年紀能當桂蘭父親的人成為她的丈夫。

武館開幕 雷剛顯威

仍在妓院當打手的三水在報紙上看到雷剛的武館即將開幕,更得知武館得乙恆全力支持後,於是心生一計;收藏了雷剛那塊「廣州第一」牌匾的收買佬突然被人襲擊,牌匾更被搶去……武館正式開幕,在乙恆安排下,除了醒獅助興及達官貴人到場外,乙恆更成功請得市長出現恭賀雷剛,令他興奮不已。 這時廣州武術會館的眾師傅雖沒有收到雷剛的邀請,但他們卻帶著一塊牌匾到武館……

雷剛受不了挑釁與眾師傅大打出手,眾人不敵全被雷剛打倒,而當雷剛欲使出重擊之際,幸被剛趕回廣州的正龍出手阻止;當氣氛僵持不下時,三水突然帶著「廣州第一」的牌匾出現,更當眾大肆稱讚雷剛。 雷剛見兒子回來後,便對他說出在唐家聽到乙恆與添福的對話,但正龍卻不相信飛鴻暗算父親之事;雷剛在街上發現三水被打,當他替三水解圍後,三水說出自坐監後受到的歧視,令多年因病飄泊的雷剛感同身受,雷剛更要三水替自己工作。

正龍到茶樓找添福欲問出真相,當添福支吾以對時,乙恆突然出現;桂蘭遇到正龍,問他葵花是否與他一起回廣州,正龍只交代是自己獨自回來。

桂蘭看到有媒人突然帶來文訂到家,原來莫平私自決定把桂蘭嫁給雜貨店的少東。 桂蘭與莫平爭執之時,正龍終得知她喜歡上了飛鴻之事,不禁黯然離開。 晚上飛鴻與正龍回到已荒廢了的散仔館,飛鴻更最後一次向正龍教授雷家拳。

三水得勢 囂張橫蠻

三水看到雷剛與兒子為了飛鴻之事起爭執,更看到雷剛為發洩而一擊把木椿擊斷的驚人功力,於是想請雷剛傳授,但雷剛指這是雷家拳秘技,只能傳子。

武術會館眾人開會,欲請飛鴻連任會長,但飛鴻指自己已擔任了三屆會長欲推卻;這時三水出現,指自己代表雷剛,約武術會館眾師傅與雷剛見面。 成為雷剛得力弟子的三水衣錦榮歸地回茶樓探望莫平,卻被他出言趕走。茶樓員工看不慣三水的氣焰作弄他,卻被三水的手下捉拿。

第21集 擁抱飛鴻 真情盡現
飛鴻探望 被囚桂蘭

飛鴻替人看跌打時,得知雷家武館的門生四出惹事欺負人,心中暗感不滿;飛鴻從小猴口中得知桂蘭被莫平強迫嫁人,更把她困在家中之事。

飛鴻到順風裡莫平家探望桂蘭,桂蘭得知飛鴻到訪,隔著木門向他說出自己如何喜歡他。飛鴻離開時遇上正回家的莫平,莫平更要求飛鴻不要介入莫家的家事;眾武館的館主應雷剛之約,但進入後竟發現五層樓中竟被加建了一座擂台在當中。

桂蘭真情 打動飛鴻

雷剛出現後登上擂台,向眾館主提出自己欲擔任廣州武術會館的會長,要求以比武論勝負,以實力高者擔任會長。飛鴻面對雷剛的挑釁,說出自己根本不戀會長之位,更不會與雷剛比武。正龍到寶芝林找飛鴻,向他問及昔日有否加害雷剛之事;雷剛的門生在寶芝林外騷擾欲進內看病的街坊,但因飛鴻嚴令弟子不能與雷剛的門生衝突,於是只得白白看他們出言羞辱飛鴻,想不到正龍竟看不過眼出手阻止。

正龍回到雷家武館,除指責父親派人騷擾寶芝林外,更說相信飛鴻沒有加害於他,父子為此爭持不下;這時三水趁機煽風點火,令雷剛出言要斷絕關係,盛怒中說出收三水為大弟子,傳他雷家拳法。桂蘭出嫁前夕,莫平拜祭桂蘭父母,但當桂蘭上香時,在父母的靈位前仍堅持不肯出嫁;再當苦力自力更生的正龍,在吃飯時得知桂蘭即將出嫁時,竟看到飛鴻經過。

正龍向飛鴻提到桂蘭出嫁之事,但飛鴻卻指自己有事需到火車站;另一方面,花轎臨門時桂蘭仍拒絕下嫁。正當莫平強迫桂蘭上花轎時,正龍突然衝進順風裡,更說發生了火車出軌意外,飛鴻生死未卜……桂蘭穿著裙掛趕到火車站,在死傷者中嘗試尋找飛鴻,當她看到飛鴻出現在自己眼前時,終忍不住緊緊擁抱著他。飛鴻偕桂蘭到莫家與莫平談婚事,卻被莫平冷言對待,桂蘭欲說服莫平,但他竟說出要與桂蘭三擊掌脫離關係。

