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15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港劇介紹 / 港劇《法網狙擊》1-9集劇情線上看
港劇《法網狙擊》1-9集劇情線上看
2012-12-28          線上看人次: 5822
港劇《法網狙擊》1-9集劇情線上看

第1集 - 同居情侶 同場對壘
甘祖贊與況天藍是一對十分恩愛的同居情侶,兩人分別從事檢控與律師的工作,同是法律界的精英。祖贊為一宗蓄意傷人案件作被告的辯護律師,而他只是略施小計便令原告人原形畢露其醜惡本性。

祖贊工作完畢後立即趕往與天藍會合,打算與她共晉午餐,可惜天藍忙得不可開交,令祖贊大感沒趣。客似雲來的祥祥茶餐廳突然遭流氓搗亂,更要求收取保護費。

老闆甘保祥與流氓對抗,其子波地與祖贊合力嚇退流氓。波地見三流氓落荒而逃,於是拚命狂追,波地與流氓一輪追逐下,終把三人制服,三流氓亦被波地的拚命舉動嚇得目瞪口呆。

在律政司的例行會議中,透視天藍因檢控工作忙得未有時間陪伴祖贊,兩口子只有晚上短暫的溫馨相處,但一樣樂也融融。

律政司收到一兇殺案的檢控工作,天藍負責提出起訴,波地將疑凶正雄的資料交給天藍。 波地把案情告知天藍,她看罷死者的照片後,發現凶器竟不翼而飛。波地與同僚尚京兩人到死者維夫的家中,找其太太祝青問話。祝青指維夫患有情緒病經常虐打她。

祖贊受托 擔任辯方

正雄母親與保祥認識,即找保祥聯絡祖贊為其子擔任辯護律師。祖贊到羈留所與正雄見面,正雄極力否認案件與他人有關,令祖贊心中生疑。

祖贊魅力 吸引艷女

祖贊與尚京等人在酒吧消遣時,艷女以為祖贊對自己有意,借醉向祖贊投懷送抱,反令祖贊哭笑不得。

祖贊為助正雄洗脫謀殺罪,在法庭上不斷質疑證人的口供,更找來專家醫生與維夫母親作證,直指證人說謊,質疑正雄的殺人動機是受他人指使。

天藍與祖贊對簿公堂,兩人互不相讓,針鋒相對,上演一幕同居情侶同場對壘。

第2集 - 庭上扮暈 乘機搜證
正雄召祖贊見面,更氣憤地質問他為何要拖證人後腿,令她成為嫌疑犯,祖贊直說目的就是為了助正雄洗脫謀殺罪。憤怒的正雄指要把祖贊撤換,不需要他繼續為自己辯護。祖贊對正雄不顧一切也要維護祝青大感疑惑,更勸天藍在做檢控工作時向這方面著手調查。

祖贊突然收到舊女朋友Bella的來電,Bella與祖贊見面時忽然變得熱情如火,令祖贊大感尷尬。波地等人為祖讚的生日送上驚喜,使祖贊啼笑皆非。

祖贊細心地送上一對貓頭鷹玩偶予天藍,令她高興不已。波地查出祝青曾在一按摩店工作,決定到按摩店找祝青的同事詳細查問。祝青的舊同事怡對波地的熱情招待,令他大感吃不消,最終只好表露自己的警察身份。

波地發現 秘密內情

正雄得知秘密內情,不禁大為驚愕。正雄母親多番勸說下,終令正雄再次起用祖贊擔任辯護律師。

祖贊找來怡與祝青的情夫健上庭作證,正雄不禁面色一沉,憤怒得咬牙切齒。天藍反駁證人怡的說話口供,認為怡因借錢不遂而誣告祝青。正雄痛心自己遭祝青利用,祖贊乘機勸他講出事實的真相,正雄於是把殺維夫的過程向祖贊說明。正雄表示自己錯手殺死維夫後,曾致電給祝青,祝青與正雄見面時勸他向警方自首,以圖獲判較輕刑罰。

