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狂 台劇、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首頁 泰劇目錄hot 2015冬季日劇情報hot 最新文章 高級搜尋 聯繫我們 目前線上: 10 gomall購物情報網

各國電視劇
各國電影
泰國明星介紹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 各國電視劇 / 港劇介紹 / 《大太監》21-33集劇情線上看
《大太監》21-33集劇情線上看
2012-12-28          線上看人次: 2358
《大太監》21-33集劇情線上看

第21集 - 私藏「千杯飲」 康被拷問
   安康因私藏「千杯飲」被帶回敬事房受嚴刑拷問,連英哄安康供出「千杯飲」的銷售地點。德海得安康的消息,帶齊人馬到小教堂內拘捕傳教士。德海直罵傳教士妖言惑眾,但傳教士堅稱「千杯飲」功效神奇,確能令太監們的肉莖重生。小釵獨守空房常悶悶不樂,德海每有離宮的機會即趕回大宅陪伴她。德海知小釵不安於室,想起了傳教士的一番說話,有所盤算。

  雙喜力勸 和碩回宮

  慈禧召見雙喜,把和碩夫君病逝一事相告,更指出和碩離開了將軍府後不知去向。雙喜思前想後,再次回到昔日與和碩暫住的小屋,果然發現和碩躲藏於此處。雙喜得知和碩身懷六甲但身子虛弱,遂勸和碩回宮調理身體。慈安自責因作孽害慈禧而招來不治之症,和碩出現對慈安勸勉一番,令她對生命重燃鬥志。

  同治親王 連成一線

  連英花銀兩查找恭親王近年家中所發生的大事,得知恭親王與兒子關係並不好,更慨歎恨鐵不成鋼。連英與三順精心安排恭親王與同治見面,更教導同治如何應對恭親王,果然令恭親王答應助同治娶寶音作皇后。恭親王親自找慈禧商談同治大婚一事,直指慈禧因不願讓出權位而一直拖延皇上婚事。慈禧與恭親王據理力爭,恭親王只有用密詔一事迫慈禧就範,令她氣結不已。同治得悉慈禧讓步令他可與寶音成親,不禁高興得心花怒放。

  連英勸諫 慈禧息怒

  慈禧得知恭親王能與同治連成一線全因是連英所為,因此連英被召到長春宮見慈禧。連英為求自保,只好硬著頭皮向慈禧勸諫。慈禧經連英提醒才意識到自己執著令同治反感,連英言之有理使慈禧怒氣全消。同治如願以償,終與寶音共結連理,紫禁城內外均喜氣洋洋。寶音乘坐大紅花轎隨宮女太監嫁入宮門,經過大清門浩浩蕩蕩地向大殿進發。

  同治大婚 慈安缺席

  慈安本高高興興在梳妝準備參加同治婚禮,但她思前想後又擔心慈禧會胡亂臆測而卻步,最後還是決定放棄出席同治大婚。殿上各大臣與同治守候多時,三順竟帶來了慈安的書信,表示不出席主婚大禮。慈禧煩厭吩咐不再等待慈安,立即舉行大禮,眾臣錯愕不已。

第22集 - 連成一線 氣勢如虹
   太和門外,連英、德海、三順、雙喜與添壽為完成了皇上的大婚而高興不已。眾人兄弟同心在宮中的勢力可謂一時無兩,如魚得水。恭親王認為皇上已大婚,慈禧理應歸政於同治,但慈禧還是認為同治處事未夠成熟,未肯撤簾。慈禧故意要同治在恭親王面前處理政事,恭親王親眼看見同治在議政之事上猶豫不決,終亦認同慈禧的決定。寶音成為皇后之後前往探望慈安,慈安特意提醒寶音是大清的元配皇后,沒有人可以廢後,寶音感激慈安的提點。

  慈禧安排 英蓉對食

  倩蓉急忙找連英告知他,官員陳大人要娶她為繼室,連英一臉茫然不知如何回應倩蓉。慈禧召見連英與倩蓉兩人,倩蓉不禁大表不安。倩蓉指情願留在宮中侍奉慈禧也不願嫁給陳大人,慈禧明白其心意,遂打發眾人離去而與連英單獨對話。慈禧提議連英與倩蓉作對食夫妻,連英卻表示未敢有此想法,慈禧勸連英回去後細細思量,但連英反而更感迷惘。

  連英倩蓉 期盼成親

  連英把慈禧所說的話告知倩蓉,倩蓉見連英始終未肯落實彼此的關係,心中有氣。添壽向三順等人提及連英與倩蓉對食一事,德海認為連英不應只顧自己感受,而辜負倩蓉的情義。德海亦打算與小釵成婚,給她一個名分,眾人聽後替德海感到高興。連英知倩蓉惱自己,於是好言哄回倩蓉,更向她暗示答應慈禧賜婚對食一事,終令其笑逐顏開。連英看見倩蓉滿足的表情,開始對與她成親一事有所期盼。

  德海大婚 不敢張揚

  朝中各大臣聽聞德海將要成親一事,即爭相送禮籠絡,添壽私自代德海一一收下。德海見各式禮物送到大宅後,大感錯愕。德海怕張揚婚事會惹來麻煩,本吩咐添壽退回賀禮,但小釵卻雀躍地表示要風光出嫁,德海只有順她意思而行。小太監暉到德海房間偷竊,德海派人四出搜捕,更為此大發雷霆。連英與雙喜在御藥房遇上暉,連英勸暉向德海自首,暉反指德海知法犯法私飲「千杯飲」,連英與雙喜聽後一臉狐疑。兩人為此事詢問德海,德海矢口否認收藏了「千杯飲」,連英與雙喜亦相信德海之言。

