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7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港劇介紹 / 港劇《幸福摩天輪 》11-20集劇情線上看
港劇《幸福摩天輪 》11-20集劇情線上看
2013-01-13          線上看人次: 1419
港劇《幸福摩天輪 》11-20集劇情線上看

第11集 - 如楓承認 對謙有意
亦謙在Roger開出條件之前,已表明自己留在恩明社的決定,Roger立即離開,芃芝氣憤,指亦謙出爾反爾,令她難堪。此時亦謙收到如楓的短訊,表示無論他的決定如何,都會支持。芃芝察覺男友鬼祟表情,問亦謙不肯離開恩明社,是否為了如楓,亦謙請芃芝不要誤會並相信他,芃芝表示相信,但不想與他再談論下去。

翌日,文迪表示恩明社將與台灣有關機構合作推行宣傳,亦謙請文迪把工作交給他,文迪因而知道亦謙已決定留下,如楓聽到亦感高興。

子基與潔貞找笑菊,笑菊指文輝最愛吃義和腐乳,子基與潔貞便到義和查問,潔貞在義和吃到滑溜的豆腐花,才知平價也有美食。

潔貞晚上要參加朋友生日的慶祝會,向子基借二千元買禮物,子基不肯借。潔貞到了朋友的聚會,被取笑衣飾寒酸。她拉好友Macy到洗手間,表示自己忘記帶錢包,請對方代付晚飯錢。潔貞聽到亦謙與芃芝通電話,知道芃芝因為如楓而要求亦謙離開恩明社,她告訴子基時被如楓及亦謙聽到,如楓問亦謙是否因她令芃芝誤會,亦謙表示他拒絕重投舊公司旗下,芃芝總會不高興的,還謂他稍後會再哄哄女友。

子基與潔貞在義和發現文輝,文輝表示與笑菊已離婚。

看清好友 真正面目

笑菊訴說丈夫突然表示與慕蓮有染,逼她離婚,但她無法相信向來有情有義的丈夫要與她離婚。

恩明社因為笑菊與文輝已離婚,不能再替她尋找丈夫,因為她與文輝再不是直系親屬的關係。潔貞與子基繼續私下追查文輝下落,她隨子基排隊購買廉價飯盒時被Jessie看見,Jessie透露Macy指潔貞父親的酒樓生意出現問題,還說潔貞連飯錢也要向她借,Jessie也向潔貞奚落一番,潔貞氣憤。潔貞約Macy見面,責Macy亂說話,根本沒當她是朋友,Macy卻不在乎,並與潔貞反面。

如楓坦白 芃芝相信

文迪聽潔貞傾訴心事,潔貞發洩完後,文迪提議她趁與朋友冷戰的階段,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例如看書。

如楓與芃芝在戲院為一被非禮的女學生出頭,在警署錄口供時,芃芝直截了當的問如楓是否喜歡亦謙,如楓承認對亦謙有好感,但謂當知道亦謙有女友後便停止了這份單方面的感情。

芃芝沒料到如楓如此坦白,她也相信如楓的話。潔貞認為文輝的事件不簡單,想把事情查清楚。她從上次遇到文輝時他所駕駛的的士開始追查,終於發現文輝的蹤跡。

完美結局 應該慶祝

他們跟蹤文輝至一公廁,子基看見文輝在公廁洗衣服,之後在一個公園曬衣服。幾個小時之後,文輝收了衣服回家,途經麵包店時,買了買三送二的特價麵包,潔貞與子基看見文輝住在一個籠屋,文輝發現子基和潔貞,便趕二人離開,潔貞表示恐笑菊快因抑鬱症而死,文輝擔心起來,最後被潔貞和子基勸服,與笑菊講清楚……

二人決定以後無論甚麼事也要一起面對。亦謙提議為潔貞與子基首次負責的個案有完美結局慶祝,潔貞表示自己處於赤貧,沒錢慶祝,子基提議到亦謙家……

第12集 - 情不自禁 擁緊亦謙
芃芝竟樂意為慶祝會準備一切,潔貞反而擔心,她認為芃芝屆時定會做些甚麼令如楓難堪。晚上各人在亦謙家準備就緒,芃芝回來對如楓卻非常友善,更買了DVD與如楓一起欣賞,令潔貞、亦謙和子基都摸不著頭腦。慶祝會後,潔貞忍不住問如楓為何會與芃芝那麼老友,如楓把在戲院齊心協力舉報色狼的事說出;而亦謙雖對女友與如楓的表現也大惑不解,卻不敢問芃芝,倒是芃芝主動說出因由。