祖贊震滔 兩雄再遇

祖贊與天藍在會所內遇見震滔,震滔氣焰囂張地向兩人介紹自己的徒弟柏宏,指他將擔任第二被告的辯護律師,祖贊卻一臉處之泰然。因波地已尋獲殺人凶器,加上案情出現新證供,令第二被告成為殺人主謀。柏宏在庭上對正雄的證供提出質疑,但祖贊針鋒相對,令柏宏一方大為不利。

雙非孕婦 成為租客

保祥有一空置單位出租,七嬸即提議保祥租給她的親戚暫住,保祥答應後才知七嬸的表侄女菲菲是雙非待產孕婦。菲菲入住保祥的空置單位後,經常自恃大肚有孕,而向保祥肆意使喚,保祥心感不滿但又卻處處忍讓。菲菲夜半肚餓,於是又要保祥借杯麵給她充飢,保祥與波地不禁大感煩厭。天藍發現祝青傭人佳姐聽力有問題,即質疑佳姐口供的可信性,令柏宏無從辯駁。

柏宏代表祝青提出交換協議,第二被告願意承認一項串謀殺人罪,祖贊與天藍同感十分詫異。天藍不甘讓祝青判處較輕的刑罰,卻又找不出更有力的證據來提出對祝青的檢控,不禁大表無奈。

第3集 - 菲菲被指 偽造文件
祖贊在庭上助天藍拖延時間,終令天藍在重要關頭獲得新證據。祝青被控是殺人主謀,不禁激動得在庭上大聲呼冤,直指正雄為求脫罪將罪名推於自己身上。 波地成功助天藍檢控成功,其上司定龍卻獨攬功勞,眾人與保祥得知後均替他大感不值。

定龍要波地跟進公園毒品交易案件,波地遂往公園實地查探一番,波地看見有可疑人物出現,正想上前調查時,作艷女打扮的美辰突然捉著波地的手放於自己胸前,然後大喊非禮,令波地大吃一驚。

美辰之後又莫名其妙地放開波地追捕毒販,波地氣得緊隨其後,更捉著美辰問個明白,美辰終表露自己的警察身份。波地助美辰捉毒販,糾纏間波地差點墮樓,美辰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拉著波地的褲子以防他墮下。波地的褲子終被扯爛,更為此出醜於人前而被傳媒大肆報道,令他感到無地自容。美辰向波地道歉,但只換來波地一臉怨恨。翌日波地回到茶餐廳,發現各街坊一看到自己便掩嘴偷笑,令他大感尷尬,波地更發現自己出醜甩褲的片段遭人放上互聯網,心中對美辰的怨恨更是有增無減。

天藍祖贊 一起參賽

天藍相約祖贊一同參加擁抱慈善籌款大賽,與律政處各人一拼高下。天藍與祖贊留意到其中一對年邁的夫婦也參加了比賽,不禁對他們參加的原因大感好奇。老夫婦向他們道出參加比賽的原因,是純為鼓勵因車禍而意志消沉的孫兒,天藍與祖贊深受感動,兩組人更互相鼓勵。保祥與波地看見電視直播比賽,即趕往現場打氣。

波地到達現場後竟與美辰再次相遇,原來美辰正是天藍的大學學妹,結果波地整天沉著臉對著美辰。天藍與祖贊堅持到最後,與老夫婦互爭冠軍,但老夫婦的孫兒還是情緒低落地坐在輪椅上,不發一言。

天藍一覺醒來,即收到古天的短訊。天藍高興地與古天見面,兩人閒話家常,消磨了一個上午。天藍乘機提醒古天要前往醫務所作檢查,但古天一臉憂心地說不想前往,結果天藍硬拉古天離去。

波地美辰 冤家路窄

祖贊找波地消磨時間,波地又再在街上巧遇正在巡邏的美辰。波地本來棄置到垃圾桶的廢紙被怪風吹到美辰面上,美辰頓時被芥辣及番茄醬弄得滿臉。美辰認為波地有心作弄自己,要票控波地隨地亂拋垃圾,兩人關係更形惡劣。