三水成功 揭穿姦情

三水在唐家等候雷剛時,竟看到飄紅正纏繞著慶圖,之後三水因此偷聽到重要的消息;翌日三水派人跟蹤飄紅,成功拍下她與人通姦的證據。三水約乙恆見面,將飄紅與姦夫交給他;當三水欲藉機向乙恆邀功,卻反被他掌摑責罵。

會館的師傅忍不住挑戰雷剛,結果被打傷而送到寶芝林治理,眾師傅要求飛鴻與雷剛對戰,但飛鴻指不想加深與雷剛之間的誤會而拒絕出手。小猴與漢邦伴陪桂蘭帶著禮品回家,她向莫平說出將與飛鴻成婚之事,惹得莫平大怒。

第22集 使盡全力 撲殺莫平
莫平出席 桂蘭婚宴

看到莫平怒不可遏,小猴忍不住替桂蘭說項,但結果仍是無功而回。桂蘭哀求莫平答應出席自己與飛鴻的婚宴不果,只得在順風裡外呆坐;正龍陪伴在旁,聽著桂蘭說出有多重視莫平。

正龍待桂蘭離去後往找莫平,向他說出自己對婚事的意見。在飛鴻與桂蘭成婚當天,飛鴻特意一切從簡,只與眾徒弟在寶芝林設宴慶祝;但當眾人剛入席,便發現莫平現身寶芝林,原來他特意前來祝福二人。

莫平挺身 挑戰雷剛

雷剛領著三水與眾徒弟走進寶芝林,三水代雷剛送上恭賀飛鴻結婚的禮物,竟是一隻「縮頭烏龜」。飛鴻剛剛壓下衝動的徒弟時,會館的眾師傅卻聞風而至。雙方正劍拔弩張之際,莫平突然出面制止眾人,指現在是飛鴻婚宴,因此他要求飛鴻與桂蘭向自己奉茶行禮;但當飛鴻向莫平奉茶時,莫平竟出手打傷飛鴻的左手。看見眾人不懂反應,莫平說出飛鴻受傷不便與雷剛比武,因此由他代替與雷剛打擂台。

雷剛責怪三水所獻的計策引來與莫平一戰時,乙恆突然親身到訪。當他得知一切後,竟要求與雷剛私下詳談;乙恆向雷剛分析,如果想重奪廣州第一,成功擊倒黃飛鴻,就一定要置莫平於死地,這樣才可以迫得飛鴻出手,而在門外偷聽到此事的三水不禁大驚。晚上莫平向飛鴻解釋,他是不滿雷剛的所作所為而要與其一戰;回到順風裡後的莫平,竟發現三水前來勸說他不要與雷剛比武。

莫平向三水坦言,他與雷剛一戰就是為了讓三水醒覺,不想他再助紂為虐;三水自知無法說服莫平,竟挽起椅子偷襲莫平把他擊傷。

比武前,雷剛竟要求雙方立下「生死狀」;比武正式開始,帶傷上陣的莫平最初還能與雷剛鬥個旗鼓相當,但漸漸便苦苦力撐。雷剛一輪狂攻下,莫平被他緊緊扼著咽喉;雷剛將目光望向乙恆後,終決定下手把莫平擊斃。晚上桂蘭回到順風裡,竟發三水在莫家門外燒衣紙給莫平。

乙鳳得知 乙恆惡行

桂蘭指出莫平是為想三水改過才挑戰雷剛,但三水反而推卸責任,指是因為桂蘭嫁給飛鴻才間接害死莫平。

飛鴻在寶芝林替莫平設喪,正龍到達後竟代父親向桂蘭叩頭請罪;添福夫妻到場拜祭,乙鳳奇怪丈夫突然表現激動;雷剛與三水出現在靈堂,更出言挑釁,終令飛鴻答應與雷剛在莫平三七喪期過後比武。乙鳳發現添福自莫平死後神不守舍,在妻子多番追問後,添福終向乙鳳說出當年雷剛敗給飛鴻的真相。乙鳳聽後傷心不已,更阻止夫說出真相。

第23集 得知真相 雷剛狂怒
親自教授 妻子拳法

正式成為飛鴻妻子的桂蘭,雖以師母的身份打理寶芝林上下事務,但卻被小猴看穿,說她仍有偷偷觀看眾徒弟練武的情況,令她大感尷尬。飛鴻請桂蘭到天井說話,原來他指桂蘭已正式成為黃家人,因此能正式傳她武功;而飛鴻更教導桂蘭學習虎鶴雙形拳。雲楷取藥給飛鴻時,發現師傅的手傷仍甚嚴重,但飛鴻卻要求他不可透露手傷未癒之事,特別是不能讓桂蘭得知。

雷剛飛鴻 再次交手

正為自己有了身孕而高興的乙鳳,在街上遇到正龍;想不到乙鳳突然腹痛難當,幸得正龍幫助送往醫院。添福聞訊趕到醫院,發現妻子與胎兒無礙而鬆了一口氣;但這時乙鳳竟出言要求丈夫向雷剛說出真相,因她不想自己的罪孽連累下一代。另一方面,在乙恆的推薦下,於宴會上正式宣佈雷剛將出任警察局的武術教頭;在眾人紛紛向雷剛巴結,令他大感高興時,添福卻帶正龍到宴會中找他。