  大婚之日 德海被捕

  雙喜診斷出和碩身體不宜生產,恐她臨盆之日便是命喪之時,為此雙喜甚是憂慮。雙喜為和碩調製安胎藥,和碩為想健康誕下孩子而按時服藥。德海大婚引起部分官員不滿,但德海仍如期照辦喜宴。就在喜宴前夕,小釵與德海遭官兵押走,小釵驚恐不已。小釵與德海被押至長春宮,慈禧斬釘截鐵地不許德海娶小釵,但德海竟公然反抗慈禧,連英看見不禁愕然。此時,慈安駕到,她更認小釵為義女,好讓德海與小釵能有情人終成眷屬,德海感激慈安相助。慈禧有感慈安與自己對著幹,心中不快。

  慈安陳福 共抗慈禧

  慈安到佛寺佈施時遇上陳福,兩人再次重逢亦各有鬱結難抒。原來慈安悔恨當初對慈禧忍讓,於是決心在有生之日能撥亂反正,陳福得知後答應追隨她一同對付慈禧。倩蓉滿心歡喜地籌謀連英母親的賀壽禮物,但連英剛經歷了德海被慈禧責難一事,心中更不想與倩蓉對食以招人話柄,於是對倩蓉若即若離。

第23集 - 和碩滑胎 痛不欲生
   和碩服用了雙喜調製的安胎藥後滑胎,此事驚動了兩宮太后。慈禧明白雙喜為保和碩性命才出此下策,但無奈雙喜始終有罪,只好將他收押監牢再作定奪。和碩從慈安口中得悉滑胎全是雙喜安排,傷心得痛哭起來。慈安用心安慰和碩,指出雙喜所做的一切全因為雙喜對她仍未忘情。連英到牢房探望雙喜,雙喜將多年來對和碩魂牽夢縈的淒苦向連英訴說,連英才恍然明白雙喜對和碩的愛意未減半分,不禁動容。雙喜早把生死置諸度外,連英坦言和碩雖然傷心,但決不會不明白雙喜的心意。結果一如連英所料,和碩寬恕了雙喜害她滑胎之罪,令雙喜不至人頭落地。

  慈安部署 巧施離間

  慈安接見雙喜,藉和碩寬恕了他一事,乘機將和碩在將軍府之生活情況告知雙喜。雙喜得悉和碩與丈夫生活得絕非情投意合,不禁對和碩更為憐惜。慈安與寶音相聚,得知寶音被慈禧嫌棄,即訓示她要學習如何做一國之皇后。寶音把慈安教誨銘記心中,不再對蘭軒等妃嬪容忍,決心以皇后之身份管理後宮,以圖同治能專心政事。

  慈禧感慨 撤簾退位

  連英陪慈禧趕往早朝,卻在大殿外遇上同治。慈禧遙望看見同治冒雨進殿上朝,感到兒子在不知不覺間成長了不少。慈禧決定該讓同治學習一人臨朝聽政,好為同治接掌政權而作準備。慈禧因同治的上進而感安慰,忽然興起到文淵閣一遊之念。慈禧看到同治所繪的「三口同堂圖」後感慨萬千,竟有意撤簾退位。同治與三順到文淵閣,得悉慈禧欲還政於他時,高興得向慈禧承諾必會以國家社稷為重。

  德海辱罵 添壽懷恨

  德海偷服「千杯飲」已一段時間,可惜還是未見肉莖重生,傳教士仔細為德海診斷,直指德海已長出鬍子,身體狀況開始改善,令德海滿懷希望。德海前往找鳳秀時,發現添壽背著他私收賄款。聽到添壽更妄言終有日將會取代自己的大總管地位,令德海甚感憤怒。德海教訓添壽更辱罵他一頓,添壽為此懷恨於心。

  維護倩蓉 連英責父

  連英帶同倩蓉到酒樓向母親賀壽,眾人把倩蓉當作一家人看待,唯獨李玉對倩蓉仍有偏見。李玉見倩蓉手戴名貴玉鐲,以為是連英所贈,即出手強搶,更罵倩蓉與連英對食只為貪財。連英不滿李玉誣衊倩蓉,挺身而出維護倩蓉怒罵李玉一頓。

  縱容小釵 逐走添壽

  添壽忍無可忍下把小釵紅杏出牆一事告知連英與倩蓉,兩人均錯愕不已。倩蓉為證實添壽所言,特意與連英前往德海家大宅,果然看見小釵與戲子白雲仙相擁調笑。倩蓉不恥小釵所為而教訓了她一頓,豈料德海突然出現為小釵找下台階,連英與倩蓉大感難以置信。德海得悉添壽所為,於是將添壽逐出敬事房,添壽跪求德海原諒,但德海亦無動於衷。倩蓉因小釵之事後,更明白要向連英表明心跡,連英甚是感動。連英與倩蓉共寢一夜,竟發現自己沒有對倩蓉不軌的衝動,連英為此大為苦惱。

第24集 - 慈禧撤簾 遙控政事
   慈禧雖撤簾,但仍放不下家國大事,擔心同治未能控制群臣。慈禧要心腹黨羽每次早朝後到長春宮,把皇上所議之事再覆述一遍。當她得悉同治在留洋學生的問題上猶豫不決時,即找倭仁草擬諭旨迫皇上蓋印。慈禧所為等同遙距操控同治,各官員雖感不妥,亦不敢逆慈禧心意。同治對慈禧的專橫大感不滿,於是找慈安大吐苦水。慈安一面開解同治,一面提議他重修圓明園,好令慈禧高興。同治興致勃勃地草擬了重修圓明園一事,寶音提點他修園要注意之事項,夫妻兩人恩愛非常。