保祥接手 照顧菲菲

七嬸在工作時受傷,保祥只好代她接菲菲前往醫院作產前檢查。菲菲得悉七嬸受傷,即口不擇言地指責保祥刻薄,令保祥大感冤屈。菲菲自恃有身孕而把保祥隨意使喚,令保祥更覺菲菲討厭。菲菲在巴士上霸道的行為引起乘客的不滿,菲菲不但不覺自己有錯,更指香港人小事化大,令在場的保祥大感尷尬。菲菲為想不用排隊檢查,故意抱著肚子大喊肚痛,結果終令她如願以償,能提早入診室接受檢查。

醫生發現菲菲所持的預約分娩紙與醫生紙是偽造,欲報警告發時卻被菲菲及時制止。菲菲向中介人羅階追討責任,羅階誠懇地表示只是一場誤會,更要求菲菲多加費用轉到私家醫院待產。保祥無意中得悉菲菲原來是逾期居留,氣得立即趕她離開其單位,但菲菲以保祥收了租金為由拒絕遷出。

第4集 - 力勸女兒 放棄警職
美辰被調任跟隨波地工作,波地故意戲弄美辰但反被她的聰明輕易拆解了。保祥被指將菲菲推下樓梯以致令她受傷昏迷,波地立即前往瞭解情況,中介人羅階直指是保祥推跌菲菲,七嬸亦同作證人。保祥不甘被屈,大聲呼冤指羅階謊話連篇,更表示羅階與菲菲曾有爭執。結果眾人被一併帶往警署調查,保祥激動得將自己趕走菲菲的經過說出。

菲菲不肯搬離其單位時,保祥看見羅階到訪,更見兩人為安排菲菲生產一事而起爭執,保祥不勝其煩正欲報警求助之時,卻得知菲菲已倒地昏迷。但羅階卻向警方表示並沒有與菲菲爭執,而自己剛到達大廈樓梯時已看到菲菲暈倒地上。七嬸證實羅階是與自己同時看到菲菲,因此證供對保祥十分不利。

祖贊擔憂 勝算不高

保祥回到家中一臉不忿,指羅階與七嬸誣告自己,更直言有祖贊為自己辯護必能洗脫嫌疑。祖贊不想保祥擔心,只好陪笑表示有十足勝算,但心知形勢其實不利於保祥。祖贊到醫院瞭解菲菲情況,但她仍是昏迷不醒。祖贊憂心忡忡地在家中研究如何替保祥辯護,天藍以檢控官角度向祖贊提出質問,協助他刺激思維。定龍以避嫌為由阻止波地跟進保祥的案件,但波地私下暗中調查。因美辰是波地下屬,只好一直跟隨波地到元朗找羅階問話。羅階拒絕與波地合作,更埋怨波地害他未能工作,但波地與美辰仍對他死纏不休。

美辰義助 波地解困

羅階向孕婦介紹劏房租盤時,波地又再出現,羅階忍無可忍向波地攻擊,自己卻因此跌在地上,更大聲高呼警察打人,美辰不發一言任由羅階發難,偷偷拍下了他的無賴行為,替波地開脫了嫌疑。

美辰為波地辦妥了定龍所吩咐的工作,波地不禁開始改變對美辰的態度。祖贊在庭上為保祥辯護時,突然收到菲菲甦醒過來的消息,便立即要求押後聆訊。波地趕往醫院替菲菲錄口供,但菲菲竟記不起案發時的情況,更想不起是誰人推她下樓梯。保祥得知菲菲的說法後大感失望,祖贊與波地見保祥甚是沮喪,甚感擔憂。

菲菲忽然富貴起來,更轉到私家醫院排期待產,更大模斯樣要內地的丈夫與朋友到訪。菲菲與眾人在病房內打邊爐,令其他孕婦甚感不滿。祖贊到醫院探望菲菲時,問她何以忽然大灑金錢,菲菲卻支吾以對。

保祥重遇 昔日情人

保祥與多年前的舊情人綺霞重遇,保祥對綺霞還是一貫的情深,但可惜綺霞已擁有幸福的家庭。綺霞的丈夫東輝見保祥出現,即大呷乾醋,兩人成為鬥氣冤家。東輝不想女兒美辰繼續當警察,不斷勸女兒回家協助打理生意,但美辰拒絕了父親的要求。波地為找出新證以協助保祥脫罪,日以繼夜地跟蹤羅階。波地發現羅階與菲菲的丈夫過從甚密,疑心頓起。