添福與雷剛父子辟室詳談,三水則在門外偷聽;添福終向雷剛說出廿多年前自己與乙恆的計謀,雷剛卻反駁為何與乙恆相遇後卻受到他的厚待……雷剛衝入乙恆的辦公室向他問罪,想不到乙恆竟冷靜地承認一切。在門外等候父親的正龍看到雷剛一言不發的離開,心中大惑不解;雷剛沒有回武館,三水只得要門生四出尋找,但通宵搜索後卻仍沒有發現。三水決定仍帶領門生到擂台,竟發現再遇上打扮高貴的葵花與日本商人德川同是欣賞比武的座上客。

當裁判正要宣佈飛鴻不戰而勝時,雷剛出現與飛鴻比武;飛鴻最初稍為佔優,但之後雷剛向飛鴻受傷未癒的左手猛攻,最終把飛鴻打出擂台勝出比武。三水與眾門生正恭賀雷剛打敗飛鴻及將成為會長之際,乙恆亦帶德川與葵花到賀;兩方言談甚歡之際正龍突然出現,雷剛與兒子在內堂爭執,正龍終拂袖而去。寶芝林一片愁雲慘霧中,正龍現身代父親向飛鴻道歉;葵花重回廣州後探望桂蘭,但桂蘭卻發覺她對正龍變得冷淡不已。

三水成功 討好德川

慶圖帶德川到郊外視察,商討如何讓德川大展拳腳時,葵花突然感到不適,德川以汽車載她往醫院,但卻發現道路被貨物所阻。德川欲抱葵花到醫院時,三水適時出現協助德川。當醫生證實葵花沒有大礙後,德川向三水大表感激,更在乙恆前極力讚賞他。德川到市政廳把信交給乙恆過目;原來這是市長寄往北平,提出推薦董銘出任市長的信件。三水在門外等候德川時,竟說出得知慶圖出賣乙恆之事以要脅他。當市長與董銘茶聚時,市長突然被刺客槍殺。

第24集 飛鴻細心 桂蘭感動
董銘屈服 乙恆淫威

董銘衝進乙恆的辦公室,指他是行刺市長的主謀;想不到乙恆竟好整以暇地應付他,之後說董銘才是殺市長的嫌疑犯,表示董銘的手下可以做證。看到董銘明白自己的手下已被收買了後,乙恆施施然把門打開,讓他看見警察局的副局長在外等候,乙恆指明已有警察到董銘的辦公室進行搜查,更說「一定會搜出罪證」。看到董銘無力反抗頹然坐下後,乙恆要脅董銘歸順,支持自己成為下任市長。

飛鴻遣散 門下弟子

警察突然帶了一對男女進入寶芝林,該對男女指寶芝林開的藥令母親吃下後昏迷不醒,雲楷說從沒見過該對男女,指寶芝林是被冤枉,但警察卻說已發出命令不讓寶芝林行醫。正龍看見桂蘭氣沖沖地離開寶芝林,原來桂蘭欲闖市政府。桂蘭向乙恆投訴寶芝林被警察局下命不能行醫,但乙恆卻推說這是警察局的決定;桂蘭看見正與乙恆開會的董銘,忍不住問他為何不再為民請命,這時三水竟出言要求桂蘭等離開。

正龍陪著桂蘭離開時遇上大雨,兩人狼狽不堪避雨時,卻被成為了會長的雷剛看到;帶病的飛鴻出大廳與眾弟子見面,更說出因不欲眾弟子及他們的家人受牽連,因此要眾弟子與他吃過最後一頓飯便離開寶芝林,但無家可歸的小猴與正龍則能留下。桂蘭走過變得冷清的寶芝林,在煮藥房看見飛鴻與漢邦在一起;原來漢邦要求學懂煮藥給父親吃,於是飛鴻便悉心教導兒子。看到飛鴻能與兒子變得親密,桂蘭亦感安心。

雷剛領著一眾門生到寶芝林,他更向飛鴻下達會館新規條,指廣州所有的武館將要每月交出一百元會費才可以收徒,但飛鴻卻堅決不從。心情沉重的飛鴻晚上走到漢業的房間,當他懷念逝去的兒子時,卻發現漢業捨命保護的報社亦終投靠新市長,刊登討好乙恆的報道。飛鴻突然出現在乙恆就職市長的宴會上,更公開質問成為副市長的董銘為何對乙恆屈服,董銘深受感動,當眾辭職。

飛鴻離世 桂蘭傷心

回到寶芝林後,飛鴻終正式讓正龍成為自己的徒弟,之後飛鴻更在他面前耍出鐵線拳讓他學習。飛鴻看桂蘭在梳頭,竟提出嘗試替她整理,但卻無法完成,但桂蘭對丈夫的心意大為感動;飛鴻特意沏茶讓妻子喝,桂蘭更趁機在丈夫面前使出五郎八卦棍,但在桂蘭收式後卻發現飛鴻已去世……喪禮過後,小猴忍不住向桂蘭說出,自飛鴻死後寶芝林便陷入困境;另一方面,雷剛出手阻止正龍等人在廣州打工賺錢。三水為取回雷剛對自己的信任,主動提出代師傅送文件給乙恆;葵花帶德川到馥如居吃飯,受到眾人熱情款待。