  連英苦勸 倩蓉出嫁

  倩蓉得知連英教陳大人取悅自己的辦法,氣得立刻找連英算賬,連英竟勸倩蓉下嫁陳大人作繼室。連英坦言對倩蓉沒有愛情的感覺,倩蓉聽後感到一陣傷心。倩蓉不想勉強連英與自己對食,卻表明不會下嫁陳大人,連英見倩蓉的固執,只歎無奈。夜闌人靜,連英、添壽與雙喜三人急步趕往牢房,原來太監暉在牢房中自縊身亡。添壽指暉死前仍聲稱自己沒有冤枉德海私藏「千杯飲」,連英擔心德海為小釵而犯險,決定親自找德海問個明白。

  撞破姦情 德海受辱

  德海回到大宅內撞破小釵與戲子鬼混,小釵不想再與德海糾纏下去,決心與他說個明白。德海不想失去小釵,低聲下氣地請求小釵留在自己身邊,小釵忍受不了德海的無能,直指德海不能人道,令他心如刀割,悲痛欲絕。德海再到客棧找傳教士診治,但傳教士已逃之夭夭,才知一切也是騙局。德海在涼亭外遇上連英,連英把雙喜已驗證了「千杯飲」無效一事告知德海,更勸好友放棄小釵。德海執迷地表示只愛小釵一人,連英眼見好兄弟為情痛苦,氣得表示要為德海除去小釵。德海喝罵連英一頓,堅決阻止連英傷害小釵,令連英甚為氣憤。

  連英涉嫌 殺害小釵

  連英與雙喜等人商量如何救助德海,倩蓉聞得連英欲殺小釵,即大罵他凶殘。連英把心一橫,將伯倫當日死去之真相說出,倩蓉大感難以置信。倩蓉心緒不寧擔心連英真的出宮殺害小釵,大清早便在宮廷內找尋連英的下落。倩蓉心慌意亂下找德海道出一切,德海心急如焚立即趕回大宅。德海回到大宅內未見小釵蹤影,怒扼婢女小桃的頸,迫她告知小釵下落。原來小釵偷到戲班欲與白雲仙私奔。德海趕到戲班後台,驚見小釵與白雲仙伏屍地上,德海擁著小釵屍體激動痛哭。他認定一切皆是連英所為,遂回宮找連英算賬,兄弟二人扭打作一團,最終驚動慈禧。慈禧盛怒中不准德海再追究此事,德海心感不服。

挑撥離間 真兇現身

  慈禧私下見德海與連英兩人,直指小釵之死並不尋常,應該是有人從中挑撥離間,連英與德海恍然大悟。二人設計引出害小釵的兇手,果然奏效,但眾人未料此人竟是添壽。德海要殺死添壽為小釵報仇,連英為救徒兒跪地求德海放過添壽。陳福見時機成熟,便帶同傳教士一併往見恭親王,把德海私藏「千杯飲」一事相告。恭親王找同治主持公道,要嚴懲德海。此時,慈禧挺身護德海,迫同治收回成命。

第25集 - 德海連英 兄弟同心
   慈禧力排眾議誓保德海之人頭,結果同治只對德海貶官與杖責了事。德海、連英、三順與雙喜四人在迴廊與陳福相遇,陳福看見德海被打,心中暢快。陳福勸三順重新歸順自己,即可不究前嫌,但三順選擇了與德海等人共同進退。連英向陳福明言只要兄弟同心,陳福根本不能動搖各人在宮中的地位,陳福聽後卻對連英所言一笑置之。

  慈安挑撥 同治慈禧

  同治不知自己的判決是否正確,於是找慈安給予意見。慈安指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勸同治分清主子與奴才的關係,不要被奴才的說話所蒙蔽,同治聽後大感困惑,慈安更乘機告知同治,慈禧安排她到熱河養病一事。同治不滿慈禧的專橫,誓要與慈禧理論。

  關係親暱 同治誤會

德海死堸k生,向慈禧叩頭謝恩,慈禧明白德海的痛苦,讓德海伏在她腳下痛哭發洩。豈料,此情此景被同治看見,同治見兩人如此親暱不禁心下一沉。連英等人在御藥房內討論陳福回歸一事,倩蓉認為陳福有備而來,不應與之爭鬥,免得眾人遭殃,但三順與連英卻堅決留在宮中助德海對付陳福,倩蓉氣得七孔生煙。倩蓉未能勸服連英隨自己離開宮廷,只好一人獨自上路,重過新生活。

慈安提議 雙喜私奔

  和碩突然決定離宮回將軍府居住,雙喜得知後,立即找和她問個明白。當發現和碩去意已決,雙喜失望不已。慈安私下找雙喜詢問他是否仍然喜歡和碩,雙喜直認對和碩之愛從未減退。慈安大膽提議雙喜與和碩私奔,在宮外雙宿雙棲,雙喜安排好御藥房的事務後,即把要離宮一事相告連英等人。連英追問他離宮的理由,雙喜卻三緘其口。三順見雙喜要離宮,添壽又背叛眾人,感到宮中的勢力日漸減弱而不禁唏噓。德海面對如此情況卻仍未氣餒,誓要取回自己失去的官位,連英與三順大力支持。

  同治慈禧 不歡而散

  同治看到內務府的奏摺,表示希望皇上能立即恢復德海的官職,讓他繼續為朝廷效力,同治不禁愕然。慈禧知同治阻止慈安往熱河養病後,立刻向他質問一番。同治發現所做之事處處受慈禧掣肘,終於忍無可忍與她大吵一頓,母子兩人不歡而散。連英與三順在神武門看到和碩出宮的大轎,即猜到雙喜出宮的理由。兩人趕往見雙喜最後一面,更送雙喜出宮,雙喜吩咐兩人不要將他與公主私奔之事張揚。