如柏考試期間,如楓把他的結他收起。如柏試後獲朋友邀請加入一隊樂隊,請如楓把結他還給他。如楓提醒弟弟在截止日期前遞交大學選科志願表。

龍鳳茶餐廳重開,眾街坊到來捧場。一位茶餐廳常客靚媽的女兒小雲突然到恩明社,請求替她尋找母親,還表示找不到母親她便沒書讀,各人覺得奇怪。靚媽來到恩明社,向各人解釋,原來小雲是靚媽與丈夫阿貴替一位叫彩妮的鄰居照顧的孩子,那時小雲才兩歲,彩妮把女兒交給靚媽後兩個月便不知所終,夫婦二人到彩妮租住的單位找她,才知道她因欠租多月已搬走,而小雲本來叫她作姨姨,有次她問為何其他同學都有媽媽,她卻沒有,從那時起才叫靚媽作媽咪。

猜想如楓 幽閉恐懼

由於小雲快要報讀小學,需要正本出世紙及親生父母同往面試,所以他們心急找到彩妮,阿貴猜小雲可能聽到他倆討論此事,所以到恩明社請求代找生母。芃芝約如楓逛街購物,還替如楓挑選衣服試穿,如楓看看試身室,表示自己從不在試身室試衣服,芃芝猜她有幽閉恐懼症。亦謙與如楓到靚媽家,發覺她把小雲的一切都照顧得狠好,完全不似小雲暫住的地方,而小雲的出生紙副本、各種證書、成績表等都整齊地存放在文件夾中,可見靚媽的細心和對小雲愛護有加。

如楓被困 升降機內

由於靚媽說過三年前彩妮與一打拳的男子Taylor在一起,亦謙等便向曾學功夫的東哥打聽,結果在一拳館找到Taylor,Taylor表示早與彩妮斷絕來往,他還指彩妮曾扔下患病的女兒在家中不顧。

亦謙與如楓根據Taylor所述,找到彩妮的前攝影師男友,再往演員中介人公司查到彩妮曾參演一部電影《真愛狠難》。如楓因有約先離開,卻被困在升降機內,在等候拿取彩妮聯絡電話的亦謙聽到有人被困升降機,立即前往察看,果然聽到如楓的聲音從升降機內傳出。雖然周圍已滿佈濃煙,亦謙仍堅持在升降機外陪伴如楓,直至消防員到來,把升降機門撬開,如楓即情不自禁地上前緊擁亦謙。

看穿女兒 暗戀亦謙

如楓聽到亦謙說芃芝皮膚敏感,整天躲在家,便請母親替芃芝把皮膚問題搞好。美琳買不到給芃芝敷面的蘆薈,如楓為了買蘆薈連飯也不吃,弄致胃痛。美琳從芃芝的話中,聯想起女兒說及朋友暗戀同事的故事,猜到如楓暗戀亦謙,她提醒女兒要把感情問題盡快解決,如楓則表示不會被感情事影響工作。

Taylor想起曾陪彩妮回其母家中,專程到恩明社通知。如楓與亦謙上門,彩妮母親怕要代女兒照顧小雲,與彩妮劃清界線。小雲拿一盒DVD到龍鳳茶餐廳,說找到母親……

第13集 - 初遇如楓 留好印象
英龍把DVD播放,看見彩妮在畫面中一閃即逝。

靚媽到恩明社查詢尋找彩妮的進展,還表示已托人找到一間好學校,校方接受讓小雲後補出世紙。

亦謙請如楓幫忙選購禮物給兒童之家的小朋友,如楓藉故婉拒。

如柏表示他與樂隊成員將首次應邀在酒吧演出,請如楓捧場。如楓發現如柏仍未遞交大學選科表格,催促他盡快遞交,如柏表示狠多同學讀工業學院都狠開心,如楓卻謂若沒有一紙大學文憑在手,將來會給比下去,影響前途,如柏無奈。

在酒吧內 發現彩妮

潔貞獲父親解除經濟封鎖,回復一身名牌打扮,但她表示自己已不再是以往那個大花筒的千金小姐,而且比以前更有內涵。如楓表示會到酒吧捧弟弟場,潔貞、子基和亦謙也同往湊熱鬧,卻在酒吧發現彩妮與酒吧老闆Gary在一起。