第25集 為了謀生 當街賣武
乙恆不滿 添福洩密

雖然被葵花阻止,但三水仍到包廂尋找乙恆,這時乙恆與德川茶聚,德川正拜託乙恆盡快完成協助他收購忠伯的船廠之事,當三水聽到後指自己與忠伯相熟,可以從中出一分力。

乙恆送德川離開後留下與添福詳談,乙恆指責添福出賣自己向雷剛說出真相,更指自己可將添福打回原形,將一切曾給予他的好處取回。但乙鳳助丈夫解釋這樣做是為了替兄長贖罪與積福,可惜乙恆不置可否。

德川示愛 葵花婉拒

德川與葵花回到家後,德川談到昔日在重慶得到葵花幫助,才不受騙徒所害,之後為答謝葵花,請她擔任他的廣州導遊。德川亦談到得葵花介紹到馥如居,令自己能看到她快樂的一面;這時德川取出厚禮送給葵花,卻被她拒絕,但德川仍不死心。雪喬在市政廳談論慈善服務時,看到忠伯獨個兒欲闖進市長室找乙恆,但卻被慶圖與手下毆打;雪喬抱打不平救出忠伯,看到雪喬參扶忠伯離開的三水,趁機出現協助忠伯。

忠伯帶雪喬與三水回到船廠,更指自己不會把船廠賣給日本人;兩人離開時,雪喬問三水與葵花的感情發展如何,三水直言兩人已無疾而終,雪喬聽後大感驚訝,更指三水當天奮不顧身地拯救葵花,想不到結果變得如此。

為了不再受乙恆的擺佈,添福決定把馥如居賣出,但買家卻突然臨門指責添福,指乙恆放出風聲不讓任何人購入馥如居。添福往找乙恆,想不到乙恆竟出言要購下馥如居,更讓添福隨便出價。

添福通知眾下屬馥如居雖售出,但新老闆答應會聘回大家;這時乙恆領著德川與葵花出現,原來德川購下馥如居送給葵花,添福發現心血將由朋友接手不禁大表放心。添福夫婦離開馥如居時,竟實時把乙恆給他們的售款分派給眾街坊,乙恆聽後大惑不解。沒法找得工作的正龍等人,聽到添福當街派錢,小猴欲排隊但正龍卻不贊成,令正為寶芝林債務煩惱的小猴氣憤不已。

三水成功 討好德川

正龍、小猴與漢邦回家後把「工錢」交給桂蘭,令她喜上眉梢;雪喬與三水前往探望忠伯,卻發現他被流氓打至重傷。醫生指忠伯會一直昏迷不醒,而他的妻子只好托三水幫忙。慶圖向德川說出忠伯受傷而沒法繼續傾談賣船廠時,三水竟交出忠伯船廠的契約當作討好德川的禮物。

小猴與正龍為賺錢,不惜當街賣武表演,卻被葵花發現;葵花探望桂蘭,更向她說出正龍等人四出賺錢之事。武術會館的副會長通知桂蘭,因發現寶芝林徒弟在街頭賣武,有損武術界名聲而被武術會館除名。桂蘭與小猴等人只得到順風裡居住

第26集 小猴看穿 正龍心意
重新出發 就地教拳

受到順風裡眾街坊的款待時,桂蘭想到即使沒有武館,也可以在順風裡教授拳術。桂蘭向眾街坊提出自己的構想,小猴得知後興高采烈地嚷著要第一個拜師,最終成為了桂蘭的第一位徒弟。

晚上桂蘭在撰寫傳單宣告在順風裡授徒,正龍等人亦主動幫忙。乙恆在馥如居設宴,更介紹雪喬給德川認識;得到德川幫忙而正式進入市政廳辦事的三水帶著文件找慶圖,卻被他當眾為難,但三水恭敬地向慶圖道歉。

善心雪喬 竟被污辱

葵花借意離開宴席追上離開的三水,質問他為何助紂為虐;雪喬看到葵花指責三水,竟走上前出言替他辯護,葵花只得勸她帶眼識人。 眾人離開馥如居時發現有記者守候在門前;記者問市長乙恆曾答應派發撫恤金給鼠疫受災災民,但有災民投訴仍沒收到款項,更因此有人因貧病交迫而死去。 這時乙恆突然被市民擲雞蛋,有人指因乙恆沒有發放撫恤金而令自己的妻女死去;在雞蛋橫飛時,三水以身軀保護雪喬,令她大為感激。

三水向慶圖作工作報告時被他施以下馬威,三水只得默默承受;當他離開時卻發現雪喬到訪,原來雪喬指將安排派發白米,因此前來邀請三水參加;在派發白米當天,雪喬發現當天擲雞蛋而被毆打的災民,於是特意追隨他欲施以援手。當雪喬到達那人的家,聽畢他的哭訴後竟被強暴;遲到了的三水找不到雪喬於是在街上四處尋找,結果被他看到雪喬衣衫不整地在街上遊蕩,因此把她送到醫院。