  綁架和碩 要脅雙喜

  雙喜在五里亭外遇見陳福,陳福原來早已將和碩綁架,以要脅雙喜助自己一臂之力。慈安誣諂慈禧與德海有苟且關係,令同治震驚萬分。同治找來恭親王在文淵閣審問德海,德海矢口否認與慈禧有染。同治召來連英與三順問話,兩人均指未有所聞。此時陳福與添壽帶同雙喜出現,雙喜表示自己曾親眼看見德海與慈禧苟且鬼混,連英與德海均不敢相信雙喜之所言。同治要治德海淫亂宮闈之罪,德海百詞莫辯。雙喜終在陳福手上救回和碩,但和碩的一番言論,卻教雙喜傷心不已。

第26集 - 冰釋前嫌 和好如初
   和碩突然昏迷在雙喜懷中命懸一線,但雙喜有感她忘情棄愛而拒絕施救。陳福揶俞雙喜冷酷無情,雙喜痛心自責下立刻搶救和碩性命。陳福得慈安之助,重獲太監總管的身份。慈安成功令慈喜與同治帝關係決裂,更希望自己的壽命能延長,好能看到慈喜悲慘的下場。慈喜為救德海,紆尊降貴地向慈安求情,慈安恨意難平,直問慈喜這麼多年來可有對她動惻隱之心,慈喜無言以對。連英與三順到牢房探望德海,連英安排讓德海偷走出宮,德海雖感激連英好意,但卻拒絕離開皇宮。德海只要求連英為他安排再見慈喜一面,連英與三順聽後大感疑惑。

  德海發難 被判斬首

  長春宮內,德海穿上整齊太監服伺候慈喜吃飯,兩人既傷感又難過。連英與侍衛在外守候時,忽聞德海大罵慈喜,眾侍衛立即將德海拿下。慈喜怒火中燒,直指德海口出狂言誣諂兩人有姦情,將德海判處斬立決,連英震驚得不知所措。添壽為雙喜安排了禁房讓和碩醫病,雙喜決心要令和碩從昏迷中轉醒。德海被推出午門斬首,但他死前仍大罵慈喜。三順以為德海因失心瘋而有此異行,但連英卻感到另有內情。連英見慈喜得悉德海已暴屍菜市時眼泛淚光,即斗膽向慈喜問明一切。連英心情沉重地離開長春宮,即與陳福狹路相逢。陳福勸連英審時度勢加盟自己陣營,連英眼見添壽跟在陳福身後,氣得一手揪出添壽重重教訓他。連英與三順前往拜祭德海,卻看見憔悴的雙喜在德海憤前拜祭,不禁氣得把雙喜趕走。

  意興闌珊 欲離皇宮

  雙喜將陳福以和碩性命要脅自己一事說出,但連英與三順仍不原諒他。慈喜召見連英揭穿他企圖離開皇宮的計畫,連英無言反駁,只求慈喜恕罪。慈喜怒斥連英一頓後,更直言要連英一輩子也留在紫禁城終老,連英怕得不敢反抗。

  群臣阻止 同治出宮

  連英知離宮無望,只好收拾心情為慈喜修葺自行車,豈料慈喜只想試探連英,最終也答應讓他出宮,連英聽後既驚且喜。同治帝上朝時,恭親王與眾大臣力諫他不要御駕南巡,同治帝怯於恭親王的威嚴,只好就此作罷。同治帝因此事而責怪寶音向恭親王洩漏風聲,夫妻兩人因而口角漸生。恭親王向慈喜匯報同治帝主理國事之漏弊,希望慈喜能向皇上作出勸諫,但慈喜亦感有心無力。慈安得知同治帝與大臣政見不同後,竟鼓勵皇上與群臣對抗。另一方面同治帝與寶音亦終冰釋前嫌,恩愛如昔。

第27集 - 同治詐病 拒絕上朝
   連英離宮後往江南水鄉與多生同住,過著寫意的生活。多生知連英對倩蓉仍然掛念,遂勸連英找倩蓉重修舊好,但連英有感虧欠了倩蓉,而沒有勇氣與她相見。倩蓉在市集內開了一賣包小店,但倩蓉制包的手藝差而未能吸引食客再次光顧,生意不景。站在遠處偷望的連英看見倩蓉的包無人問津,不禁眉頭大皺。同治帝突然患病至不能起床,皇宮上下大為憂心。孫御醫與盧御醫初診後判斷皇上患上天花,慈禧與寶音聽後感晴天霹靂。眾人皆明白天花無藥可治,更會傳染,但慈禧愛子心切,日以繼夜照顧同治帝。三順見各人無計可施,遂提議找雙喜斷症,寶音因此下令三順到御藥房找雙喜。

  慈禧照料 生病同治

  三順在禁房內找到正餵和碩吃藥的雙喜,三順十萬火急要雙喜前往救皇上,但雙喜卻充耳不聞。三順沉不住氣指和碩已如同廢人毫無知覺,要雙喜隨自己先拯救同治,但雙喜仍一言不發。雙喜走到御藥房的藥櫃執取同治帝所需的藥材,吩咐三順帶往救同治帝,他更直言憑他的推斷皇上並非患上天花。同治帝服藥後幾天已漸見病情好轉,慈禧與寶音終放下心頭大石。同治帝清醒後得知慈禧日夜照顧自己,大為感動,母子關係漸有改善。三順再到御藥房找雙喜,竟發現他廢寢忘餐地調查古籍醫書,希望找出讓和碩甦醒之法。三順見雙喜執意要醫治好和碩,亦只好支持他。