原來菲菲扮作失憶,向羅階暗中敲詐一筆,好讓兒子能在私家醫院出生。菲菲想好了計劃,打算在生產完畢後便向警方告知是自己不小心跌下樓梯了事,企圖在羅階身上搾取好處。祖贊再到醫院勸菲菲在庭上道出真相,但菲菲不聽勸喻更把祖贊趕走。

第5集 - 童黨欺凌 璇墮樓死
菲菲為保祥一案作供時,仍貫徹早前的口供表示因頭部受到撞擊而記不起案發經過,祖贊為刺激其思維,特意在庭上播放了有關她丈夫的短片。菲菲看後憤怒不已,更在庭上失控狂罵成昆,結果更激動得被送往醫院。菲菲要面對被起訴的命運,夫婦兩人愁眉不展,七嬸亦慚愧自己害苦了保祥。

童黨害人 天藍不忿

祖贊陪伴天藍一起到傷健老人中心當義工時,遇見一群童黨正欺凌一少女學璇。學璇被眾人報復而墮樓身亡,祖贊與天藍看見事件發生而嚇得目瞪口呆。一眾童黨被帶到警署問話,眾少年均表示是學璇自己心中有愧才以死謝罪。天藍負責為學璇的案件負責檢控工作,郭正提醒她要以不偏不倚的角度來對待此案。

因沒有目擊者挺身而出指證童黨的首領震烈謀殺,律政司只能以「協助他人自殺罪」來控告震烈,天藍認為指控過輕,替死者不值。天藍為想多瞭解眾童黨的背景,再次重臨案發現場。天藍目擊童黨的行為感到心酸不已。但另一方面,震烈更大言不慚地指學璇死有餘辜,天藍聽後極不齒震烈的言行。祖贊要為公務而需要到上海工作,卻仍不忘勸天藍勿因工作而忘卻休息。

菲菲打算 棄嬰潛逃

菲菲的初生嬰兒發現患上重病,菲菲得知後傷心又難過。菲菲的丈夫成昆不想為嬰兒的未來承擔醫療費用及責任,竟拉菲菲一起偷走,企圖潛逃回內地。波地收到情報後,立刻趕往碼頭追截兩人,結果更與美辰雙雙墮海。

祖贊為愛 放棄出差

天藍為學璇一案出庭,震烈的辯方律師向法官力陳震烈年少無知,才在言語間令學璇墮樓自殺。辯方律師找來證人為震烈求情,天藍心知勝算甚微。祖贊擔心天藍為工作廢寢忘餐,情願放棄上海的工作回港照顧天藍,令天藍甜在心中。祖贊看見天藍累得在車上呼呼入睡,對她感到甚是憐惜,忽然讓祖贊有一個從未有過的念頭萌生起來。

祖贊拒絕 天藍邀約

天藍的苦心並未白費,終為學璇一案作出了圓滿的了結。祖贊以為天藍勝出了官司會感到高興,但天藍卻為學璇失去了生命而感到唏噓。天藍為答謝祖讚的照顧,欲邀約祖贊一起吃飯慶祝,可惜祖贊卻有要事要辦而未能相伴。

美辰與天藍在鬧市中穿梭,兩人在一商場大銀幕前停下,天藍驚見早前捉弄祖讚的片段在銀幕上播放。天藍與途人對祖贊露出的狼狽相,都忍俊不禁……

第6集 - 眾目睽睽 向藍示愛
祖贊手持鮮花在人群中出現,引來了極大哄動,天藍未料祖贊有此一著,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正當各人等待著天藍首肯答應之際,天藍卻推開人群衝出逃走,祖贊與波地等人不禁呆立當場。祖贊未有想過自己會遭天藍拒絕,腦內變得一片空白,大感難以置信。

天藍跑到無人的角落停下痛哭,心情矛盾不已。冷靜過後,天藍主動約祖贊見面,天藍未敢把心中的疑慮告知祖贊,祖贊亦未有再向天藍迫問有關原因。祖贊與天藍雖然沒有吵架,但心裡難免忐忑不安。