乙恆收到消息後到達醫院,當他與雪喬獨處時忍不住指責女兒的魯莽之舉不單壞了名節,更影響到自己的市長名聲,發現父親沒有關心自己,雪喬終忍不住反駁父親。回到家後慶圖向乙恆報告已將雪喬被強暴之事壓下,沒有傳媒會報道;這時姨太太綺梅突然闖進書房,向乙恆說出家鄉的家人有病需要匯錢就醫,但竟換來乙恆的掌摑。慶圖與綺梅幽會時,綺梅已沒法忍受乙恆,要求慶圖帶她離開廣州。

桂蘭發現正龍心意

雷剛發現桂蘭派發的傳單後大感不滿,剛好三水回到雷家武館,便要求他想辦法阻止。三水指使門生騷擾桂蘭等人,但卻反被桂蘭與正龍打倒。街坊跟桂蘭習武時,對正龍悉心照顧桂蘭之事說三道四,小猴提醒正龍不能對桂蘭有非份之想,但小猴最終因為被桂蘭誤解而離開順風裡。葵花探望桂蘭,更向她說出正龍對她的情意,桂蘭正要否認時,正龍卻出現承認自己對桂蘭有情意,更向飛鴻的靈位叩頭道歉。有報紙刊登雪喬被姦污一事,令她大受刺激;當乙恆憤怒不已時,三水向乙恆提出迎娶雪喬。另一方面,警察指桂蘭的徒弟潤泉傷人,結果把眾人帶返警局。

第27集 徒弟死去 桂蘭自責
正龍請求 父親協助

小猴得知桂蘭出事後,帶同一眾街坊到警局要求放人,但卻無功而回;這時葵花出現更借用德川的名聲要求釋放眾人,但結果警察只肯釋放桂蘭一人。

桂蘭離開時答應潤泉的妻子,她將盡力營救眾人;遠處的正龍把一切看在眼著,為了救回桂蘭的徒弟,只得回雷家武館找父親幫助。雷剛向兒子坦言不滿桂蘭的行為,更提出如桂蘭答應離開廣州,而正龍回到雷家武館,便會通知警察局放人。

私奔失敗 慶圖逃亡

桂蘭與眾人為沒法請得律師為潤泉等人打官司而煩惱,正龍突然出現向桂蘭傳達雷剛的要求;慶圖偷偷買下到香港的火車票,更通知綺梅兩人將趁乙恆為三水與雪喬的婚宴忙得不可開交時私奔。為了替自己與綺梅的安全作保險,慶圖竟潛進了乙恆的辦公室……三水與雪喬在教堂舉行婚禮後,便回到唐家大宅設宴;達官貴人紛紛到臨,而當雷剛領著一班門生到賀時,三水得意忘形下,竟出言請雷剛當眾表演,結果令他拂袖而去。

乙恆要三水跟他到房中密談,三水欲指??雷剛不懂大體之時,乙恆反指不懂分寸的是三水,亦說自己早已看穿三水的為人。慶圖與綺梅趁機離開唐家大宅,但到火車站時終功虧一簣被乙恆的手下逮到;慶圖獨個衝出重圍後回到乙恆的辦公室,更強行打破他的抽屜,把乙恆收藏的秘密文件搶去。晚上三水代妻子取參茶給乙恆時,卻發覺乙恆正焦急不已,而當他離開時發現慶圖致電給乙恆;三水提出欲協助乙恆對付慶圖,卻被他拒絕。

廣州武術會館的副會長向雷剛提議,邀請各武館的館長齊集拍攝大合照,雷剛欣然答允;桂蘭到監獄探望潤泉,發現他不停咳嗽;這時正龍與警察局的副局長同時出現,正龍請求桂蘭接受雷剛要她離開廣州的條件,但桂蘭卻堅拒。

因為沒有律師敢得罪雷剛,桂蘭正沒法可施之際卻得到葵花的幫助;原來葵花以美食為餌,請得著名李律師到馥如居吃飯,當兩人言談甚歡之際桂蘭出現請李律師協助,最終成功令他答應替眾徒弟打官司。

桂蘭決定離開廣州

當桂蘭與李律師到警局時,卻得悉潤泉在獄中因哮喘病發作死去;看著潤泉妻子哭成淚人的桂蘭,終決定向雷剛屈服。正當雷剛與眾館主拍攝合照時,桂蘭到會館向雷剛說出接受他的條件,雷剛亦爽快地答應會要求警察局把其他人釋放。

雷剛看到兒子一臉不滿,終與正龍約法三章,答應不再強迫他服從自己。三水偷聽乙恆的安排,得知他與慶圖將在戲院見面;慶圖成功脅持乙恆後,要求綺梅準備開車逃走,但卻被三水遇上綺梅。三水為救乙恆,竟現身面對慶圖,更與他糾纏起來。

第28集 雷剛出手 挑戰日人
三水得悉乙恆秘密

唐家早上吃早飯時,雪喬聽到乙恆吩咐三水以後接替慶圖的工作時,不禁替丈夫取得父親的信任而感到高興;三水憑慶圖身上的當票取回抵押的木盒,經過一番調查,三水終取得記載乙恆秘密的文件。