如楓與亦謙尾隨彩妮,最初彩妮不肯承認身份,謂以為是收數公司向她追債。

彩妮表示三年來一直掛念小雲,不敢回去接小雲回家,是因為她連小雲的養育費也沒有能力還給靚媽。

提醒亦謙 體貼女友

彩妮在恩明社與小雲相認,流露出母愛,她表示在酒吧工作,沒有適合的環境給小雲,請靚媽多照顧小雲一段時間。靚媽只要求彩妮盡快找到小雲的出世紙。

亦謙指芃芝工作繁忙,已一星期沒與她一起吃晚飯,如楓提醒他應做個體貼的男友,往接女友下班。

芃芝的新助手Marcus替她買了三文治和咖啡,Marcus工作上的表現亦頗為出色。

彩妮約靚媽帶小雲在茶餐廳見面,並答應帶小雲到公園玩,她來到後還送了一個毛毛公仔給女兒。彩妮表示找不到小雲的出世紙,亦謙和如楓建議她補領一張,彩妮表示有事未能陪小雲到公園,還匆匆離去,小雲失望。

芃芝有意 穿針引線

Marcus致電芃芝,芃芝因敷了面膜,請如楓代接聽電話,Marcus表示芃芝遺留了翌日早上見客用的文件,他把文件送到美容院給芃芝,如楓往接他。

如楓在樓下看見Marcus正在執拾地上的文件,便上前協助。如楓誤會在路旁等候的男子是Marcus,該男子不懷好意的糾纏她,Marcus見狀上前替如楓解圍,他把文件交給如楓,然後目送如楓的背影遠去。

芃芝問Marcus對如楓感覺如何,Marcus表示對如楓有好感,芃芝坦言有意替他及如楓牽紅線,並提議一起打網球。

Gary知道 彩妮秘密

亦謙到靚媽家探望,靚媽正要往屯門找彩妮取出世紙,亦謙陪她一起前往。

小雲看見小丑表演便停下來觀看,Gary邀小雲參加女兒Koey的慶祝會,小雲眼看母親對Koey細心照顧,Koey看見小雲的毛毛公仔要搶過來,彩妮要小雲把公仔讓給Koey,還厲言對小雲,Gary看到一切,斥彩妮竟然扔下自己的女兒不顧,要求彩妮離開,彩妮求Gary讓她留下……

第14集 - 芃芝酒醉 Marcus動心
Gary不再相信彩妮,要她離開,彩妮即現出真面目,當眾數說Gary的不是,還出言侮辱,眾人大感錯愕。

彩妮斥靚媽和小雲,害她丟了工作,沒了經濟靠山,然後走了。小雲傷心,問靚媽是不是因為她頑皮,所以母親不要她。

如楓與芃芝、亦謙及Marcus打網球,亦謙差點兒弄傷手,如楓現出擔心表情,Marcus看在眼裡。休息時,芃芝問如楓對Marcus感覺如何,如楓才知道芃芝想為她與Marcus做紅娘。

真話遊戲 試探如楓

Marcus亦趁與亦謙獨處時,探聽亦謙口吻,他發現亦謙對芃芝一心一意。

晚上,四人到酒吧飲酒,Marcus借說真話遊戲試探如楓,單刀直入問她曾否暗戀過別人、暗戀過同事或朋友,如楓全不作答,只有自罰飲酒。

最後,Marcus趁亦謙離座,他甚至問如楓有否暗戀過別人的男友,冷不防Marcus有此一問,連芃芝也面色一沉,她與如楓都沒說話,並替如楓把酒飲了。Marcus見氣氛甚為尷尬,自打圓場,說自己亂說話,罰自己飲酒。

彩妮要求 四十萬元

靚媽極為緊張的到恩明社,表示小雲不見了,亦謙和如楓帶她到彩妮母親家,果然發現小雲,屋內只有小雲及彩妮母親的男友,鐵閘上了鎖,無論如楓和亦謙怎麼說,對方也不肯開門。

靚媽到處打聽下,得悉彩妮往理髮,苦候多時終於在樓下遇到彩妮,指斥她的不是,彩妮卻說小雲是她的女兒,她想怎樣靚媽也無可奈何,靚媽只有乾著急。

彩妮約靚媽及阿貴見面,聲明不許恩明社的人一同前來,她要求四十萬元才讓二人見小雲,靚媽夫婦表示沒有那麼多錢,彩妮便降低要求至十萬元,好讓她償還即將到期的債項,使靚媽夫婦甚是苦惱。