  連英倩蓉 終成眷屬

  同治帝在城樓上外望,慨歎未能外出一窺老百姓的生活,其後皇上要求三順帶他偷偷離宮視察民情,三順大感難為。連英在江南的街頭聽見說書人大說皇宮故事,不禁掠過一絲懷念。倩蓉的包子店突然湧來客人搶購包子,令她大感意外。倩蓉趕到多生的居所後,看見有大籮包子放在桌上,即明白一切是連英所為。倩蓉不想連英施捨自己,氣得大罵了他一頓。連英反駁倩蓉,使她拂袖而去。連英在街上又再聽見說書人大數慈禧不是,竟沉不住氣為慈禧平反。倩蓉怕連英惹事,只好硬拉他離去。連英趁機與倩蓉和好,與她再定終身。陝甘回民起義的軍情突然告急,朝廷內各大臣齊集,好與同治帝商量出兵一事,但眾太監回報均未能找到皇上,眾人大驚失色。

  慈禧再次 垂簾聽政

  恭親王將此事告知慈禧,慈禧從寶音口中得悉同治帝未有放棄出宮的念頭,即面色一沉。同治帝受了傷回宮時,見寶音早已等候自己。寶音把軍情告急一事相告,同治帝心知不妙急忙趕往議政。但當同治帝走進養心殿時,卻見慈禧早已與各大臣安頓好軍情一事。眾大臣對同治帝的漠視,令他甚感氣憤,在無可奈何下更悻悻然離開。慈禧訓斥同治帝,想不到皇上竟按捺不住以慈禧與太監苟且一事反擊,令慈禧傷心欲絕。慈禧有感同治帝未成大器,憤然決定再次垂簾聽政,同治帝聽後大為震驚。同治帝情願臥在床而不上朝以對抗慈禧,添壽乘機籠絡皇上,向他大力推介紫禁城外的聲色犬馬,同治帝聽後不禁趨之若鶩。

第28集 - 三順要求 連英回宮
   三順因曾看見和碩的手指揮動,所以相信雙喜能把公主救醒。雙喜打算以猛藥刺激和碩,但因過程危險,必須有人長時間注意和碩的身體狀況。三順決意助雙喜把關,讓他專心一意醫治和碩。連英與倩蓉夫妻同心合力打理包子店,終令生意好轉起來,倩蓉渴望的平靜生活終能如願以償。倩蓉與連英返家途中,發現一被遺棄的嬰兒,倩蓉見棄嬰可憐遂將他帶回家欲收養。翌日,倩蓉在店內逗玩嬰孩時,嬰孩的母親出現,更執意要取回兒子。倩蓉不捨交還嬰孩,但連英卻不忍見孩子與生母骨肉分離,勸倩蓉放棄。多生聞得嬰孩父親走前的一句話,即決定遊說棄嬰的生父母放棄撫養,把嬰孩轉送給倩蓉。

  添壽公然 頂撞寶音

  添壽為籠絡皇上,特意帶一群打扮艷麗的歌姬妓女入宮侍奉同治帝,寶音在迴廊遇上眾人,怒責添壽要他把眾女帶走。添壽公然頂撞寶音,勸她閒事莫理。添壽的所為令寶音怒不可遏,陳福聞聲而至,嚴斥添壽一頓以平息寶音怒氣。陳福知添壽背著自己中飽私囊,更暗中籠絡皇上,即警告添壽不要妄圖雀巢鳩佔。慈安忽然召見添壽,慈安得悉添壽慫恿皇上夜夜笙歌,不但沒有責怪添壽,更吩咐添壽務必盡心陪伴皇上吟風弄月。添壽得慈安作後台,即顯露出狼子野心。添壽見慈安被病魔折磨,即獻計找雙喜來為她治理病情。

  和碩身亡 雙喜報仇

  雙喜發現和碩的身體突然抽搐,慌忙為她施針救命,這時添壽帶手下出現,要求雙喜前往鍾粹宮為慈安診治,雙喜不肯就範。添壽為在慈安面前領功,不惜強行押走雙喜,置和碩性命不顧。三順一時間不知所措,只好代雙喜守候在和碩身邊。雙喜在慈安面前發狂似的表示,要是和碩喪命必會與慈安玉石俱焚。慈安得悉自己累和碩成廢人,忽起憐憫之心,將雙喜放走。

  為救好友 三順離宮

  雙喜氣急敗壞地回到禁房,卻見漸漸甦醒過來的和碩開口說話,雙喜驚訝得難以置信。可惜和碩仍未說完要說的話,便告油盡燈枯氣絕而亡。三順見狀悲慟不已,但雙喜卻一言不發。三順憤怒得拿木棒追打添壽洩憤,而雙喜則企圖放火燒死添壽,兩人最終被添壽一干人制服治罪。添壽在廣場上以刑杖責打雙喜與三順,陳福出手把三順救走。三順無計可施下向同治帝求救,希望皇上能放雙喜一條生路,可惜同治帝對三順的說話充耳不聞,只縱情女色,令三順痛心疾首。添壽再次要求雙喜救慈安,但雙喜直指慈安已病入膏肓,不肯為她續命。三順知慈禧因為雙喜誣諂她與德海有染一事而不肯救雙喜,情急下只好離宮前往江南找連英。三順把皇宮所發生的變更告知連英,期望他能回宮撥亂反正,連英聽後甚感為難。倩蓉與多生反對連英再捲進宮廷鬥爭之中,但三順仍是死纏著連英。連英本想與倩蓉遠走避開三順,眾人就在涼亭處遇上了一幫書生……

第29集 - 慈禧原諒 犯錯同治
   書生康有為的一番家國言論,令連英改變初衷,願意隨三順回宮協助慈禧撥亂反正。倩蓉心知連英未能忘懷德海之死,亦只好讓連英回宮為前事作個了斷。倩蓉答應在江南等候連英歸來,連英感激倩蓉的體諒。寶音無力勸諫同治帝,只好求助於慈禧,希望她能阻止皇上終日縱情女色。慈禧對同治帝心死,指不想再理會同治帝的事,寶音聽後只有黯然離去。添壽成了同治帝身邊紅人,更恣意帶皇上出宮尋歡。寶音力阻皇上出宮,同治帝發難大罵她多管閒事,令寶音傷心。太監寧到牢房內探望雙喜,希望勸服雙喜為慈安治病,更免受牢獄之苦,但雙喜堅決要慈安陪葬,以慰和碩在天之靈。