桂蘭帶漢邦與小猴回到佛山飛鴻故居,九叔更向桂蘭說出飛鴻的往事;回到老家而感興奮不已的漢邦,取出舊箱子欲與小猴分享自己的珍藏時,桂蘭卻發現是飛鴻親筆記述的拳法札記。

日人設館雷剛到訪

正龍在指導雷家武館的徒弟時,雷剛突然與眾武館館長出現,並要求兒子與他一起開會,但正龍卻當面拒絕;武館的館長們向雷剛說出,日本人松本忍在廣州開設了一間「斷水流」空手道館,因空手道的招式剛強直接,學習不久便有成效,因此在短時間內聲名大噪,吸納不少中國人成為弟子。雷剛與眾館主到訪,有人忍不住出手挑戰斷水流弟子卻被打敗,雷剛出手相助,更與松木忍短兵相接。

有茶客在馥如居談到日本人四出收購土地,令廣州市民生活更苦,更說馥如居的老闆葵花與日本人過從甚密,令酒樓眾人不禁出言反駁。修女偕帶娣到馥如居探望葵花,原來帶娣將被收養及帶到澳門,所以在出發前帶娣要求與葵花等見面;為了讓帶娣如願,葵花找來正龍,三人於是像昔日般逛街,帶娣更要求葵花到照相館復曬上次拍下的照片讓她留念;但當送別帶娣後,葵花對正龍冷言相向。

乙恆出外工干時,下屬向三水報告有關德川的工程仍未被市長批核,但三水為了討好德川,竟越權私下批准德川的工程動工;三水向德川邀功,指自己有能力可取代乙恆,竟得德川的欣賞。三水到雷家武館找雷剛,要求雷剛不要與日本人發生過節,雷剛大發雷霆更把他逐出師門。 葵花晚上一個人在馥如居結賬時遇上小偷被打昏;小偷們欲擄走葵花勒索德川,但逃走時卻遇上正龍。

同困井中 真心盡顯

正龍發覺小偷們的木頭車上掉下了墨水筆,揭發葵花被擄一事,但正龍因顧慮葵花安全而被擊倒。歹徒最終放棄計畫把兩人放下水井後逃之夭夭。兩人醒過來發現身陷險境,終向對方說出自己的心意。

三水帶領松本忍到雷家武館,更指市政府同意松本忍參加競逐廣州團練總教頭的比武,正龍提出將代表父親參加比武。乙恆公幹回家後便責備三水越權辦事;另一方面,雪喬發現父親出現心絞痛病徵,但乙恆要她保守秘密。三水約見德川,更向他說出自己已明白了日本人在廣州的計劃。

第29集 葵花質問 正龍心意
桂蘭冠威 佛山重聚

桂蘭努力研習飛鴻的札記,得知自己武術上不足之處,卻想不到如何解決;這時曾擔任北平議長護衛,與飛鴻私下比武的北方高手霍冠威竟在桂蘭的面前現身。冠威與桂蘭詳談,指與飛鴻一戰後令他得到啟發,現在四出遊歷向各門派取經學習,桂蘭聽後大感興奮。乙恆患病後得到女兒悉心照顧,終向雪喬道歉,指自己昔日因幼子死去之事而針對她;三水繼續暗中替日本人辦事,更安排日本人收購虧蝕的電台。

重掌權力 打壓三水

乙恆召開市政會議,指最近廣州仇日情緒高漲,因此提出一連串針對日本人的政策以安定民心;乙恆亦公佈市政府決定出手支持虧蝕的電台,令三水大失預算。當三水在會後欲致電給德川時,卻被乙恆的手下強行帶到早前與德川見面之地方;乙恆見三水出現後,便將三水當天與德川的對話內容說出,更拔槍欲擊殺他。乙恆最終放過三水,一起回家恭賀雪喬懷孕之事,乙恆亦指三水將放下公務取長假期陪伴妻子。

晚上乙恆與德川見面,德川要求乙恆收回所有不利日本人的決定,但乙恆卻反要求德川表示合作誠意。正被乙恆弄得煩惱不已的德川,在葵花善意的關心下不禁大為感動;葵花與正龍分別收到桂蘭寄自佛山的來信,桂蘭告知兩人自己的近況外,亦向正龍交代自己與冠威相遇後,與他一起四出與各門派交流之事;而她在寫給葵花的信中,說出在飛鴻成長的地方生活,感到自己是如何幸福,更鼓勵她認真面對自己的感情。

正龍發現照相館主把店關掉搬往香港,於是問他放在店前的合照被丟到何處。葵花發現正龍在收買佬的攤前不斷尋找合照,於是把他拉往小巷,質問他為何這麼重視那照片,木訥的正龍坦言自己已喜歡上葵花,令她既怒且喜;葵花正式對德川拒愛,更向他說出自己喜歡的是正龍,想不到德川竟大方成全,更接受葵花辭去馥如居老闆的職位。但當葵花離開後,德川終將怒氣發洩出來。

三水設計對付乙恆

唐家眾人替乙恆慶祝生日,更給他送上蛋糕禮物,令他大感安慰;但這時他的心絞痛突然發作,於是托詞回書房取藥。但原來這一切都是三水設局,目的是令乙恆感到興奮而病發;當乙恆無法找到藥時,三水突然進入書房。