波地原是 保祥養子

菲菲的兒子病情惡化,波地得悉後情緒激動不已,美辰不明白波地何以每次提到菲菲的嬰兒時,即情緒失控。原來波地並非保祥的親生兒子,而是保祥從球場撿回來的棄嬰,波地亦一直感激保祥把自己撫養成人。

祖贊在鬧市的片段被網上瘋傳,各網民爭相評論此事,卻一面倒支持祖贊而大罵天藍的不是。天藍見清潔工人對她竊竊私語,才驚悉自己已成為了城中熱話的主角。祖贊欲告知天藍有關情況,但天藍只以短訊回覆自己快上庭。兩人未能對話,令祖贊更是擔心天藍會受此事影響。

祖贊成了各女士心中的萬人迷,波地更把天藍被網民惡搞的照片給祖贊觀賞,祖贊看後眉頭緊皺。天藍在法庭工作時,看到上至法官,下至證人也對她笑得不懷好意,令天藍大感尷尬,好不狼狽。

掩飾身份 扮作妓女

郭正勸天藍放假休息,讓她收拾心情後才重新投入工作。天藍通知祖贊將會休假散心,祖贊本想陪伴她,但卻遭天藍拒絕。

波地等人為查案而要扮演不同人物,在通緝犯會出現的範圍守候,美辰扮作妓女掩飾身份時,遭好色男出言搭訕,令她感到不勝煩厭。東輝剛巧途經此地,在車上看到美辰的打扮後大吃一驚。美辰看見父親追著自己,急得走上大廈避開,未料東輝仍窮追不捨。波地見通緝犯出現,即吩咐美辰走避以免打草驚蛇。東輝不識時務跟隨而至,卻遇上通緝犯與波地等人開槍駁火。

東輝經歷槍戰嚇得驚慌大叫,之後東輝氣得要美辰辭去警務工作,美辰依然不肯就範,更找母親綺霞代為求情。祖贊回茶餐廳時,波地告知天藍在長洲的行蹤,祖贊即趕到長洲找天藍。

祖贊誤會 天藍變心

原來天藍找了古天陪自己散心,兩人談及往事,令天藍又勾起了悲痛的回憶……天藍的母親姨母與姊姊均相繼病逝,而天藍一直未能走出也有機會患病的陰影。古天本是天藍姊姊的主診醫生,後來兩人更成為好友。

古天得悉了天藍拒絕了祖讚的事後,勸天藍把實情告知祖贊,但天藍還是猶豫不決。祖贊滿心高興地趕到長洲,卻讓他看見古天與天藍共處一室。祖贊看到此情景後傷心悲憤,更一怒離去。

第7集 - 談判破裂 結束關係
祖贊誤會天藍另結新歡後,只得黯然離開長洲。祖贊冷靜地在上船前致電天藍欲問個明白,但陰差陽錯下又未能聯絡上她,令祖贊認定天藍有心避開自己,兩人的關係漸生裂痕。祖贊因情傷而找波地等人陪自己借酒澆愁,更到卡拉OK狂歡,結果喝得酩酊大醉。

天藍經過古天開解後,決心向祖贊坦白。天藍回到家中見祖贊醉得不省人事,即溫柔地走到床前叫醒他,豈料天藍卻看見了……兩人結果再生口角,天藍更不理祖贊解釋拂袖而去。祖贊百詞莫辯,痛苦無奈。

祖贊天藍 分手收場

美辰的兄長家蔭以為有賊入屋,欲與之搏鬥,結果反被美辰以球棒打傷。原來美辰因當更的關係經常夜歸,故認為與家人同住甚不方便,更為此萌生了搬出獨居的念頭。美辰找綺霞商量有關搬家一事,綺霞無奈下答應協助女兒向東輝遊說。綺霞親自為美辰尋找租盤,卻又因此讓她遇上保祥。