  慈安康復 雙喜震驚

  雙喜計算著慈安的死期,認定慈安時日無多,一直期望聽到慈安歸天的消息。慈安派人召見雙喜,雙喜忽見慈安面色紅潤精神抖擻,不禁呆然。慈安冷笑指雙喜斷症不準確,向他耀武揚威一番。雙喜無法解開慈安病癒之謎,心中悲憤莫名。慈安特意要留下雙喜性命,好讓他能看自己如何風光。雙喜在牢房內被添壽虐待,變得半活不死。雙喜直問添壽如何為慈安續命,但添壽卻三緘其口。陳福突然被慈安調去為先帝守陵,即明白一切都是添壽從中作梗。陳福到敬事房找添壽晦氣,但添壽對陳福已毫不懼怕。添壽氣燄囂張地奚落陳福,更將他推倒地上。陳福深深不忿地找慈安問明一切,慈安竟偏幫添壽而捨棄陳福,直指添壽所做的一切皆是她所允許,陳福駭然驚覺慈安之狠毒。慈安告誡陳福要安份守己,令他明白自己大勢已去,頹然敗走。

添壽招攬 連英投誠

  連英與三順趕回紫禁城欲盡快營救雙喜,兩人剛步入皇城,即見添壽前來相迎。添壽假裝一臉誠懇地向連英細說自己的成就,更大言不慚叫連英與三順歸順於慈安與同治帝一派,連英望著添壽不置可否。連英問添壽若兩人歸順,是否會放過雙喜,添壽以為連英願意投誠,豈料連英反勸添壽回頭是岸。連英怒然與添壽斷絕師徒關係,添壽憤恨連英不明白自己,結果將對連英的恨意全發洩在雙喜身上,對他加以毒打。

連英出手 撥亂反正

  慈禧喜見連英回朝助她對抗慈安,連英要求慈禧賜他四品頂戴花翎,執掌總管太監之位。連英決心要把添壽整治,為德海報仇。連英到牢房釋放雙喜,要他查明慈安能續命之原因,而連英則與三順前往佛堂找陳福,遊說他揭發慈安的陰謀。連英一如既往,向陳福開出保證不殺他的條件,終令陳福首肯向同治帝道明,慈安要添壽誘導他縱情聲色的惡行。同治帝恍然得知慈安的惡毒,對錯怪慈禧大感愧疚。同治帝頓悟前非,為自己的不肖深惡痛絕,含淚直奔長春宮向慈禧請罪。慈禧看見兒子醒覺,終原諒同治,母子兩人冰釋前嫌。

第30集 - 失控虐人 慈安內疚
   同治帝認清了慈安的真面目,決心與她劃清界線。慈安的計畫未能成功,對慈禧與同治帝更感憎恨。連英與三順立下大功,更獲皇上讚賞,但雙喜仍記掛陳福的事情。三順明白雙喜欲殺陳福替和碩報仇,只好跪地求雙喜放陳福一條生路,讓陳福離開皇宮。雙喜一臉豁達地表示連英與三順兩人可原諒他所犯的過錯,所以他亦能原諒陳福,三順聽後大感放心。陳福出宮後在山路茶寮遇見雙喜,雙喜邀陳福喝茶閒談。陳福看淡一切只想安度晚年,當他坐在船上迎風離去之時,忽然一陣心痛,陳福就此暴斃。慈禧得知連英收養了一孩兒,更已與倩蓉做了夫妻,替連英感到高興,連英笑言待同治帝重掌政事後,慈禧也可退政享福。

  朝上議政 不支倒下

  同治帝朝氣勃勃重新上朝,寶音看見皇上發奮圖強亦大感欣慰。恭親王見同治帝在朝上身體不適,不禁擔心,但同治帝堅持繼續議政,令恭親王對他另眼相看。直至退朝時,同治帝終體力不支倒地,眾大臣甚感驚訝。多名御醫初診後都為皇上的的病而議論紛紛,眾人認為皇上患上天花,慈禧聽後心下一沉。雙喜獨排眾議,認為同治帝的病可以醫治,慈禧於是把醫治皇上一事交給雙喜處理。孫御醫與盧御醫私下與雙喜討論皇上病情,兩人均認為同治帝並非感染天花,但雙喜一口認定確診無疑,更要求兩人按他的吩咐醫治皇上。慈安半夜夢迴看見和碩與自己說話,驚醒過來,即吩咐蘇嬤嬤與添壽為她找來福壽膏以鎮痛。添壽見連英重得權勢,怕他秋後算賬,乘機哄慈安為他加官位以與連英抗衡,結果慈安大怒更把添壽趕走。添壽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向連英投誠。添壽詭辯在東太后身邊只為助連英一臂之力,搜集陳福與東太后勾結的罪證。連英見添壽死不悔改,聯同三順與雙喜等怒打添壽。

  靠山消失 添壽被逐

  連英清理門戶打斷了添壽一手一腳,然後逐出宮門。連英感激雙喜以德報怨不殺死添壽,雙喜淡然表示已放下一切仇恨。慈禧為同治帝的病而擔心,雙喜指皇上的病情已受控制,慈禧聽後稍為放心。