經醫生診斷,乙恆中風不能行動亦不能言語。取代了乙恆之位的三水與武術會館眾人開會,三水出言威迫眾武館主退出競逐團練總教頭的比武,把總教頭之位讓給松本忍,結果只剩下雷剛堅持參賽。桂蘭突然在比武的記者招待會上出現,更提出以寶芝林的名義參賽。

第30集 大結局(上)
桂蘭獲准參加比武

三水指寶芝林之名被武術會館除名,因此桂蘭不能參加比武,不想孤掌難鳴的雷剛突然以武術會館的會長身份當眾宣佈寶芝林解禁,於是桂蘭得以參加。經抽籤後決定,正龍將與松本忍對賽,而桂蘭則與三水安排的鐵沙掌高手比武,兩組勝利者可出線爭奪廣州團練總教頭的職位。桂蘭回到順風裡,更與剛誕下兒子的添福夫妻見面,添福向桂蘭解釋兒子「安康」名字來由,而桂蘭更發現正龍與葵花已成情侶。

葵花被擄要脅正龍

雷剛晚上到順風裡拜訪桂蘭,因他不明白為何桂蘭要回廣州參加比武;雷剛問桂蘭是否欲向他報殺夫之仇,桂蘭竟說參加比武是希望能成為團練總教頭,以完成飛鴻的遺志弘揚中國武術。為了應付比武,正龍與桂蘭在郊外一起練習,更發現飛鴻的拳術札記中記載了有關空手道的種種;這時葵花提著茶水替兩人打氣,看到正龍與葵花溫馨的情境,令桂蘭會心微笑;這邊廂添福與乙鳳帶兒子探望乙恆,但卻被剛回來的三水趕走。

三水要求雪喬盛裝陪伴自己出席晚宴,但在途中發現妻子沒有笑容而當街責罵她;剛送外賣的葵花看不過眼,竟替雪喬討回公道,令三水悻悻然離開。翌日三水帶著衛生部的官員到添福的路邊攤食肆檢查,這時有人指吃下包子後肚痛,亦突然有老鼠在桌下出現,結果三水指示官員將路邊攤的整條街查封不准經營;葵花得知三水因昨晚之事懷恨在心,只得向添福與乙鳳道歉,但請兩人不要將這事告知桂蘭與正龍。

當正龍及桂蘭練習時,雷剛突然出現,他更將自己與松本忍交手的經驗告知兩人,最後更模仿松本忍的招式,讓正龍與自己交手練習。晚上德川與三水見面,提及要盡力令松本忍勝出,三水獻計指可對付正龍身旁最重視的人;剛送完包子的葵花正趕往比武場替正龍打氣時,德川剛乘車經過,他看見葵花後便提出載她到比武會場。在車中德川舊事重提向葵花示愛,但再被拒絕;德川把葵花載到偏僻處,讓她被三水的手下綁走。

深受感動傾囊相授

桂蘭順利把鐵沙掌高手打倒晉級;但當正龍與松本忍比武途中,三水竟向正龍出示葵花的耳環,因擔心葵花安危的正龍沒法集中精神應戰,結果在擂台上被松本忍打至重傷。機警的葵花終成功逃脫,但趕到比武場時卻只能看著正龍已被松本忍打敗。三水發現雪喬欲帶乙恆離開,不禁大怒,更向她說出自己一直只是利用雪喬的真相。與松本忍比武前夕,雷剛竟發現桂蘭仍在寶芝林授徒。桂蘭指自己與松本忍交手應無生機,於是將飛鴻的??拳術札記送給雷剛,令他大為感動,決定破除門戶之見將雷家拳精髓傳授給桂蘭。

第31集 大結局(中)
桂蘭成功擊敗對手

松本忍與桂蘭對戰時雖一直佔上風,卻沒法擊敗她,反而被桂蘭擊傷;一直在旁觀戰的雷剛看見松本忍露出破綻,於是走近擂台旁提點桂蘭,雖苦撐仍鬥志十足的桂蘭再次振作,猛攻松本忍的弱點,一擊將他擊敗勝出比武,正式成為廣州團練的總教頭。

眾人回到寶芝林,桂蘭帶領眾人在飛鴻靈位前報告勝利,雷剛這時突然下跪,更當眾說出自己是受到桂蘭影響,而明白真正的武學精神。

為救乙恆遭敵包圍

晚上三水回家到乙恆房間查看時,竟發現乙恆倒在地上;三水發現乙恆竟說出想自殺後,忍不住出言恐嚇他。 被飛鴻遣散的寶芝林徒弟們,得知桂蘭成為廣州團練總教頭、寶芝林重開後紛紛回歸;漢邦、小猴與雲楷等人重逢大感興奮時,如燦卻看到雷剛竟與師母有說有笑地一起自內堂步出。看到眾人懷疑的目光,桂蘭解釋雷剛已痛改前非,自己亦得他相助才能戰勝松本忍。