母女爭執 小雲受傷

Marcus致電相約如楓,美琳鼓勵女兒應約,謂當是給自己一個機會。

靚媽想盡辦法,只籌得七萬元,彩妮把錢取去,但謂數目不足,表示除非籌足十萬,否則仍不會讓她見小雲。

靚媽通知阿貴,阿貴激動上門找彩妮,彩妮不肯開門,其母聽到彩妮向人索取四十萬元,要求分一半,母女爭論起來,混亂中弄翻了熱水壺,燙傷了小雲的手,阿貴聽到小雲慘叫和大哭,忍不住用帶來的工具撬門,此時警察來到。

聲淚俱下 作假口供

如楓與Marcus約會,接到亦謙來電說小雲受傷,她便立即趕往醫院。

Marcus與芃芝說起感情事,觸到芃芝敏感處,二人往飲酒,芃芝飲醉,Marcus送她返家,在車上她看著醉倒的芃芝,對芃芝動了心,欲吻向她,但最後還是自我制止了。

法庭上,阿貴夫婦把彩妮不負責任的事實一一道出,彩妮卻裝可憐,聲淚俱下地作假口供,其母亦配合彩妮,作證時說出假口供……

第15集 - 潔貞目睹 Marcus吻芝
茶餐廳眾人都替靚媽和阿貴不值,擔心小雲要跟回生母。

護士要替小雲洗傷口,小雲怕痛不肯,亦謙安慰她,還伸出手來,叫小雲痛時可以咬他。小雲洗傷口時痛得慘叫,如楓看到也覺心痛。

亦謙分析案情,指法官出名重視親情,而彩妮與其母的口供會令法官覺得阿貴和靚媽想霸佔小雲,對阿貴夫婦不利,必須由局外人證明彩妮從沒妥善照顧女兒,才有機會令彩妮敗訴。

亦謙與如楓請Taylor出庭,證明彩妮三年前往深圳按摩獨留患病的小雲在家,靚媽甚至跪地求他。

忍無可忍 亦謙打Marcus

Taylor不想他與彩妮的事被女友知道而拒絕,幸他的女友看見,鼓勵他出庭做證。可是,由於Taylor不知道彩妮三年來的情況,未能扭轉法官的看法。

Marcus到醫院找如楓,他問如楓是否喜歡亦謙,如楓否認,她不欲與Marcus糾纏,立即離開。Marcus暗中撥通亦謙的手機,引亦謙前來,他指亦謙一腳踏兩船,又指亦謙哄女孩很有辦法,嘲亦謙應教教他,更指亦謙與如楓親密得非比尋常,亦謙忍無可忍動手打他,警告他不要向芃芝或如楓打主意。

提議小雲 出庭作證

Marcus回公司,表示被亦謙打傷,芃芝憤怒,相信亦謙為如楓打Marcus。芃芝回家斥亦謙出手打人,亦謙指Marcus非好人,提醒芃芝小心他,芃芝沒法聽入耳。亦謙回兒童之家探望,大媽看出他與芃芝之間出現問題,開解亦謙並鼓勵他盡快把事情解決。

亦謙發覺如楓有心避開他,他表示不知如楓與Marcus發生了甚麼事,但指Marcus為人有問題,提醒如楓小心,如楓亦謂會少點見Marcus。文迪表示小雲的社工提議讓小雲出庭作證,相信對指證彩妮有幫助。

道出如楓 暗戀亦謙

小雲作證時十分害怕,被問話時情緒不穩,不能作供,彩妮的辯護律師表示這情況對彩妮有利。小雲從證人房步出,彩妮叫住她,她不理睬,卻走向靚媽及阿貴,並緊擁靚媽,被法官看到。亦謙回家,看見芃芝正在執行李,她表示要到新加坡公幹五天,亦謙知道Marcus會與她同行,再次提醒她小心Marcus,芃芝反感,更指亦謙沒理由不知道如楓喜歡他。

案件宣判,彩妮罪成,小雲需交由社署照顧,法官表示會寫信給社署,建議由靚媽及阿貴擔任小雲的寄養父母,他相信這樣對小雲是最好的。

亦謙不知 芃芝返港

芃芝母親約亦謙到家中晚飯,亦謙到了才知芃芝已返港。亦謙與芃芝回家後,亦謙認真地向芃芝表示,她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芃芝卻不語。

子基做了微博網頁被文迪稱讚,子基卻沒有反應,他謂他的祖母早前跌傷腳,向社工表示想提早搬進護老院,他才知道祖母為免增加他的負擔才這樣做。潔貞陪子基乘坐巴士,安慰開解他時,潔貞突然看見芃芝與一陌生男子親熱……