  慈安秘密 終被發現

  連英陪伴慈禧閒聊時談及兒子的逸事,慈禧高興得提議連英將倩蓉與孩子也搬回京城居住,以方便一家團聚。慈禧看見慈安夜鬧長春宮,神態似狂似癲,即要連英送慈安回寢宮,並吩咐御醫為她診治。慈安醒來後看見孫御醫為她診脈,竟怒趕他離開。孫御醫推想出慈安應是以福壽膏續命止痛,於是把一切告知連英。三順收到陳福暴斃的消息,立即與連英趕往城外認屍。三順把雙喜曾出宮一事告知連英,兩人均認為事件與雙喜有關。慈安因服用過多福壽膏而產生幻覺,經常懷疑有人加害自己,更把自己的鳳袍誤作女鬼。慈安變得終日喜怒無常,動不動便找蘇嬤嬤虐待發洩,但清醒過後卻又大感內疚。

第31集 - 慈禧對寶音動殺機
   雙喜在迴廊上遇見被慈安插傷手部的蘇嬤嬤,即把她挾走到敬事房的牢房內。雙喜向蘇嬤嬤痛陳利害,直言可救她出苦海,蘇嬤嬤聽後一陣猶豫。盧御醫始終對同治帝的病情有所疑惑,遂偷看雙喜為皇上所記錄的病案底簿。盧御醫把同治帝並非患上天花而是性病花柳一事告知連英與三順,兩人聽後大感錯愕。三順質問雙喜是否殺死了陳福,雙喜竟直認不諱。雙喜向連英與三順坦言已安排了蘇嬤嬤把毒燕菜粥送予同治帝,卻借殺害皇上之罪來加害東太后,連英不禁大驚失色。連英急趕往乾清宮,阻止皇上吃下燕菜粥。三順氣惱雙喜加害皇上,雙喜直指同治帝的花柳是不治之症,遲早也要歸天,此番對話卻被寶音聽到。

  得知皇上 身染性病

  寶音驚聞噩耗,不禁臉色大變。連英將同治帝染上花柳之事告訴慈禧,慈禧聽後亦一時六神無主,只吩咐雙喜依時為皇上診治。同治帝臉上的毒瘡日益嚴重,在旁的寶音心中極為難受,而慈禧則強忍傷痛哄皇上喝藥。寶音雖對同治帝的毒瘡十分厭惡,但仍不敢在皇上面前流露不安之色。眾大臣見皇上已多時未有上朝,而慈禧等亦對同治帝的病情一直隱瞞,令眾臣焦慮不已。恭親王代表各臣子詢問皇上的病況,慈禧知事態嚴重,不得不把同治帝染上了花柳一事告知恭親王,恭親王聽後亦大感驚訝。恭親王與慈禧亦同意為了皇室的名聲,不把醜事公告天下。宮女向慈安通報,蘇嬤嬤懸樑自盡,慈安聽見如晴天霹靂。慈安愧疚自己害蘇嬤嬤走上絕路,蘇嬤嬤死前勸慈安勿再服用福壽膏,以免神智不清。慈安最親近的心腹也死去,頓變得無所依靠甚可憐。同治帝見吃藥多時,但毒瘡卻有增無減,氣憤得要御醫們交代原因。御醫們難以啟齒,寶音無可奈何下將真相告知皇上,令他既悲痛又羞愧。

  寶音魯莽 慈禧不滿

  寶音一怒之下查封八大胡同的所有妓院,臣民皆為此事議論紛紛。慈禧因此責備寶音行事魯莽,寶音不忿被責而與慈禧據理力爭,兩人關係更形惡劣。

  瘟疫出現 雙喜留宮

  寶音找慈安訴苦,慈安乘機利用寶音,要她找恭親王協助對付慈禧。慈安把先帝留下殺慈禧的密詔一告知寶音,令寶音的歹念漸生。連英為免雙喜再起謀殺慈安之心,打算送雙喜離開紫禁城,雙喜揚言不殺慈安不會罷休。其時一名來自鍾粹宮的宮女突然昏倒地上,連英與三順勸雙喜救治宮女。雙喜認為宮女染上了傷寒,皇宮中各人不禁緊張不已。在關鍵時刻連英留下雙喜,合力為皇宮防治傷寒,雙喜欣然答應。寶音私下要同治帝寫遺詔,把帝位留給溥倫繼任,慈禧得知後怒不可遏。寶音指慈禧貪戀帝位,更表示會找人再立新詔書。慈禧為此終萌生要殺害寶音之念,身在一邊的連英看在眼內,卻不敢多加意見。

第32集 - 拿出遺詔 迫令退簾
   全紫禁城上下嚴加控制宮中的疫情,連英忽然想起病發的宮女來自鍾粹宮,恍然明白雙喜落力協助的原因。連英急忙趕到鍾粹宮找雙喜,只見各太監在派發防疫用的麻黃湯。慈安的宮女收到麻黃湯後,立刻呈上給慈安服用。連英把雙喜要謀害東太后之事告知三順,隨即看到大批宮女在喝麻黃湯後辛苦慘叫,連英立即阻止各人服用麻黃湯。慈安幸運地在最後一刻知道麻黃湯有毒沒有喝下,更妄言說雙喜沒法加害到她。雙喜功虧一簣,打算迫慈安吞下麻黃湯,卻又被連英等人捉拿。連英指雙喜不應該為報仇,而將自身的性命也不顧,雙喜堅持世上有果報,亦需要他親自去執行果報,連英感眼前人已不是他所認識的雙喜。