美辰入住 保祥單位

保祥把自己有屋出租一事告知綺霞,綺霞得知後甚感高興,更爽快地提出為美辰承租了保祥的單位。綺霞把好消息告知美辰,美辰決定即日便搬到新居居住。

天藍自與祖贊分手,經常神不守舍,古天抽空到天藍家陪伴,令她大為感激。古天陪伴天藍購物散心時遇上祖贊,結果兩人關係更形惡劣。

波地因肚子突然劇痛而需要如廁,但祖贊卻早已佔用了家中廁所。無可奈可下波地只得走到隔鄰保祥放租的單位。不久後美辰與波地撞個正著,結果……

波地埋怨保祥不早說出美辰已租下隔鄰單位一事,令他出醜人前感無地自容。祖贊選擇到律政司擔任檢控的工作,天藍與祖贊做不成情侶,卻成為了同事。祖讚的癡心鑽石王老五形象吸引了不少女職員的垂青,天藍看在眼中,大感不是味兒。

祖贊調查 傷人案件

祖贊為一宗傷人案作檢控工作,事主為一健壯大漢彪,而彪的口供指出孱弱的志文正是襲擊自己的兇手。彪與志文曾因排隊購買波鞋一事而起爭執,但志文與他兒子啟熙的口供一致否認有襲擊彪的行為。祖贊看過錄影片段,觀察啟熙錄口供時的狀態,亦未能判斷出誰是誰非。

柏宏擔任志文的辯護律師,逐一攻擊彪證供上的疑點,令檢控一方處於下風。祖贊無意中在公園看見啟熙與另一小孩爭執,志文出言勸止卻反被啟熙埋怨,祖贊把啟熙的行為全看在眼中……

第8集三人成為新的實習生
城中名人世邦被交通警檢控危險駕駛罪,其姊鐵心即找來震滔為世邦擔任辯護律師。震滔更準備了大量文件作證據,為世邦洗脫指控,改判較輕罪名。張秉身為外判檢控官出師不利,未能成功讓世邦入罪。震滔在酒吧內遇上祖贊等人,即意氣風發主動上前寒暄,更直指祖贊在志文的傷人案中勝算不高,但祖贊只是淡然應對。

柏宏教志文一一拆解祖贊在庭上的盤問,令祖讚的檢控工作處於下風。祖贊決定孤注一擲,向郭正提出找啟熙出庭作證的要求。郭正對祖讚的判斷並不樂觀,認為啟熙不會指證父親傷人。祖贊在庭上向啟熙嚴厲迫問,使啟熙驚恐得嚎啕大哭,法官亦對祖讚的行為甚為反感,更出言斥責。

天藍不齒 祖贊所為

祖贊成功完成對志文的檢控工作,心情愉快地前往用膳,在餐廳內遇見天藍,即有禮地問天藍能否一起用膳,豈料卻換來天藍冷言相對,令祖贊甚不好受。郭正知道天藍為祖贊在庭上惡言盤問小朋友一事而冷待祖贊,亦感到祖贊受了委屈,但祖贊始終認為自己的判斷正確。

志文成為了階下囚,祖贊帶啟熙到羈留所探望他。志文未有責怪祖贊令自己入獄,反而感激祖贊幫忙。

波地庭上 連環犯錯

東輝受傷一事被傳媒報道,尚京等人才知美辰原來是富家女。眾同事對美辰評頭品足一番,各自盤算著如何向美辰展開追求。尚京想約美辰看電影,可惜美辰要陪伴綺霞而拒絕尚京的邀約。波地吩咐尚京為他準備於下午自己上庭時需要用的文件,尚京爽快答應。

美辰到泳池游泳,尚京、摩斯、學力亦一同前往,各人盡展魅力希望能吸引到美辰的注意,但美辰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波地找不到所需的上庭文件,以至延誤了上庭時間,令法官英甚為不滿。波地趕到庭上為案件作陳述,豈料又拿錯了文件,幸得美辰及時趕到解圍。波地在庭上再三疏忽,令英大發雷霆,罰波地在證人房內反省,引來旁聽者哄堂大笑。

綺霞買下了大量補品帶到美辰住處,美辰表示自己甚少煮食,保祥即熱心表示會為美辰代勞。波地走過美辰家,聽見美辰高談闊論,即以為美辰在保祥面前說自己的醜事,於是氣得不問因由就責罵了美辰一頓。美辰知波地不高興,努力哄他平息怒火,兩人的友情亦漸漸滋長。