第16集 - 如楓發現 如柏出走
芃芝發現潔貞在巴士上看到她,命Marcus立即開車離開。

翌日,潔貞與子基討論芃芝與另一男子親熱的事,如楓憑潔貞的形容,猜測那名男子是Marcus,但她認為未能肯定之前,不宜讓亦謙知道。

芃芝心情忐忑,Marcus謂他們的事早晚要跟亦謙講清楚,又重提與芃芝在新加坡的幾天過得很開心,更表示對如楓的感覺只是一般,自己由始至終喜歡的是芃芝,他天天加班工作,晚晚為芃芝買咖啡,只是為了多見芃芝,Marcus又指是亦謙與如楓首先對不起她,認為芃芝無須不安。

親睹女友 另結新歡

亦謙在廳中等了一整晚也不見芃芝回來,打電話給她,留言信箱也告爆滿。

Marcus送芃芝回家換衣服上班,他離遠看見亦謙,便故意叫住芃芝,還親吻芃芝,好讓亦謙看到。潔貞發現亦謙回到公司後一直沉默,問如楓是否把看見芃芝有第三者的事告訴了亦謙,如楓卻表示沒有。子基表示他的祖母已獲安排入住護老院,其公屋單位亦將被收回,而重新申請公屋又要等好幾年,他正為無家可歸而煩惱。亦謙提議子基搬到他的家,並謂他與芃芝已分手,芃芝更遷出,眾人愕然。

未理暗戀 擔心芃芝

如楓約芃芝見面,本欲向芃芝解釋,芃芝不但不聽,還反問如楓至啞口無言。

如楓驚悉芃芝把她暗戀亦謙的事告訴了亦謙,往找亦謙把事情搞清楚,亦謙對如楓暗戀的事並無特別表示,卻擔心芃芝,因為Marcus不是好人。美琳發現女兒不妥,如楓表示亦謙與芃芝分了手,美琳提醒女兒勿在這個時期介入,否則他日芃芝回頭,關係便很複雜。如楓謂打算辭職,讓自己好好想清楚,美琳表示無論如楓的決定如何,也一樣支持她。如楓有意向潔貞交帶檔案的資料,潔貞並未意識到如楓已萌去意。

如楓陪弟 大學面試

子基把一個尋找自閉兒的個案資料放上微博得到回應,文迪命亦謙和如楓往找事主徐秀萍。秀萍為尋失蹤已四年的兒子,行為儼如瘋婦,她聞得山區被收養的男孩黎星可能是她的兒子,不禁寄以厚望。美琳發覺如柏近來行為有點古怪,常把自己關在房內,但如柏解釋後美琳和如楓都沒有再追問。如柏即將到大學面試,如楓要陪他同去。

收養黎星的根叔根嬸帶了星仔到深圳與秀萍見面,秀萍看見星仔並不是她的兒子,傷心痛哭。如楓對未能替秀萍尋回兒子而耿耿於懷,亦謙表示大家都已盡了力,安慰她不要氣餒,因為還有很多人需要他們的幫助。

秀萍決定 過新生活

如楓在回家的路上看見如柏與樂隊的朋友Sam爭執,如柏解釋因應付考試而疏於練習,所以被責。兆雄問如柏為甚麼不聽電話,如柏表示跌了手機。黎星離開之日,秀萍買了栗子送給他,星仔與養父母離開後,秀萍表示雖然今次尋兒的希望仍落空,但她決定重過新生活,往後還打算到內地的山區做義工,邊做邊尋找兒子。公開試放榜,如柏的成績強差人意,他自覺沒面目見父母及姊姊,竟留書出走……

第17集 - 同名妹妹 尋找亦謙
亦謙在如柏的房間尋找線索,又問美琳如柏近來行為可有異常,加上如柏銀行戶口月結單的支出情況,亦謙推測如柏濫藥。

亦謙陪如楓到如柏之前說過的band房尋找,但如柏說的那個地址根本不存在。

如楓自責如柏早有異樣,她卻沒注意到,未能及時阻止。她想起小時候帶如柏到公園玩,因為自己饞嘴往買冰條,如柏被一憶子成狂的女人抱走了,雖然後來能尋回如柏,但那女子抱走如柏時匆忙中把如柏的腳弄傷了,因為沒有即時治理,造成如柏的腳永久傷殘。

Sam早發現 如柏濫藥

如楓哭訴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她一心要把弟弟照顧得很好,要他入大學,其實是為了贖罪,不禁責自己的自私。