  慈安要求 連英護胎

  寶音向恭親王說出慈禧撕毀同治帝所立的遺詔,希望恭親王同情自己而施以援手。恭親王深明慈禧為人,只好婉轉勸寶音不要與西太后作對。寶音見恭親王不慍不火更是著急,在恭親王面前不慎露出了奪權之野心。原來慈禧早著先機,把寶音迫同治帝立遺詔一事告知恭親王,令恭親王認定是寶音興風作浪,而拒絕幫忙。慈安找連英與三順,把寶音已懷有龍種一事說出,兩人又驚又喜。慈安希望連英能盡心盡力照顧有孕的寶音,確保她肚內的胎兒不會被西太加害,連英聽後忐忑不安。慈禧得知寶音曾找恭親王后大怒,與寶音再起爭執,永寧不懂如何處理,只好找連英解圍。慈禧以寶音干政為由,派人將她軟禁在房間內,寶音傷心得以淚洗面。慈禧怒責寶音自恃有龍種而囂張跋扈,連英不禁回想起慈安的說話,亦恐慈禧會加害寶音,不禁心中發毛。慈禧果然如東太后料,吩咐連英令寶音滑胎,連英不敢違命,只好戰戰兢兢地把藥送給寶音,可惜最後連英還是下不了手。

  為避風頭 暫離皇宮

  連英未能完成任務,只好先出宮門找倩蓉暫避風頭。連英帶倩蓉參觀新居,倩蓉憧憬與連英安居京城的美好生活。連英把慈禧要打掉寶音胎兒一事相告,倩蓉震驚不已。此時一群乞丐為搶食而大打出手,連英驚見落泊潦倒的添壽在乞丐群中,連英一時心軟,把添壽帶至客棧讓他大吃一頓。

  受到啟發 連英回宮

  倩蓉怕連英照顧添壽會後患無窮,勸連英不要再理會添壽,但連英一意孤行,倩蓉大感無奈。連英出外後回到客棧,驚見倩蓉滿身鮮血。多生到牢房把連英救出,大受打擊的連英慨歎原來錯的一直是自己,而他自己的種種錯誤引起了各種悲劇,而他終明白雙喜為何要親自替天行道。多生看見連英萌生歪念,既痛心又難過,但又無法反駁他。連英在街上看見一和尚被流氓欺負,出手替和尚把流氓趕走。連英與和尚談及佛理,和尚問連英在世間甚麼力量最大,連英毫不猶豫答是怨氣。受到啟發的連英回到宮中,三順即把皇后滑胎一事告訴連英。連英再次問慈禧是否殺了寶音腹中胎兒,慈禧矢口否認,但連英一時間也不知該否相信慈禧。

  寶音以遺詔迫慈禧退簾

  連英經歷多番變化後,性格大變對所有人也不甚信任,原來他仍擔心自己的決定會釀成大錯。連英思前想後,終明白了慈安早前對自己所說的話,決定找慈安與寶音,坦言說出向她們投誠。看見連英突然變節,不明所以的慈安直問連英為何要調轉槍頭對付慈禧。連英直接說出認為慈安之前所說的事所言非虛,自己亦終看透慈禧只會為自己的私利而殘害其他人,難保有一天受害的人會輪到自己。連英強調在審時度勢下,還是決定靠攏東太后以保性命。連英為表示忠誠,主動向慈安獻計,更指若此計能成功,必可以令西太后永無翻身之日。為了表明自己的決心與取得慈安的信任,連英竟到了牢房親手把雙喜殺害。

第33集 - 寶音取得 皇上遺詔
   寶音與慈安得知連英竟出手殺了自己好友後,決定將一切也押在連英身上,一起出手對付慈禧。連英陪伴寶音一起到乾清宮探望病危的同治帝,寶音一口氣將慈禧加害自己,令自己滑胎之事向同治帝泣訴,連英更在一旁推波助瀾,結果令皇上對寶音所遇的事大表同情。寶音趁時機成熟,立即向皇上提出要求,要同治帝督定讓溥倫繼位,因為這決定才可以讓寶音得以保存性命。同治帝明白自己身染惡疾沒有能力可保護寶音,於是決定答應寶音的要求。同治帝撐起長滿毒瘡的身軀,到書桌前草擬新的遺詔。看見皇上揮筆完成後,寶音更協助同治帝把印章蓋下,讓遺詔正式完成。同治帝有愧於寶音而向她道歉,寶音卻口是心非地表示早已原諒了皇上。寶音回到坤寧宮,即吩咐宮女替她清潔雙手,更出言不遜地指同治帝一身腐臭味道令人作嘔。連英在旁努力安慰她,更勸寶音要忍辱負重。寶音回首前塵,說後悔自己有眼無珠,竟把幸福斷送在同治帝手上,連英聽後無言以對。連英探問寶音是否想在養心殿上頂證慈禧,寶音竟狠狠地說自己確定要走上這條不歸路。

  監禁三順 防洩風聲

三順收到雙喜的死訊,激動得找連英質問,卻發現連英竟自坤寧宮走出來。連英好心相勸三順要為自己籌謀,因為紫禁城快將變天。三順忠於同治帝,決定將連英變節一事通知慈禧,連英迫不得已只好將三順收押起來,以防走漏風聲。

  長春宮內 寶音弄權

  連英正式執行與慈安的計劃,主動向慈禧獻計。慈禧得悉要毒殺親兒才可借此機會諉過於寶音而重掌權勢,心中不禁大感震撼。最後慈禧還是決定為穩江山而犧牲同治帝。連英陪伴慈禧再探望同治帝,慈禧縱然萬般不捨,也迫皇上飲下了毒藥,同治帝飲下痛苦不已。同治帝歸天消息傳出,皇宮上下哀傷不已。慈安與寶音相約一眾大臣到臨長春宮,寶音手握同治早前寫下的遺詔,迫慈禧退簾。看到恭親王等大臣有所質疑,寶音更找來連英作人證,道出慈禧害自己滑胎,及毒殺同治帝等罪狀,這時刻慈禧恍然得知中了慈安之計。連英面對兩宮太后的迫供,只好在群臣面前將事實和盤托出……

Copyright 電視狂~日劇泰劇陸劇美劇英劇推薦 All rights reserved.