祖贊出言 指導奕行

奕行、德華與偉業三人被選作律政司的實習生,奕行見途人險被店舖的水跡滑倒在地,即自信滿滿地上前給予法律意見。祖贊善意地提點奕行,不要隨便鼓勵以打官司解決事情,免得勞民傷財,但奕行對祖讚的說法不以為然。

奕行等人遇上身材出眾的慕芝,天藍剛巧站在眾人身旁,看見奕行等人色迷迷地望嚮慕芝,不禁對三子的印象大打折扣,更勸慕芝小心,但慕芝卻不明所以。

波地等人奉定龍之命協助O記跟進械劫案的通緝犯,怎知眾人一到達後便與犯人展開槍戰……

第9集 祖贊助源 平反冤案
波地與美辰合作無間,經過一輪苦鬥後,成功將兩名通緝犯制伏。尚京、學力與摩斯等興奮地以為立下大功之際,豈料定龍卻要他們將所拘捕的犯人交給O記處理,眾人不滿卻又不得不服從定龍的命令。

波地等人離去時,赫然發現一女屍被棄置於後巷冷氣槽。波地隨即向定龍報告事件後,便立即著手調查此案。鑒證人員經過初步驗屍,認為死者是遭人殺害後移屍至該處,發現屍體地點並非兇案第一現場。

夜以繼日的的工作令尚京等人疲累不堪,但波地與美辰還是精力旺盛地分析死者資料,但可惜仍毫無頭緒。

初上法庭 慕芝緊張

祖贊與天藍展開對各實習生的培訓,要眾人撰寫一些案件的法律意見書。天藍找慕芝為她作上庭的助手,慕芝喜出望外,卻又擔心未能順利駕馭工作。天藍見慕芝上庭前十分緊張,遂教她一些舒緩心情的方法,慕芝感激天藍的體貼。慕芝初次上庭錯漏百出,天藍不但沒有責備她,更教慕芝以一元硬幣作護身符,慕芝不禁慶幸自己遇上良師。

祖贊因工作忙碌而吩咐奕行代他通知陳督察稍事等候,奕行竟自信地與陳督察分析襲擊傷人案的案情,更給予他法律意見。奕行莽下判斷指可控告疑犯重罪,祖贊聽見奕行的說話後不禁一怔。祖贊訓斥奕行未有完全分析案件,便胡亂給予法律意見,奕行無言以對沮喪不已。

祖贊回到天藍家拿回刮鬍刀時,又看見古天在天藍家出現,古天則大表尷尬。

古天出手 澄清關係

祖贊與天藍其實並不想捨棄與對方的感情,但古天的出現與種種的誤會卻為兩人形成一道無形的牆。古天看在眼中,決定找祖贊說個明白。古天因天藍的私隱問題不便向祖贊透露有關她的內情,但仍努力澄清自己與天藍只是純友誼關係,力勸祖贊不要放棄與天藍的感情。

美辰見查案多時,也無法找到有關被害者小珍案發經過的頭緒,於是決親自嘗試感受小珍生前的點滴,希望藉此有突破發現。波地得知美辰的行動後,與眾人暗中保護美辰,結果美辰差點打傷尚京,但卻高興眾人對自己的關心。

律政司的秘書Sophia退休,新秘書雙悅即將取代她的工作,奕行等人看見雙悅的美貌,都暗暗讚好。雙悅為各同事送上自製朱古力作見面禮,祖贊讚賞雙悅的手藝,令她高興不已。

雙悅誤收 祖贊花束

古天自作聰明地代祖贊送花給天藍,天藍得悉後責怪古天多此一舉,祖贊亦大為愕然。陰差陽錯下花束落到雙悅手上,令雙悅真的以為祖贊送花給自己,頓時心花怒放。

祖贊從波地口中得悉後巷劫殺案的手法,感到似曾相識,即聯想起三年前的一宗殺人案。祖贊三年前曾為疑犯炳源當辯護律師,可惜未能為他脫罪,炳源更因殺人罪成而被判終身監禁。

祖贊一直認為炳源的案件有疑點,但卻找不到有力證據助他洗脫嫌疑。直至小珍之死與當年兇案死者有些共通點出現後,祖贊肯定兇手另有其人,決心替炳源翻案……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