亦謙想起酒吧的Gary可能有Sam的聯絡電話,便與如楓往酒吧,如楓取得Sam的電話號碼,立即致電找他,並要求上門見對方。

如楓到了Sam家,便斥Sam濫藥及教壞如柏,Sam父親原來是主審小雲案件的法官楊佑銘,佑銘堅決表示兒子絕不會濫藥,並著Sam把事情詳細說一遍。原來Sam早已發現如柏有不妥,與樂隊練習時精神不振,彈結他的表現也大不如前。

如楓衝動 亦謙被打

Sam後來更發現如柏濫藥,便嘗試勸阻他,也正是如楓看見他們爭拗的那一次。

如楓與亦謙根據Sam所說到一酒吧找供應毒品給如柏的Happy哥,如楓一時衝動觸怒了對方,令亦謙被打至傷痕纍纍,幸警察及時出現。如楓和亦謙在警署,發現原來是佑銘通知了他的警司朋友,他們才能及時獲救。如楓不肯回家,堅持繼續到處尋找,亦謙與她乘坐巴士,如楓想起一家人曾到西貢海灘,那是如柏腳傷後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憑母日記 尋找兄長

如楓到西貢海灘,果然找到如柏,如柏自責無用,覺得壓力大,便到機鋪打機,更向機鋪販賣毒品的人買了k仔服食,他自覺對不起父母和如楓,決定離家出走,打算成功戒除毒癮後才回家。芃芝回亦謙家取東西,見亦謙與子基同住,才知道亦謙與如楓仍只維持好拍檔的關係。

一名叫林亦謙的女子到恩明社要求尋找同母異父的兄長施亦謙,亦謙聞言感到愕然,但並未即時表露身份,林亦謙表示從母親施結荷的日記中,發現結荷與她的父親結婚前已有一名叫亦謙的兒子。

亦謙決定 與母見面

結荷當年為了與父親到加拿大,忍心拋棄兒子,但她一直沒法放下兒子。林亦謙又謂小時候看見一個摩天輪,要求母親買給她,母親總不肯,她後來從日記中才知道原因。由於結荷患了腦退化症,身體健康也日漸變差,但結荷仍時常對玩具摩天輪發呆,林亦謙知道母親掛念兒子,便決定回港尋找兄長。

林亦謙離開後,亦謙表示自己感到很混亂,最後他還是決定往見母親。林亦謙看了亦謙在恩明社的尋人檔案資料後,相信亦謙便是結荷的兒子,並讓他見母親……

第18集 - 亦謙終與 母親相認
林亦謙帶亦謙見結荷,結荷因為腦退化症,只癡癡呆呆地坐在旁,根本認不出兒子,但她手中總是緊握一個玩具摩天輪;林亦謙還把一本結荷的舊日記交給亦謙。

亦謙回家後細讀母親的日記,明白母親過去的心情,還有當年忍心拋棄他的原因,不禁流淚。

亦謙帶母親及妹妹到兒童之家,到龍鳳茶餐廳吃東西,還一起到海洋公園,亦謙與母親一起坐上摩天輪,結荷回到當年遺下兒子的地方,終於清醒過來,與亦謙相認,還向亦謙說對不起。

亦謙懷中 結荷離世

亦謙送母親及妹妹回酒店,結荷表示玩得很開心,可是這已是她跟兒子說的最後一句說話,結荷在亦謙的懷中安詳地離世。

翌日,各人見亦謙沒上班,打電話給他亦沒接聽,如楓便致電給他妹妹,才知道結荷的死訊。亦謙在公園默默地看摩天輪,獨自傷感,如楓終找到亦謙安慰及鼓勵他。

在如楓的協助下,林亦謙辦妥了母親的身後事,由於父家的親人及她的朋友都在加拿大,她決定返回加國。

如楓贈亦謙一個玩具摩天輪,作為對他的祝福。

如柏的驗尿報告顯示,他的毒癮已除,全家替他高興。

處心積慮 取代芃芝

如楓決定與弟弟及亦謙拜候佑銘,多謝他及Sam的幫忙,Sam的母親唐碧曌(音照)還親自驅車接他們。

佑銘發現亦謙與他一樣對木工甚有興趣,他更請亦謙一起研究修復一個家傳的酸枝書櫃。

亦謙接到芃芝母親電話,知道芃芝辭了職,便往找她,芃芝與Marcus分了手,她自嘲天真,覺得自己很失敗,她發現Marcus其實一直處心積慮要搶去她的位置,一天,她睡過了頭,回到公司時與客戶的會議已經結束,原來Marcus把她的鬧鐘響鬧關了,他便代替芃芝向客戶講解,還獲得Roger讚賞。