葵花陪雷剛逛街時,雷剛發現有街坊不斷打量他,原來街坊感謝雷剛協助桂蘭打敗日本人,因此上前向他致謝更送上生果;看到受寵若驚的雷剛,葵花忍不住取笑他習慣別人恐懼他多於敬佩他。兩人在路上見到失神的雪喬,雪喬看見雷剛時竟變得激動不已,更要求雷剛出手拯救父親。當雪喬帶雷剛與葵花回家後,雷剛看到乙恆的慘狀時不禁義憤填膺,立即便說要帶他離開,但乙恆卻要求眾人停手。

葵花發現乙恆所收藏,一直記下與日本人交易的日記後便一起離開,但當跑到前門時,卻發現已被三水的打手團團包圍;看到眾人來勢凶凶但雷剛卻毫不退縮,更為了保護雪喬等人,孤身對抗三水手下。當雷剛大發神勇把面前的打手擊倒,欲要求眾人離開時卻突然中槍。雪喬看到情況危急,只得提議雷剛放棄自己與父親,要他帶著葵花突圍;身受重傷的雷剛為了助葵花脫身,竟帶著日記引開追兵。

假傳消息自任市長

三水回到大宅後忍不住毒打乙恆,雪喬出手??阻止卻被三水推跌受傷流產。正龍與桂蘭發現雷剛與葵花未回於是四出尋找,結果聽到葵花叫聲後趕到教堂,卻看到雷剛已被殺。

三水召開記者招待會,公佈乙恆因養病而委任自己擔任代市長。晚上三水出言羞辱乙恆時,竟遭一直如同廢人的乙恆攻擊。眾人為阻正龍報仇而把他綁起,但葵花卻出現替他鬆綁,要他好好考慮是否真的要向三水報仇。桂蘭等人調查街上暴動,卻發現有人冒認團練團員四出搗亂;當德川向三水投訴日本僑民遭攻擊時,三水向他說出暴動是由他暗中發動。

第32集 大結局(下)
正龍救出困火好友

寶芝林被焚眾人只得倉皇逃生,但卻發覺葵花、小猴與漢邦仍在火場中;不久救火隊到達現場救火,更要求眾人不要隨便進入火場。漢邦為了尋回陀螺而走到飛鴻書房,但卻與小猴同告被困。小猴發現救火隊出現,但卻看到來人竟是三水的手下假扮,所以選擇仍留在火場中;救火隊沒法找到乙恆的日記決定撒出火場,正龍指尚有人在火場內,最後桂蘭與正龍不顧火勢衝入火場,兩人分頭搜查,終被正龍發現小猴與漢邦。

三水桂蘭最後談判

三水回家後發現雪喬自殺出手阻止,雪喬質問原因,三水竟說因為政府將派專員到訪廣州,因此沒有閒情替她辦喪事,但卻答應她在專員離開後完成雪喬的心願;正龍三人雖逃出火場,但因為警察指暴動是團練所為,所以寶芝林眾人均被通緝。三人擔心桂蘭與葵花的行蹤,結果決定避過警察守捕潛入義莊查看死者身份。正當正龍與小猴將一具具屍體翻開檢查時,卻發現桂蘭與葵花從外進入。 眾人欲逃離廣州時,卻發現街上已設有檢查站。

得添福朋友相助,五人終於與添福乙鳳相聚;添福向大家分析當前形勢,更指在三水控制下廣州將無處容身,因此已安排船隻讓大家逃往香港。這時桂蘭竟要求添福代安排與三水見面;桂蘭約三水在昔日的面檔相見,兄妹兩人雖劍拔弩張,但當桂蘭談到昔日事情後,三水突然提出可讓桂蘭一人逃走,但她絕對不能幫助其他人,結果桂蘭拒絕三水的最後通牒,兩人變成陌路。

正龍走到廚房欲幫助葵花下廚,但葵花明白正龍有事相告;正龍指自己將不會到香港,因打算要替父親報仇;葵花得知後仍要求下嫁正龍,雖正龍出言推辭,但看到情深款款的葵花,最終仍接受她的好意。眾人吃飯時得知正龍與葵花結為夫婦,說要在抵達香港後替他們慶祝,但正龍指自己並不會乘船出發,想不到桂蘭亦說出自己亦會留在廣州對付三水。添福與乙鳳陪漢邦等上船時,竟在漢邦的書包中發現乙恆的日記。

東窗事發三水逃亡

三水前往火車站迎接政府派來的林專員時,桂蘭與正龍已潛入歡迎林專員的活動上,希望能在三水現身時擊殺他。桂蘭偕正龍與三水的護衛交鋒時,葵花竟帶著日記衝進會場欲交予林專員,卻被三水發現向她開槍;雖然葵花被擊中,但林專員仍得到日記,更立即派員通緝三水。

德川收拾行李逃出廣州時三水突然現身,更要德川帶自己一同往日本,但想不到德川竟向三水拔槍相向。三水逃亡時遇上警察,幸得雪喬助他解圍;時光飛逝,正龍向長期昏迷的葵花讀出桂蘭與眾徒兒移居香港後的來信。


相關文章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1-16集劇情線上看 - 01-15 05:09 am - 按這裡: 4501
港劇《巾幗神拳/女拳》介紹 (劉璇,馬國明) - 01-15 05:08 am - 按這裡: 2363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