芃芝遷回 亦謙家住

後來芃芝欲以辭職威脅Roger,要他在自己及Marcus之中選一個,結果Roger想也不想便收了她的辭職信。

芃芝一直沒有把與亦謙分手的事告訴家人,她也不打算回家,一來免家人擔心,二來也覺沒面目見父母。芃芝打算到酒店暫住,亦謙卻提議她多留點錢傍身,建議她可暫時回來與自己同住。

子基把芃芝搬回亦謙家的事告訴潔貞,如楓聽到覺得這是亦謙的私事,提醒二人不應多事。

如楓請辭 文迪拒絕 

亦謙在結荷的日記中發現本來被撕掉的一頁,是結荷患腦退化症後寫的,亦謙發現母親數十年來對父親仍念念不忘,在失去記憶前,仍很想問父親當年為何拋棄她。

如柏表示想到澳洲升學,如楓也想一起同往,在澳洲修讀心理學。如楓向文迪請辭,文迪問她辭職的真正原因,他拒收如楓的辭職信,提醒她想清楚。

亦謙突然提出要尋找生父,他表示從母親的日記中猜測,父親是為了另一個女人拋棄母親的,他想代母親問清楚……

第19集 - 碧曌謊言 被銘揭穿
亦謙帶如楓到一間母親曾帶他到過的麵店,他表示從結荷日記知道父親是個律師,如楓表示她就在麵店附近的大學畢業,而該大學的法學系亦相當著名,提議到大學查問一下。

二人在大學遇見佑銘與即將退休的法律學院院長,而佑銘則獲推薦為新一任的院長。芃芝到一金融公司見工,剛巧遇到碧曌,碧曌記得芃芝是亦謙的朋友,彼此打了個招呼。

芃芝見工後在附近的餐廳再次見到碧曌,她表示因碧曌的關係令她獲聘,特別向碧曌道謝。二人提起亦謙,碧曌聽到亦謙的身世,彷彿想到了甚麼似的。

發現佑銘 竟是生父

芃芝準備了晚餐與亦謙慶祝她找到新工作,她發現亦謙的手機有一張他與母親及妹妹的合照,才知道亦謙發生了那麼大的事,自己卻懵然不知,更不在他身邊。林亦謙把在母親遺物中發現的一張被撕毀後又被修補的相片寄給兄長,謂可能與亦謙的身世有關。相中是一個身穿大學畢業袍的男子,相的背後寫上「佑庇結荷,銘記真心」八個字,並有1985的年份。如楓與亦謙在大學圖書館的畢業同學名冊中找到相中人,竟是楊佑銘。亦謙致電約佑銘見面,碧曌從中作梗,讓佑銘另赴別約。

使計阻止 亦謙認父

亦謙到訪,碧曌問亦謙與結荷有何關係,她指結荷是破壞她與佑銘關係的人,當年她亦不知有亦謙的存在。她求亦謙遲兩年才與佑銘相認,因為她患了癌症,她還出示一份醫生證明。原來碧曌請私家偵探查亦謙的身世,所以早知道他是結荷的兒子。亦謙向文迪表示不再尋找生父,又謂不想影響父親。如楓勸亦謙不要只為他人想,也應為自己設想,但亦謙堅持。文迪與如楓乘坐巴士,說了他當年在巴士上邂逅了一個心儀的女孩,可是他錯過了機會,他不希望如楓像他一樣將來有遺憾。

雜誌揭穿 父子關係

碧曌告訴丈夫她患了癌症,想回英國醫治,又謂佑銘即將出任法律學院院長,她不想阻礙丈夫作育英才,勸佑銘無須陪她,由一對子女相伴便可,佑銘卻謂她治病最為重要,要與碧曌一起對抗病魔。Sam在表演準備時表示,即將往英國升學,因為母親身體抱恙,所以提早出發。而他的父母稍後也會來欣賞他赴英前最後一次演出。亦謙聽到立即離開,如楓追出,亦謙表示不知如何面對父親,覺得不如不見。

如楓陪美琳往做身體檢查,聽到診所的護士提及碧曌,又聽到佑銘因與亦謙的關係被揭破,做了封面人物。

不想延續 母親的錯

碧曌向私家偵探追究,對方表示其剛離職的助手知道佑銘角逐法律學院院長,認為有新聞價值,所以偷偷把資料賣了給雜誌社,碧曌氣憤。Sam因為父親有私生子的新聞激動,離家出走。如楓接到Sam父母來電,要求如柏協助找兒子。如柏帶如楓及亦謙到band房,Sam不肯相見。佑銘與碧曌到達後,Sam才肯開門。Sam追問佑銘是不是亦謙的父親,佑銘卻不知發生了甚麼事,碧曌示意亦謙不要承認,還表現身體不適。亦謙表示自己並非佑銘的兒子。如楓卻認為亦謙無須為碧曌的病而不認父親,因為碧曌根本沒有患癌,但亦謙表示結荷是第三者,不想把她的錯延續下去,佑銘卻說實情並非如此……

第20集 - 芃芝欲與亦謙復合(大結局)
如楓拆穿碧曌裝病然後舉家移民,讓亦謙無法與父親相認,又指碧曌二十多年來過著幸福的生活,亦謙的日子卻是孤孤單單的在兒童之家度過,而他的母親因為受不住壓力而拋下兒子,直至個多月前才與兒子重逢和相認。碧曌問結荷人在那堙A想當面向她道歉,如楓指結荷內心一直愧疚,導致身體虛弱,更患上腦退化症,亦謙與母親只享受了三天母子情,彼此便天人永隔。

碧曌雖不斷向亦謙說對不起,佑銘卻無法原諒她,提出離婚。

亦謙要求 碧曌補償

碧曌在街上暈倒,Sam到恩明社找亦謙,表示母親的心臟血管閉塞,要盡快做手術,但母親卻一點生存意志也沒有,不肯簽紙做手術,他求父親勸母接受手術,父親卻以為她再次裝病,不肯見她,Sam求亦謙請父親往見碧曌。

亦謙與父見面,問起他與母相戀的往事,父子同樣津津樂道,亦謙又提到碧曌病了,佑銘卻堅決不肯見她。

亦謙惟有到醫院裝凶罵碧曌,斥她竟有面目見結荷,碧曌哭訴覺得自己該死,亦謙卻謂最不該死的已經死了,要碧曌留住性命,想想往後二、三十年如何償還給他。

難熬日子 幸有如楓

芃芝為碧曌打理其慈善基金,知道碧曌低調地做了很多善事,她向亦謙表示,無論碧曌是真善心或是為了贖罪,也的確幫了很多人。

碧曌終於肯接受手術,佑銘也原諒了她,而亦謙亦往探望她,她隔著玻璃向亦謙道謝。芃芝聽到亦謙表示自己捱過了一段難熬的日子,幸而有如楓一直在他身旁。芃芝約如楓見面,為之前的誤會向如楓道歉,並表示有意回到亦謙身邊,但她想讓如楓先選擇,如楓表示選擇弟弟,謂會與如柏到澳洲讀書。 對於如楓突然辭職,恩明社各人都十分詫異。

維護芃芝 還擊Marcus

芃芝刻意與亦謙到從前二人到過的地方,做從前一起做過的事。她提議往看電影。二人遇到Marcus與新女伴,Marcus出言侮辱,亦謙為了維護芃芝,向Marcus還擊,還拖著芃芝的手離開。如楓與弟弟在商場購買赴澳洲的所需品,恰巧看見亦謙拖著芃芝,以為二人已重拾舊歡,難受之情寫在面上,如柏都看在眼內。

芃芝卻體會到亦謙對她的關顧已非愛情,忍痛主動退出。

拔足狂奔 追向如楓

如柏從美琳口中知道如楓暗戀亦謙的事,他鼓勵姊姊為自己爭取幸福,請她別再為當年的事自責,不要為他犧牲,放心讓他一個到澳洲。

如楓不想同事送行,連航班編號和時間也不肯告知各人。亦謙在玩具摩天輪中發現多張如楓祝福他的字條,他想到一直以來如楓在他身邊,想到二人共同面對的喜與樂,還有二人是何等的有默契,終於飛奔往找如楓。美琳指如楓表示離港前要吃心太軟,亦謙便到龍鳳茶餐廳,他抵達時,英龍表示如楓剛離開,亦謙立即追趕,他離遠看見如楓上了一輛巴士,拔足狂奔追上去……


相關文章
港劇《幸福摩天輪 》1-10集劇情線上看 - 12-30 11:23 pm - 按這裡: 2362
港劇《幸福摩天輪 》介紹 (鍾嘉欣,陳智燊) - 12-30 11:17 pm - 按這裡: 2262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